溫度濕度大氣壓力計 贊助
2021-09-22 10:09:58uni2019

正當懷疑

「組長,我們這次的記者會目的是要打草驚蛇,你說對方會上鉤嗎?我的意思是。我們已知對方會在特定的日子裏犯案。那如果在他特定的殺戳日子裏他的目標有突發事情發生而沒有像往常一樣呢?又或是目標有朋友,家人來訪,家居維修服務呢?更有甚者,目標忽然出遠門探親,遊樂呢?如果以上任何一種情況發生,兇手會隨機選擇其他就算不符合他要求的人代替嗎?還是兇手找目標的朋友或家人禰補?又或是因為他的計畫因為被打亂而變得更加頻密的犯案?」

陳嘉達一直打的算盤就是怎樣以最快最有效的去找出並且抓獲兇手,所以他對以上的問題不是沒想過,只是時間太緊迫了。現在一經提起,陳嘉達也就把整個計畫來了個重新考慮。想了想,他說:「你問的是個很重要的問題。我想一切都取決於他鎖定的目標對他的計畫來說佔著有多大的份量。比如說,以貝斯女士為例,就算我們暫時還不知道她在兇手的報復行為裡佔了多重要的角色,但有一點我們是可以估計出來的。兇手就算在貝斯女士離職搬到外州還是把她殺害,那代表她在兇手的心裡和行動裡是佔著非常重要的份量。他要她死,她就得非死不可。沒有別人可以替代。如果兇手把職業放在報復的第一位,那死的人是誰都不重要,只要職業是以前欺負過他的就對了。他可能有他的應變計畫。我們就是要利用這次的記者會公開兇手選擇下手的職業以讓符合那些職業的人有所準備。這樣起碼可以打亂兇手的計畫。只要逼他改變計畫,他就有出錯的機會。我們面對的兇手太有計畫了,我們每每都是被他牽著走。只有擾亂他我們才有在他出錯的時候奪回主動權。說不定他會連犯案手法和武器都會因為計畫改變而露出破綻。」

「讓他因為我們的行動而改變他熟識的作案手法,兇手有可能在不熟識的環境下有意或無意的露出蛛絲馬跡也不是沒有可能。但有一點我們還是要有所準備的,兇手是個自視過高的人,一連殺害七個都沒有露出馬腳,一旦被我們打亂了他的機劃,兇手有可能無所不出其極,魚死網破的去達到他的最終目的。」

「你是說他會一反常態的改變殺戳計畫?」夏里斯問。

「我說兇手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會改變他的計畫。各位想想,就如我們分析的,兇殺處心積纍了這麼多年就是要報復和懲罰對他不起的人。所以就算他的計畫被打斷,他還是會按照他所選定的護士,教師,警察的順列繼續殺戳下去一直到最後。今天的記者會只是我們跟兇手的初次交鋒,他在暗,我們在明。以後我們都要多加小心。」說完,陳嘉達想到什麼的跟古斯說:「古探長,你回去馬上找出鎮上所有無論是全職還是代課教師,校長,校務行政人員的名單。」

「好,我馬上去辦。如果不夠完整我可以跟州教育部索取。當地校董會我也會嘗試聯絡。」

「好。自從我們推斷出兇手對下手目標的職業順列後,這是我們可以利用它來打亂兇手以為完美無缺的計劃的最好機會。找到名單後,馬上聯絡每一個名單上的人, 對於聯絡不上的,派出人手上門讓他們知道事態的嚴重。我不希望再有無辜的人被兇手殺害。我要兇手知道我們已掌握了他的動機和犯案規律。各位緊守崗位。千萬別獨自外出。如果沒有其他問題,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