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喜歡的台灣味是哪一款? 贊助
2021-09-19 07:07:03uni2019

正當懷疑

停了停,「組長,我認為在七個被害人中,第一個的被害人,貝斯女士對兇手帶有某種深層的特殊關係。」綾芫霞加了句。

「以你的分析,兇手在貝斯離開了醫院多年後還是把她除去,我想兇手是出於報復的心態吧。」陳嘉達說。

「報復?你的理由是什麼?」綾芫霞本來手插褲袋的站姿被陳嘉達突如其來的話變的本已挺立的嬌軀更為帥氣。

「很難解釋,就直覺的反應告訴我兇手是出於報復和懲罰對方以前對兇手犯下過的錯失。兇手覺得該是奉還的時候了。第一。他需要等待,因為兇手覺得被冒犯的時候還年幼又或是還沒有報復能力。第二,我總覺得除了第一個被害人,其他的被害人都是代替品。代替品是因為當年欺負過兇手的人已無法找到,所以兇手選擇了以當時欺負過他的人所幹的職業然後再找根本沒有欺負過他的人來報復。他們的死只因為他們的職業跟欺負過兇手的人相同。所以,無論是真正冒犯過兇手還是被兇手找來的替代,動機都是出於報復。」陳嘉達認為。

各人靜靜的琢磨著陳嘉達所說的推斷。綾芫霞的唇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組長,將近兩點了。我剛接到通知,S縣的縣警局長要在記者會前跟你見面。」金廣陵打破了房間中的沈默說。

「派克局長?」陳嘉達看往古斯的問。

「派克局長一直為下一屆的連任鋪路,所以我是臨時受命跟你們協商查案的負責人。」古斯有點難於在非局內的人面前說自家人的解釋著。

陳嘉達聽後沒有說話,他對於這種只顧自己政治前途的工作方式是時有所聞,他也明白古斯身為下屬的難處。「這好吧,局長一定是希望自己能夠在記者會上出示我們辦案的最新動態,公眾形象的表現嘛。這吧,阿金,請告訴局長下午的記者會我來站台。一切我負責。古探長,你沒問題吧。」

古斯眼露感激的點頭答允。

「好了各位,誠如大家所知。下午的記者會我需要給記者們一點甜頭,但不是讓對方可以看到我們手上底牌的甜頭。各位有何建議?」

倚在沙發上,一直沒有說話的夏里斯說:「我想兇手如果還在這裡的話,他一定會收看下午的記者會。如果…如果記者會選擇在室內舉行,那就沒有辦法。那麼如果記者會選在室外舉行呢?我認為他會出現。當然,我沒法預測未來。就把他出現的機率定為一半一半吧。在室外舉行又是公開場合,人來人往。我就賭一次,兇手一定會來踩點;因為現場聽取警方對案情的簡報總比過後在晚間新聞或是網上閱讀來的有價值。另一個原因就是他可以第一時間掌握我們對案情的看法和所採取的措施。說到底他其實一直是在嘲笑著我們。」

不吠的犬除非不吠,一吠總是一鳴驚人的見血封喉。房間裏的各探長面面相觑!

一理通,百理明。

「我去!」一時間,古斯,夏里斯,金廣陵,包括視訊鏡頭中的吉米張和佐敦組長都同聲表示。只有綾芫霞沒有表態的盈盈看著各人。然後好整似暇的說:「夏探長,你第一個被DQ出局。各位請看,夏探長人高馬大的,生就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金探長,你坐陣技術處理,不好換位。也被QD,嘻。古探長,你已是這裡的公眾人物,照片也在警方網站上,所以…自行棄權吧。張先生和佐組長,其實你倆是最為妥當的人選…」

「看!慧眼獨具的後生!」吉米張跟佐組長聽到入選後難掩興奮的互相高五擊掌擁抱。落選的低頭嘆氣。

「可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如同晴天霹靂!

究竟誰敢說出這句話!

包括綾芫霞在內的眾人一時驚嚇的誰也沒打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