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節目、網路影片一再忽略,拜託! 贊助
2021-05-14 14:23:06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就算夜已漸深,球場和夜總會附近的街道還是聚集著三五成群的人群在繼續暢談著主隊以再見觸擊得分而贏得關鍵的一場。

離開不夜城似的燈紅酒綠,鄭俊山和羅慧走在通往回家的方向。正值華燈初上,初春的季節,空氣中散發著各種植物在夜間發出的陣陣香氣。兩人就這樣彼此牽著手,默默的走在一起。偶爾他倆會提起彼此牽著的手越過街道上的裝飾物,有時羅慧會故意甩開鄰居而一人往前方跑去,然後鼓著氣又走回到鄰居面前一把拉起鄰居的手,杏眼圓睜的責怪鄰居的不勝酒力。有時候羅慧會欣賞著靜夜中都市的繁華夜燈而著迷的看個過癮。

就這樣的走走停停,兩人在一個紅綠燈前等待著燈色的轉換。「喂,今晚你隊贏了,你開不開心?」羅慧一手抱著街燈燈柱在鄰居旁旋轉,一邊仰著頭問在自己身旁旋過的鄰居。

「還沒到開心的時候。」鄰居的回答讓羅慧覺得奇怪。

「平常你不是一副樂天,經常把別為小事煩惱的提在嘴邊的嗎?怎麼忽然變了德性?」扮了個鬼臉,羅慧停止了轉動,腳步有點不穩的問。

「棒球這種...」

重金屬搖滾的鈴聲在鄰居的口袋裏傳來。「對不起,我忘了關手機。」鄰居掏出手機,看了看手機上的來電短訊顯示後自言自語的說:「真的?什麼時候發生的?對不起。你稍等,羅小姐,這通電話有點急。」

「沒關係,你也會有急事找上?開玩笑的,你先聽。」說完羅慧往聚集了一堆也穿主隊球裝在門外的Pete‘s咖啡店走去。

越走越近,人群交頭接耳的在竊竊細語。店裡出什麼事了?羅慧的酒有七分醒了。站在人群的外圍,羅慧再一次踮高腳尖往裡看。原來各人神情嚴肅的是在看著店裏掛在靠窗牆壁上的巨大螢幕。店外人們不走進店看是因為店裏螢幕前已坐或站的都全盯著螢幕看。

「什麼突發事件?」羅慧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那些戰狼恐怖襲擊。

「我們隊的王牌投手手傷了。你看。」其中一個大個子用下顎往螢幕的方向示意。

「怎麼會?我剛才才看完比賽。」

「你也在場?太棒了是吧?小姐,今晚出場的首發投手沒有受傷,受傷的是後天的首發。看報導就明白。」說完大個子禮貌的跟羅慧點了頭後又像世界末日審判來臨似的盯著電視廣播。

「正如剛才所報導的,教士隊的王牌投手佐助勝在晚些時候在一次...沒有指出是什麼的事情,他的健康出了點意外。就我們得到的信息,他後天能否出場成為了最大的關鍵問題。教士隊正在聯絡他們的資深顧問,Clint 鄭。直到現在還沒有其他方面的進一步回應...」

「先生,我剛聽不清楚那個顧問什麼的名字,你聽到了嗎?」

「Clint 鄭。沒聽過他?」

羅慧的雙手不受控制的掩上了自己張大著的嘴。

「小姐,你還好吧?我知道,阿勝是我們的最好。但這是棒球,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的玩意。小姐,小姐...」

羅慧第一次覺得心跳在加速!我不能昏過去!羅慧扭頭看著不遠處,站在燈柱下,背向自己,終日無所事事,一點不順就提議自己請病假的宅男在說著手機。

「先生,你有那個Clint鄭的照片嗎?」羅慧情急智生的搖了搖大個子問。

大個子被羅慧突如其來的熱情有被嚇到了的連忙說:「沒有,我沒有你所說的照片。欸,我哥們在等我。」

我為啥那麼笨?我自己沒手機啊!羅慧前後都摸了還是沒摸到跟手機相似的物體。我手機在他車上!我們為什麼笨的要走路回家!

