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人線上投保,方便快速又省錢 贊助
2021-04-16 14:52:13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放下電話後羅慧極力不去想她姊所說的話。羅慧自己也不是沒跟其他異性有過交往;自信時尚的英俊,風度翩翩的迷人都是商界才俊。但以前的跟如今坐在沙發上抱著一個跟他沒有任何關係的小孩還為小孩喂吃著奶,一臉倦容,兩腮因沒時間清理而長著的鬍渣的陌生男子,羅慧就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比起以往的所有都更在自己的心坎裏留下了不著痕跡的痕跡。但想歸想,自己跟這人實在是有太多的差異了。就像雞蛋糕跟混凝土一樣的距離。事業如日中天的羅慧現在最不希望的就是讓自己陷進一段回報率極低的感情裡。

心裡下了決定,羅慧把心思又拉回了現實。整理了一下長髮,羅慧在想如何把鄰居手上的那個淘氣外甥女接回來又不打擾了外甥女眼前鄰居的相安無事。

「你姊不是要乘搭西南航空班機回來吧?」鄰居的雙眼盯著電視螢幕上問。

「對啊,你怎麼知道的?」

「有一樣東西叫新聞報導。通常普通如我這樣的人都會有空就看看新聞去打發一下時間的。我還知道...」

「你到底要說的是什麼?我跟你又不是熟,我哪知道那麼多。」羅慧最注重的就是效率,哪來時間猜謎!對了,這人什麼時候打開了電視在看,我怎麼沒發覺?羅慧在想。

「你剛才跟家人正說的高興我以免打擾了你的對話所以我把音量關了。看字幕也可以。看新聞報導不是看戲,無需注意演技。嘿。」

「你到底要說不說?」這人可以天馬行空一整天。對,他有的是時間,唉。

「噢,是的。如果你姊打算乘搭西南航空班機的話你要倒霉了。」

「鄭先生。我們在這個話題上已經說了起碼快五分鐘了。你到底有停沒停?」羅慧本來不打算用對方的姓去稱呼這人的,但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衝口而出。可能太想知道西南航空發生了什麼事的答案了吧。

「噢,廣告來了。等一下是天氣預報。是這樣的,剛才本地消息說西南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員因為不滿意工作合約的談判發展。他們決定今天中午發起罷工。還有,機師公會也響應了地勤人員的行動而採取了相應的行動。羅小姐。」

「你怎麼知道的?」

「電視新聞剛報導的。」

「我怎麼沒聽到?」

「我是看字幕的。」

「真的?」

「什麼真的?」

「天啊!為什麼會是今天!等,等,這根本就是個惡作劇!你的笑話根本不是笑話!」

「我沒說是個笑話。我是會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的人嗎?」

羅慧可以接受來自公司裏所有跟人事或是廠商上的突發狀況,沒問題;電話查詢,對證電郵資料,甚至視訊會議就可以把事情弄個水落石出。但罷工是自己能力範圍以外,自己無能為力的頭痛問題。想到要如何面對這個無從處理的事情,羅慧雙手抱頭的跌進沙發裡的深淵。

「你等我一下。我得提醒他們。」羅慧抱著一線機會自己是聽錯了姊是乘搭西南航空的話。

五分鐘後羅慧在臥房裡走回到客廳坐回沙發上。意氣風發的。

「Well?」鄰居問。

「你所說的沒有錯。可是呢,我姊說他老公在經歷了一連幾次的新婚重生後一早就知道了會發生這事。她沒跟我說是不想我擔心他們不能夠按時回來。」

「真夠善解人意。但最重要的事情你問了嗎?」

「當然問了。他老公預測到這是會發生的事情。抵達後他跟美國航空公司訂了機票。所以他們還是會按時禮拜天下午回來的。只不過是換了航空公司而已。」羅慧暗暗感謝冥冥中自有安排的喜悅。

「Wow。」

「對,我姊常說她老公就是那種有事沒事雙保險的人。」

「郎才女貌。」

「你又沒見過他們。你也真會說。」

「那名符其實吧。其實在你忙,我在做咖啡的時候我遊覽了你客廳一下。看到你擺在客廳裡的照片我才有感而發。」

「遊覽?我家有必要遊覽?」

「是個比喻。」

「哦。」

如果命運可以像頒布法令一樣的白紙黑字的明文規定,那就不是叫命運了吧。命運跟羅慧開了個玩笑。




禮拜天早上大概九點。

羅慧看著在浴室鏡子裡面自己的樣子:頭髮蓬鬆,眼袋,眼圈中是一晚沒睡的雙眼。身心俱疲的羅慧再次堅定了自己肯定不是做孩子媽媽的不爭的事實。昨天還幻想有自己的老公和自己的小孩,大笑話。有自己老公和自己小孩只會出現在外甥女不哭不鬧的情況下。其餘的時候免談。

鄰居今天為羅慧傢飾充裕,但食物卻是極度匱乏的帶來了極之急需的補給品。就是有氣沒力,看到鄰居端進來的食物羅慧還是打起了精神。

「你跟誰打架了?」鄰居把補給品擺放著的時候問。

「睡神。」羅慧可以想像自己在對方眼裡的模樣。

「贏的看來不會是你。」

「有需要這麼說嗎?」羅慧抱著自己剛睡飽,但害的姨媽整晚沒睡的外甥女站在一旁看著滿桌的補給品說。

「既然打不贏,就先補充一下體力再繼續吧。」

「這些是什麼?」

「粥,小籠包,糯米荷葉飯,鮮蝦腐皮卷,蘿卜糕,再來就是金銀饅頭。」

「你幾點起床?」

「五點多。」

「四個小時,除去早上起來應該做的事情,你就剩下三個小時多一點。你居然做出了這麼多的...點心?」羅慧在心裡斟酌著眼前的食物該如何稱呼。

「不是,我只做了粥。其他的是外賣的戰利品。坐,小孩讓我抱,我去弄熱奶粉。你先吃。這是蔥花,加粥裡。」



五分鐘後羅慧還沒看到鄰居回來,她這才發現鄰居抱著也是餓著的外甥女在忙碌的尋找著什麼。

「找什麼?」

「奶粉。」

「奶粉瓶應該在冰箱裡面。」

「你的冰箱回到了冰河時期。」

「我不是把它重新調到正常溫度了嗎?算了,當我沒說。是我忘了它要一天的時間去恢復正常的溫度。」

「既然有麻煩就給電話我讓我來照看一下吧。」

「一切還順利啊。只是櫻櫻好像正出著一隻新牙齒。」

「那冰櫃裏的銀湯匙正好用的上。反正奶粉都變冰雕狀。我們給饅頭她吃,小口小口應該不怕嗆到的。」

「你姊今天下午幾點班機抵步?」

「兩點半。」

話音剛落,換來的是電話鈴聲。羅慧跟鄰居對望了一眼。在第二聲響起的時候羅慧從來沒發現電話的鈴聲會是那麼的恐怖。心知不妙的羅慧衝進廚房抓起電話。



「Well?」鄰居問剛掛上電話的羅慧。

無言,狀極痛苦的羅慧再次抱著頭跌落在沙發上。

「沒事吧?」

「完了。」

「什麼完了?」

「我姊說她們所訂的機票是航空公司慣用的超額預售銷售策略。她們最早都得在明天才能登機。」

「只不過就遲一天。」

「你知道明天是禮拜幾嗎?」

「禮拜一。」

「你知道禮拜一我要上班嗎?」

「就說你不舒服。請病假。」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