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種後住院 & 喪葬費保險金 贊助
2021-07-03 12:40:24uni2019

你我,從這揭我(輔15+)

「呼,真戴著了。省下我去三藩市要他們另製指環一趟。」鄭俊山邊說邊不忘把戴在羅慧無名指上的戒指扭來扭去來證實戒指的鬆緊程度。「慧,戴上去了。別又在哭了吧。」鄭俊山輕拍著趴在自己肩膀上哭的淒涼的羅慧說。

「誰說我在哭?」羅慧說著這話的時候是被橫抱在鄭俊山懷裡,看天花板的走勢,是朝主睡房移動的勢態。當下一句「我是喜極而泣。」說完的時候,羅慧是把鄭俊山按在自己身下,俯視著對方而發出的質問。把低垂的秀髮柔順的撥到一旁,羅慧低聲輕吐:「屬於我的現在開始。」



沒有激情的澎拜,有的只是今晚只屬於你我的固執,有的只是彼此眼眸深處的凝望對視。羅慧專心一致的鬆開被自己誇坐著,鄭俊山身上襯衣的鈕扣。一顆,一顆,對方頸喉下的肌膚在羅慧的十指下被寸寸褪去。輕輕的俯身吻著對方的前額,左眼,眉心,右目,臉頰,鼻樑,鼻尖,然後就是被自己雙手捧著臉頰,鄭俊山的雙唇。輕微扯動著對方的下唇,羅慧的舌尖在對方唇裏探索,挑撞。「嗯!」當羅慧的舌尖頂著對方的舌根,羅慧難耐的在深喉處發出再也不能控制的呻吟。銷魂的吟。一股令羅慧打心深處酸軟無力的感覺讓羅慧把捧著對方雙頰的手抱的更緊。

吻的更甚。

羅慧只覺得自己已鬆身的上衣內有一雙手在挪動。「不…」羅慧幾乎輕不可聞的在抗議對方雙手的不安份。勉強再次坐直身體,羅慧繼續著剛才還沒完成的情事;再次繼續鬆去對方的鈕扣。堅實,平坦,只屬於健康男性所有的胸肌癱露,一覽無遺!如果說上次跟對方在一起的時候沒時間看清楚,這一次羅慧是坐在陣地的最前沿,只差沒有匍匐著的把對方的山川地形全來了個抵近巡梭。火紅香信, 雨點般曳搖飄落。如果說上一次的初歡還保留了一絲矜持,這次的天下之大,羅慧確實要把對方分毫盡收眼底。



內衣裡對方的雙手更加不守規矩了。「親愛的,再等一下,好嗎?」羅慧抬眼看進對方急迫的眼眸。對方的雙手停是停下來了,卻是停在自己的後腰上。「這也算是答應了?」羅慧狡詰一笑,然後雙手按在對方的皮帶扣上。把皮帶先推出一點,然後讓扣鬆綁,慢慢的把皮帶退出。鬆開褲頭鈕。黑色緊身內褲裏是呈斜橫的物件在羅慧唇前顯露無遺。食指指尖在物件盡處往前端淡描刮過物件的形狀。前端冠狀部的凹凸有致配以令人幾近崩潰的實體,再也忍不住,羅慧的貝齒往物件處咬了下去。入口處,物件帶靈性的抖動。「慧…」對方語帶哀求。

「你要怎樣?」羅慧的發音因為被物件阻礙而不清。

「上來。」對方按在自己後腰的雙手往上提。

「不要。」羅慧是到口的寶玉準不會就讓這碎了。

鄭俊山只覺體下一涼,轉而代替的是被一寸一口的溫暖包圍。低眼看去,自己的目光跟羅慧迎上來的目光交纏在一起。自己的雙手被羅慧左右緊握,再看著自己被對方全方位的緊密包圍,深沒至根部,再退至幾乎頂端,三深一淺的吞吐。強烈卻可忍耐的酥麻感在對方舌尖頂撞在冠狀頂端下最敏感部位中一波一波的侵蝕。鄭俊山的忍耐限度被極度折磨著。

好厲害的傢伙,這樣還可以撐!羅慧埋首在對方堅挺的陽物上下。自己的唾液混合著對方的體液溼滿了陽物根部和自己的雙唇。怎麼可以!自己的喉竟然可以納進這樣的堅硬長度!

羅慧的迷思被手上傳來的一陣緊迫動作帶回到現實。

「投降了?」羅慧抬頭得意的問。

「現在投降你接受嗎?」

吼!不降就繼續!

