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et光世代為台灣選手加油 贊助
2021-07-03 23:34:02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你再去三藩市的時候我倆一起去,好嗎?」白色床單下臉靠在鄭俊山胸上的羅慧手指滑過對方的鼻樑上,抬眼說。

「好。反正我還要去去哪裡跟他們談一下。」鄭俊山緊了緊抱著羅慧肩膀的手回答。

「談什麼?要不你要去問人家還有沒有跟這一對的?」羅慧細看著無名指上泛著湛藍的反照問。

「這你倒提醒我了。我要帶你去讓他們看看戒指的主人。沒有,我上次跟當地的其中一隊報了個價。昨天他們回答看我有沒有空去再商量一下。」鄭俊山邊嗅著羅慧夾著體香的秀髮,邊牽著羅慧戴著湛藍的無名指端詳著說。

「你剛說什麼?」身為職業執行長,羅慧對所有跟職業上扯在一起的字眼特別感冒。特別是「報價」一詞。「No,oh no,親愛的,讓我冷靜一下先。」羅慧靜靜的聽著對方的平穩的心跳,自己的心卻是越跳越急。「鄭俊山!你又再瞞著我!」這次羅慧卻沒有大動肝火,而是以行動宣示著心裡的驚嚇。一手把床單牽去,然後跨坐在鄭俊山胸前,雙手控制著對方的俊臉,俯頭在鄭俊山的鼻尖一釐米距離前,直接盯著對方說。

「慧!我愛妳。」鄭俊山回視著眼前的俏人兒說。

「別岔開話題!」羅慧用盡量聽來嚴肅的語氣說。

「你這樣讓我很不方便解釋。」鄭俊山也用蠻認真的語氣回答。

「為什麼!」羅慧說完才知道自己墮進了對方的圈套。對方的一雙手在不規矩的攀了上峰頂。

「我本來打算第一時間告訴你的,但是被另一半的出現而耽誤了。」鄭俊山是越來越肆無忌憚了。

「你..你…先不要這樣…」羅慧要撥開對方的雙手卻沒法如願,因為自己已無能為力,只好勉強咬著銀牙的說:「你要重操舊業?」

「慧,一隊球隊的執行主席可不是我能勝任的。我沒有時間再去浪費時間。」鄭俊山一反常態,手規矩的抱著身前的羅慧說。

「那你到底在說什麼?」一但對方停止了不規矩,羅慧卻有點若得若失的焦慮。先把安慰焦慮的辦法放一邊,搞懂這人在打什麼念頭後才安內。先安外,而後安內。王道。

「你說呢?」對方凝視著羅慧說。

每一個對方的動作和話語都對羅慧帶來不小的打擊!這個尤其可以上三甲之列。羅慧隱隱知道事態發展和它的嚴重程度。不無不可思議的說出自己心裡的瘋狂:「你…你,你要做隊主?」

鄭俊山的手又開始蠢蠢欲動的點了點頭。

「是不是?」羅慧是一天對方不開口承認,她一天就沒法相信。對方該死的手又來了。

「我是先跟他們看看再說。如果談不攏,紐約方面還有一隊能讓我有信心奪冠的。」鄭俊山的心又再次被羅慧身上宇宙的傑作所吸引。

這人真的是狂傲的很。買賣球隊可不是買一輛車的簡單問題。「那你不是長年不在家了嗎?」羅慧只知道現在以後都不可以沒了對方。

「慧,這也是最重要的一環。」鄭俊山這次真的停下了上下的手,一臉正色的說。「我還打算把運動服飾設計作為我們的另一發展。現下無論年輕還是穩重的群族都愛運動休閒服飾。我已經又了個大概,在全國各地我做了個調查,也選定了城市作為我們的灘頭跳板據點。我現正缺乏一個真正可以掌握市場動態的人選。我是在想,如果你能考慮一下,你會接受我的邀請出席我們的總執行主席一職嗎?」

羅慧看書的時候讀過「傻眼」這詞。但她還沒有認真看過或體會傻眼的畫面。大概現在的自己就是傻眼的最佳寫照了吧。

敵不動,我不動。不動則已,一動,矯若雪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