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21-07-31 11:04:19uni2019

小泰,你的「紙戒指」晚了兩年多。我又贏了,這一定的。

心情伸延

「謝謝。」我掛回小屋裡唯一能夠跟外界連絡,古老,但可靠的轉盤紅色電話在牆上。「雪是停了,但道路還需要加州公園處派人除雪。公園外的主要幹道明天會通車,但公園處勸我們不要輕易上路,融雪駕駛比在雪中駕駛會更危險。你要給公司帶個話嗎?」我回頭看到淩涵櫻正埋頭,背向著我的在小屋裡唯一的小方桌上寫字。又看不是,因為我聽到微小的剪紙聲,還有剪刀放木桌的碰響。我好奇心起,拿著水樽走近要看個究竟。「別過來啦。」淩涵櫻繼續埋頭忙碌著。我馬上裝著檢視屋頂的抬頭上望。但還是悄悄的,用腳掌的前部移動著。「在寫什麼?」我問。因為她在做著的項目所佔的面積太小了,還有她故意把它縮小到只在她面前。我正准備在她肩膀旁偷看,淩涵櫻乾咳了一聲,指了指在她前方,木桌上擺放著的一面不銹鋼鏡片。我在鏡裡看到我被抓現行的貓樣。然後淩涵櫻一個起立,轉身,一把用手蓋上我的雙眼,還是由眼睛到鼻樑那種密不透光的專業蓋。通常一般人都會只蓋眉頭到眼,然後手掌就會在眼下留出疏漏而讓被蓋者有機可乘。嘿,不簡單。我被一手蓋著雙眼,右臂手肘後的穴道被制著。哦,平常只有我押別人,現在我身同感受的明白被押解的感覺。我還沒明白過來,已被押著在原地轉了幾圈,然後在頭昏腦鈍中被帶到一處,「警察先生,請坐。現在你要被罰面雪。眼看前方,不許動的喔。」淩涵櫻在我耳邊吹氣如蘭。我張開眼,發現我坐在門緣,眼前是晴天下的林海雪原。「警察大人,我有問問題的權利嗎?」我問。「看你沒有作無謂的抵抗,本座就給你問的權利吧。」話一說完淩涵櫻已忍俊不及,喀,喀,的先笑了出來。「你投考過警校?」我上身後斜,用雙肘抵著地板,舒服的把兩腿前伸,享受著珣麗的太陽。「沒啦!是看電視電影太入腦啦。你都有看CSI還有LAW AND ORDER吧。」淩涵櫻想都沒想的答的飛快。「沒時間看。」我說。「對哦,你都不需要看啦,說不定他們還要看你就是了。」我可以感到淩涵櫻還在低著頭專注的完成著她的秘密任務。然後我聽到淩涵櫻從後靠近的聲響。淩涵櫻的雙腿來到我左邊站定。我抬頭,雙手擺身後的淩涵櫻往下向我看來。我向右移了移身體,淩涵櫻在我身旁坐下。雙臂抱膝的抵著下顎,心事重重的淩涵櫻眺望著遠處雪原上偶爾飛過的鳥群。「想家了?」我問。淩涵櫻沒作聲的牽起我的左掌,翻看著五指,手背,細細看著我的手心。「家?」淩涵櫻抬頭看著我問。「你還是住東區邱柏林道吧。」我說。「張宇森先生,你要有一個家嗎?」淩涵櫻一字一句的把話說完。「你說呢?」我回視著她的綽綽眼神問。「一言既出。」淩涵櫻慢慢的說,我也慢慢的回:「駟馬難追。」

她聽後把她右掌的小尾指遞了過來。我把還在她左掌裡的左掌慢慢抽了出來,小尾指勾著她的右尾指。「這麼說來...你我從此就是...夫妻了。」淩涵櫻低著頭依偎在我肩膀上說。「張宇森,從今天始,你願意與淩涵櫻共進退,永遠守護著淩涵櫻小姐嗎?淩涵櫻小姐,我願意。」我緊緊握著她的手說。「淩涵櫻也願意永遠跟張宇森一起天涯海角。」淩涵櫻把我抱的更緊了。我倆忘情的沉浸在那無言語可表達的欣喜中。「夫君,來。」淩涵櫻 掌心上的小宇宙 已擺放著兩枚用純白紙手做的戒指。淩涵櫻慎重的拿起其中一枚較大的,然後把它套進我左手的無名指。我拿起另一枚,小心的在看那巧奪天宮的製作,紙環裡可以看到用筆小小的寫著我的名字。我小心翼翼的把它套進淩涵櫻的右手無名指。「你的寫著我的的名字。喜歡嗎?」

Camille 2021-07-31 20:36:23

康爹,「浸水第一樓」那是偉假宦的業務耶
你銀兩都撥給「牠」了,牠怎可以拿錢不辦事?
我不承辦!快給我工部大臣,助三師兄蓋煉丹房
好以速招大師們,弘揚我國,助長國威,萬歲

版主回應
准!你處處為國著想,這盤生意你往後就多費心機吧。對了,韋卿家也是孤的左膀右臂,你們以後多多親近親近,一同為國為民不做二想。至於丹房一事,孤以迎請天青大師和徐二小姐出山助理,不如你就肩負重任去拜訪兩位大師以謝大師們的盛意誠誠吧。 2021-07-31 23:07:02
Camille 2021-07-31 17:48:06

好吧!好吧!
小泰女神也會禮讓長輩
就讓虛長幾歲的你贏吧
^o^

Camille 2021-07-31 13:03:30

康爹,莊家詐賭

版主回應
朝中上下裡裡外外都是孤的人馬,何況九張A‘s,女皇都盡入我手,何來有詐?願賭服輸吧!以後迎春院的近水樓內多加西洋的德州撲克這新玩意,與民同樂,歌舞昇平!眾卿家以為如何? 2021-07-31 20:3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