太遲了。鄭俊山等的就是這個翻身的空瞭。

天旋地轉,羅慧跟鄭俊山賓主位置互換。同樣的位置,只是女下男上的體位。低頭深深的吻著羅慧帶著自己和對方唾液的舌。鄭俊山發現羅慧的眸子是如此的清晰卻是火一般的在燃燒。忘情的吻,鄭俊山發現自己再次被對方緊握,節奏緊迫的套弄著。頂端在對方的搖動中碰撞著羅慧身上的衣衫,一股從來沒有的快感直接上來。像讀懂自己的意念,羅慧手中沒停下來,繼續保持著節奏,卻在鄭俊山的耳旁說:「我知道你可以的,但不是現在。」

埋首羅慧耳根後的吻是如此的真實,又是如此的不可觸摸。耳垂被對方輕吻,秀髮被對方有力的大手撫弄,穿插。羅慧不自禁的仰起頭,把自己身體最要害的咽喉部分呈獻對方,以示為自己已被對方所擁有的溫馴。示愛。

完美弧線下的大動脈在白皙肌膚下呈現,舌頭溫熱的挑逗下隱隱的在跳動。深陷的鎖骨,腋窩在承受著第一次外力介入的無休止進擊。「嗯,不…不要…」羅慧扭動著身體,盡一切努力的抵凜。

喃喃的聽不清楚對方的想法,吻移往羅慧急速起伏的胸部。黑衣肩帶往兩臂一旁卸去。

鄭俊山為眼前的景象靜止,黑蕾絲软罩襯托下,羅慧圓渾的胸部泛著淡淡誘人的粉紅。羅慧自豪的迎視著對方為自己身體著迷的目光。兩片熱唇又再互相糾纏。隨著再次不離不棄的吻,情焰迅速蔓延。再也抵受不住高漲的情慾,兩人四手互相拉扯著阻礙著肌膚接觸的衣物。

褪去衣衫後的是白皙與陽光彼此交纏的身體。

看著這個能讓自己違背一切而動情的男人眼裡的詢問,羅慧被對方的吻封鎖著的嘴只可以用點頭讓對方知道自己的首肯。維持著緊抱彼此,羅慧感覺到對方的巨大在自己的光潔結合部上端處流連,輕頂。再也無法忍受對方的磨撐,就要鬆開緊抱著對方頸後的雙手握著對方。「umm-umm。」鄭俊山同樣被羅慧的吻封著的嘴發出著拒絕。羅慧要鬆開的雙手也被再次固定。

好不容易掙脫令人神魂顛倒的吻,把對方的視線固定在離自己雙眼前的範圍,「你…是…故意的嗎?」羅慧被對方的挑逗把慾念提升到了欲罷不能的地步。

「可以了嗎?」鄭俊山也被不看也感覺到對方的嬌嫩把自己折磨的隱隱漲痛。

深吸了一口氣,就是以為自己已可以全數適應對方的體積,一當對方前半段抵進自己下體的羅慧還是因為對方的巨大而要咬著下唇來抵擋著那無與倫比的擠迫脹滿感。太擠了!羅慧本能的用手抵在對方的腹部。就這樣彼此在等待著,是因為太久沒見面的關係而緊張吧。羅慧試圖盡力放鬆自己的慢慢挪動去迎合呈半停頓狀態,留在自己體內的對方。

「Let me。」對方按在羅慧身體裏最敏感的神經終端上的手開始配合著羅慧挪動的腰枝在有韻律的環旋,羅慧的神經終端被輕扯拍碰。你!羅慧還沒發出聲音已覺得一股溫熱在凝聚,然後就是無法控制的氾濫,噴灑。

「給!我!」羅慧腰椎往前配合著把對方的巨大納進自己已氾濫滿瀉的最深深處。壁道收壓著對方還不敢全力以赴的堅硬挺進,羅慧只覺得有無盡的偽空要對方為自己盡情的充實。

俯視著因情慾高漲而不自覺半閉上雙眼的羅慧,聽著對方口中不時發出的呻吟,看著對方時而不知道是難受還是哀求的眉頭緊皺,看著羅慧的雙乳在撞擊下呈無定向的拋盪,鄭俊山被眼前的視覺效果極度的震撼著。男人都是視覺的俘虜!沒錯!加上自己的物件被對方身體的壓縮吸納,一股燥熱難耐在鄭俊山下體蔓延。

大概是感覺到對方在自己體內變的更堅硬無比,羅慧慢下了迎合。仰起上身把對方再次拉近,雙唇接合。

「I am nothing but all yours。」



本來打算說句讓對方放鬆的話卻又點燃了彼此的慾念。一個彼此保持結合的移形換位,羅慧已到了鄭俊山的體上位。雙膝跨坐的維持著上身的平衡,俯身看著鄭俊山的羅慧盡情的把對方在自己體內的堅硬深耕輾壓。慢慢的轉動變成以腰部以下的前後節奏磨撞。忘情的羅慧雙手不自覺的要固定曳搖欲墜的圓渾;雙手十指緊握著已變凹陷形的雙乳,令在指間露出的驕人粉紅更形鮮艷欲滴。

如頭頂聖環,女神般的冰雕玉琢,如世上最美艷不可方物的雪白肌膚,如詩如畫的一幕。鄭俊山已是蓄勢待發。

「Not now。I wanted you to have me as whole。」羅慧堅定的低頭對身下的鄭俊山傾訴。

不解,在鄭俊山眼中閃過。

然後鄭俊山明白過來了。他是眼睜睜看著羅慧把她自己最私密的也跟自己成為了一體。

https://youtu.be/QuqA6ALBGPE

https://youtu.be/b3K61cQ8_fg

https://youtu.be/x5gttSpBk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