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量級平價電動車登場 贊助
2021-07-30 13:16:40uni2019

正當懷疑

古斯,當地的探員,也是唯一無所不包辦的探員已在當地的法醫所前等候著陳嘉達和綾芫霞。互作介紹後,已算高大的陳嘉達跟這個古斯一比,真正為馬鈴薯,牛奶,培根,雞蛋,加上加州的太陽可以長出跟巨人一樣體魂的組合暗暗吃驚。可能是因為身材高的緣故,古斯走路的時候還不自覺的坨著背以免引起有相當出眾的矚目。「因為我的身高,我老婆常說我應該換個工作以免她常提心吊膽。」古斯應該是感受到自己的身高引起了陌生人的好奇,在自圓其說著。「對了,聽說你們今天一大早去了案發現場,有什麼新發現?」

「對,我們覺得去一趟案發現場看看會對破獲這起連環殺手的兇案起到一定程度的了解。對了,這位是淩芫霞探員。你們已見過面的。」 

「是的。第一個在案發現場的同行。有鷹一樣的銳利雙眼。」

「綾探員,我組負責辦理此案的一員也是技術上來說是第一個抵達現場的探員。她對案發現場有著讓我也忽視的發現和理解。對了,我們在離死者不遠,靠近湖邊的碎石泥路上發現了應該屬於兇手的足跡。探員古斯,說說你對案件的看法吧。」

「陳指揮官,你有沒有發現湖水的溫度是多少?」

「可以直呼我名字。探員古斯。」

「陳隊長,湖水在這個季節的溫度是幾乎可以結冰的低溫度,鎮上的人都知道這點,兇手一定是瘋了才有跳進湖的傾向。」

「我們認為兇手無論是跳還是怎樣,他在離開現場前是從湖裏走上來的。你不認為嗎?」

「等等,我沒有認為兇手沒有走進湖裡的理由。我只是覺得沒有人可以待在那麼冷的水裡,他可能是要銷毀證據,那是個很好的理由。但我還是抱懷疑態度。」

「沒問題。有不同的觀點才是良性的互動。我很感謝你的直言不諱。」

「沒事。我也很榮幸可以參與這起調查三重殺手的兇案調查。」

這時,一個身穿白色醫護工作服的女職員推開擺門跟一眾探員說:「請跟我進來後穿上醫護服吧,如果太早看到等一下將要進行的請現在跟我說。」

掃視了沒發一言的兩男一女,女職員讓一行三人在一間窄小的職員更衣室換上即用即丟的醫用袍服,紙製保護鞋套,長達手肘的手套,紙製衛生帽。站在門口冷眼看著一切的女職員面無表情的重申著:「外地的執法單位通常都無需見證我們的解剖程序,因為我們會把每一件不管是任何理由死亡的解剖程序錄影並且提供給予當地的執法機關。在這裡就是我們的古斯探長。」

「非常可以理解的理由。但身為負責偵辦此案的我還有我的拍檔希望可以從今天的解剖結果中得到能為此案提供關鍵啟示的線索。」

女職員用一副你們等一下別吵著要吐的口吻又是一輪搶白:「我已經說的再清楚沒有了的,雷諾醫生會為遠道而來的專家們提供一份詳盡的匯報和錄影。你們根本就不必擔心並且無需呆在這裡。為什麼不先多休息一下?」

「這位女士,現在破案要緊,耽擱一分鐘就對破案起著阻礙性的干擾行為。我想大家也不願意看到再有受害人因此而喪命吧。還有,身為專業辦案人員,我們有這個責任和權力親自在第一綫收集能為破案起到作用的第一手資料。別擔心,我們不會讓別的干擾成份打消今天的到訪。」綾芫霞一字一句,不亢不卑的句句恩威並施。

眼中閃過一絲又懼又不敢言,臉上青一塊黑一塊,女職員推門讓一行三人走進了解剖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