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打疫苗後如果發燒、肌肉痠痛 贊助
2021-06-25 14:01:28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把門衛阻隔著自己看往台上的視線移開好看到台上的鄭俊山。羅慧急迫的要跟對方的視線接觸。台上的鄭俊山也是被台下的突發一幕停了下來。用手遮著台下一閃一閃的各類型攝影器材所發出的閃光燈往站在通道裏的羅慧看。

「嘻,嘻,嘻。」淩涵櫻指著台上的專賣品。銀鈴般的笑聲在寂靜的會堂裏顯得格外響亮。

大概是受了眼前這個頭紮兩條小辮,天真無邪的大眼沒有一絲被陌生環境嚇著,沒有怯場的小女孩的表現而震撼。忽然全場掌聲轟鳴,夾雜著口哨聲又再次彼此起落。剛才呼叫著的人群再一次狂熱的手拿競投號碼向台上的鄭俊山盡情呼喊。



「各位觀眾!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現場忽然出現了一位。 不是,是兩位不速之客,其中一個看來年紀比較可愛的首先投標了!」電視轉播在描述著突發焦點。鏡頭又回到了站在台上的鄭俊山。

台上的鄭俊山沒有被沸湯的呼喊和熱情的揮手而顯得拘束。流水行雲的走到大會司儀身旁。羅慧認得司儀居然是她最愛看的脱口秀主持大衛莱特曼。身為喜剧演员、电视節目製作的他每每以充滿諷刺意味的荒誕主義為喜劇,特別是每晚的前十名清單是大衛萊特曼深夜秀的常規部分。 羅慧跟羅穎都愛看這些以幽默為話題的清單列表。例如,您的孩子在學校第一天表現不佳的十大跡象,或十大被拒絕的原因。 這些看似荒謬和平凡的事往往讓觀眾在這些發生在平凡生活中的笑事裡汲取它的幽默。 

鄭俊山站在保持招牌笑容的司儀旁一輪耳語。邊聽著,邊做出原來如此的手勢跟表情,大衛兩手往下按了按,台上的樂隊馬上停止了奏樂。

「門衛先生,這兩位是…」大衛笑容可掬的問。這樣的一問,一時又把全場的注意力又帶回給了羅慧還有抱在胸前的姪女。

「這位小姐和她的姪女沒有門票和競標號碼。」門衛可能是擔心大會司儀會怪罪自己沒擋下兩個不速之客破壞了活動氣氛而怪罪下來。帶點怒氣地解釋著。

「我是沒買到門票,但我可以出一萬零九百二十塊外加六毛半把台上的人投下來。」快狠準的羅慧清楚知道她的美國黑色通運可以隨時為她拿出一萬塊來作為今晚徒手廝殺的後盾,如果其他氣質對手還沒死光的話,她身上的支票簿也不是省油的燈!再不夠?還有我手腕上的卡地亞,頸項項鍊三顆湛藍藍鑽!所以羅慧底氣十足的報了價!隨著羅慧铿锵的報價,大堂喧嘩的吵鬧聲一時為之靜止。然後就像似由遠而近,有無到有,像海浪拍打著岸堤的低聲議論紛紛。

「誰家腰纏萬貫的富家女?」

「出手闊綽!霸氣!」

「投我!」另外幾位在座,自命有點體型樣貌,尚躺平的潘姓後裔卻放不下矜持的在私下暗忖。歲月蹉跎。

「這不是今天下午發表演說的新進執行長什麼的?」另外被羅慧報出的價碼當場格殺的物質加氣質女不失中肯的說。

「怪不得好眼熟。」

「男的也是有份演說的嘉賓。」

「無巧不成書。其中肯定有花邊八卦。那小孩呢?」

「一定有。你沒聽到是那個腰纏萬貫的姪女嗎?但是那個鄭俊山跟她真的看上去很合拍。」

還有其他,恕不一一詳列。

總而言之就是號外加號外的熱鬧非凡。

「女士們。我剛聽到一萬零九百二十塊六毛半。一萬零九百二十塊六毛半。一次。一萬零九百二十塊六毛半。兩次…」大衛萊特曼審視著台下剛還以為志在必得,現卻是禁若寒蟬的單身女貴族的舉動。「一萬零九百二十塊六毛半成交!交易成功。台上所站,嘿,不是我,是站我一旁的這位被手抱小女孩的闖關女士所得。」 

可以說是在門衛的職業生涯裡看到過最曲折離奇的一幕,門衛認命了的帶領著羅慧往拍賣會的出納部走去。一邊走,通道兩旁傳來有恭喜的話語,有好奇的眼光,有交頭接耳的竊竊私語。

「慧,你來這幹嘛?」羅慧的耳邊響起不知道什麼時候跟自己走在一起,鄭俊山的聲音。

「還不是因為你嗎!對了!你知道最讓我超不爽的原因嗎?」羅慧邊躲閃無數遞過來要跟自己握的手,邊熱的兩臉通紅的繼續:「就是我大概投個三千就可以把你投回來。只是我一時緊張就把我的身家性命都賠進去了。還自命是個有眼光的什麼總裁,今晚的事要是傳了出去,我就再也不能抬頭做人了。」

「小姐,你可以重複剛說的話嗎?我想我的麥克風沒夠著到。」羅慧的另一旁忽然出現了起碼五根麥克風往她的臉門遞出。

好話不出門,下一句你懂的。



「門衛先生,你將功贖罪的機會來了。」鄭俊山低聲朝門衛說完後再繼續對羅慧說。「慧,你理智一點好不好?你知道你剛投了多少嗎?」

「跟我談理智嗎!你呢?有人不是才理智的很的跟某個人告白說要不要找個丈…丈你的大頭!要不要小孩?我有姪女已經夠了。有人多愛對方的嗎!才一個下午,有人就逼不及待站在拍賣台上賣弄風情,噢,不是賣弄風情,簡直就是在一大堆餓狼前犧牲色相。」

「小姐,承惠一萬零九百五十塊六毛半。」拍賣會出納跟羅慧說著。

「不對,是一萬零九百二十塊六毛半。怎麼多出了三十塊?」

「小姐,三十塊是入場費。」

羅慧真的有點無語問蒼天,寫著支票的手因為翻著白眼而寫的有點潦草。

「謝謝你今晚的慷慨解囊。讓我給你收條。」出納看著支票上的數目字笑的燦爛。

「不謝。對了,今晚我用我的血汗錢所投得的到底對我來說有什麼好處?」羅慧看著自己白花花的銀子就這樣流到別人田裏,不甘心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