談戀愛,特別是初相識的時候是會特別很笨就是了。

羅慧記得自我升值的讀物是這樣描述的。

隨之而來的是一團火在羅慧心裡燃了起來!

這人在騙我!我是你什麼人!你還敢騙我!

對,我是他的什麼人?

不知道!反正騙我就不對!

騙我?你棒球可能比我厲害,但商場上的爾虞我詐我還是會的。

哇,原來他是有職業的!還是資深顧問!

但騙我就要奉還!

羅慧的心思在作雲霄飛車視覺模式運作。

羅慧好不容易等到鄰居收起手機。出了這樣的問題,這人一定還有很多事情要應付,後天就是決定出線的賽事。他一定很心急要去把事情處理。但這裡離家還有天知道有多遠,剛才是誰提出走路回家的!回頭拿車又是一去二回的礙事,怎麼辦!羅慧在心裡暗忖。

有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你累不累?」羅慧等到鄰居匆匆收起手機後一拐一拐的走到鄰居身旁問。

「還好。你腿怎麼了?」

「穿不慣高跟鞋走路。」

「那我們叫優步吧。」

「好啊。可以借你手機用嗎?我認識幾個優步的司機,我要飛的時候都找他們接送機場的。蠻熟,可信賴的司機。」羅慧發現自己有在篇故事的時候臉不紅心不急的先天基因。

「拿去。」鄰居是被他自己的醉檸迷湯灌爆了。

拿過鄰居遞來的手機。轉過身後羅慧直接快速按下手機號碼。一聲,兩聲...第五聲,第八聲。

「你打錯了!你不在我的朋友列表上。我們不認識你!」

「羅穎,你聽著!你馬上給我來這個地址!」

「你是誰!你!妹!你怎麼不用自己手機!噢!我知道了,是不是...你被綁架啊!你安全嗎!那個鄰居原來對你!他對你怎麼了!你不要這麼大聲,別讓他聽到。你小聲一點我也聽得到你的聲音!喂!老公,阿慧被那個鄰居綁架了!快報警!」

「她在哪!手機可以追蹤嗎?」後方傳來夾雜著窸窸窣窣像在穿衣的聲音。

「這是阿慧給的地址!我先安慰阿慧,你快點報警!」

「姐!Stop!別報警!聽著,我沒有被綁架,我很好。我只需要你馬上來接我回家!」

「妹,你是在跟我說暗語嗎!我明白了,你在跟我說小時候玩的反向思考回答遊戲。啊,你真的很危險。我要帶贖金嗎?要多少!」

「你再不來我就要死了!」羅慧發現再解釋下去只有死路一條。乾脆死了算。

「你別碰我妹!我馬上來!哇,我妹死了....」

終於有救了!羅慧怡然自得的拉著鄭綁匪在咖啡店裡找了兩個座位坐下,脱下了高跟鞋。還要了兩杯鐵拿跟黑森林蛋糕。

「你應該餓了吧。多吃點。」平常愛說這話的主人換了位置。

為鄰居攪拌均勻加了奶昔的咖啡後,羅慧還帶著点微醺的雙眼眼波流轉的把手機交還給對方。

「你腿剛還跑跳自如的,怎麼一下子變這樣了。平常多做拉筋暖身運動吧。」鄰居如狼似虎的吃著蛋糕喝著咖啡說。

檯下交疊著的雙腿晃動中有意無意的踢在鄰居的小腿旁。「就跟棒球一樣,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的玩意。」羅慧拼命忍著不讓笑意影響到自己對棒球界發表著真知綽見的咬字。






https://youtu.be/8Pqp1qj2FVA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悄悄話) 2021-05-15 16:13:57
uni2019 2021-05-15 07:36:19

威姐地址是:
Doubled Aged for Extra Smoothness
John Dewar & sons LTD
Perthshire Scotland
By appointment to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Good Luck, kiddo。

uni2019 2021-05-14 15:54:25

遲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