濾水壺濾心多久換一次? 贊助
2021-06-20 04:32:10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uh-oh。uh-oh。」

「對哦。un-oh 真的就是我要說的。你說那個鄭俊山今晚會不會遇上一個超級大美女然後就跟美女墮進愛河。大美女肯定會為他出很高很高的價,好多好多的錢。他一定會為了對方是大金主而且能夠為主辦單位籌到很大數目的籌款,他一定會讓美女…」想到以後的情境,羅慧忽然停了下來, 腦筋急轉彎,「Michelle!我說了你可能不相信,是有點瘋狂,但應該是可行的。」



不知是跟姨媽心有靈犀還是出於淘氣;過後羅慧認為絕對是跟自己心有靈犀,淩涵櫻舉起小手在羅慧懷裡興奮的搖晃,似乎在跟姨媽說要聽到底是什麼一個瘋狂的構想。也罷,就算是多麼瘋狂,多麼渺茫,就是幾乎不可能的任務也要一試,而且自己已在鄭俊山面前出了個令人難忘的洋相,多一個不多,小一個不算小。破罐子破摔!

「要看精彩的?來,陪姨媽走一趟!」羅慧邊忙進忙出的把淩涵櫻的嬰兒袋收拾了一下,一邊為淩涵櫻穿上外套。天啊,為小孩穿衣服簡直就是跟章魚搏鬥!一輪大汗疊細汗後,一大一小,全身披掛的姨媽和姪女在平治裏絕塵而去。

哇!好多的車子!羅慧一駛進當晚拍賣會主辦的場地後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地址。這不是應該是一所大學裡的室內運動場所嗎?舉辦單位真是財力雄厚,把整座運動場包了下來。一想到那包字,鄭俊山跟美女,又或是被美女們「包」起來的畫面又兜頭罩了下來。哼!想的倒美!氣質女!站一邊啦!看我的吧!

想是那麼打算,但現實情況又是另一回事。首先,車位是一位難求!遶了四個圈,不是沒有車位就是容不下羅慧的豪華平治的龐大size。Bitch!羅慧發現自己罵了句髒話。吐了吐舌頭,希望姪女沒聽懂吧。淩涵櫻看著車窗外無數的車是充耳不聞。

要做大事就要有做大事的氣魂。

羅慧看到一個大概是剛幫主辦單位籌被完畢,賺點額外學費,步出會場的大學男在路邊低頭滑著手機。

「嗨!」羅慧在安靜滑下的車窗後說。

被突如其來的「嗨」一聲著實嚇了一下,回過神來,一個甜的來帶著冷冽的美女正看著自己。忙收起手機,「什麼事?」大學陽光男問。

「你剛下班?」

「er…我在跟朋友聊天。」

「很急嗎?要不要加個班?」

「什麼意思?」

「Yes or No。」羅慧是我沒時間跟你猜謎。

「我在問我朋友,我女朋友幾點下班…」

「那就是Yes。」

「怎麼的加班?」

「你女友幾點下班?你有駕照吧。」

「當然有!她現在就下班。我在找車去找她。」

「把駕照我看。」羅慧熟練的把對方遞來的駕照用手機拍照存證,然後說:「我給你50塊。你可以開我的車去接你女友。我辦完事情就WhatsApp你。你來這把車還我。Deal?」

「真的?這車怎麼開?」

「Come on。figure out,dude。」

「真的嗎!」

「As long as you don't freaking crash it。」

「Oh,shit!」

第一個難題就地正法。

有一個,就有第二個。上!

「Ma'am。對不起,請問你有門票和投標號碼嗎?再來,今晚的活動只限於單身人士。」門衛禮貌卻一臉正色的回絕著手抱小孩的羅慧。

「這是我的姪女。門票我立即買。這是一件跟一生有重大關係的事情。可以通融一下嗎?」也沒那麼誇張,但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啊!羅慧心裡著急的要命。

「這啊?請等我一下。」門衛拿出對講機。

一邊不耐煩的逗著淩涵櫻,羅慧在閉著的大門上的窗孔往裡看。人山人海,無數手拿投標號碼的無袖藕臂往台上站著的單身鑽石男揮舞。透過門傳出的是驚心動人,盡情尖呼的聲響。走道上還有台上是當地幾家電視台在進行著實況轉播。

「Ma'am。很抱歉。主管說今晚的入場券已經售罄。」

羅慧正要說話,室內運動場的喇叭傳來了大會司儀介紹下一個出場的待沽名字,鄭俊山!

羅慧從來沒聽過人類可以發出如此強烈的呼喚!有!只有在電視上的動物世界節目裏聽過!

Desperate times demanded desperate measures!

生死關頭就要拿性命來換取!

「櫻櫻。準備好了嗎?」羅慧在臉露愣色的門衛眼前一手推開了大門。

走在窄窄的走道上,身後傳來門衛的驚呼:「Ma’am!Ma'am!」

剛剛才驚天動地的會堂,司儀興奮的說詞靜止了。代替的是全轉過頭來看著走道上緊抱著淩涵櫻在胸前的羅慧竊竊私語。

把門衛阻隔著自己看往台上的視線移開好看到台上的鄭俊山。羅慧急迫的要跟對方的視線接觸。台上的鄭俊山也是被台下的突發一幕停了下來。用手遮著台下一閃一閃的各類型攝影器材所發出的閃光燈往站在通道裏的羅慧看。

「嘻,嘻,嘻。」淩涵櫻指著台上的專賣品。銀鈴般的笑聲在寂靜的會堂裏顯得格外響亮。

https://youtu.be/_2hjfJ2kWs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