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泰仕電子CO2溫溼度測試器 贊助
2021-04-09 15:18:59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羅慧這樣的想法在時鐘指針指向凌晨一點半的時候被徹底改變!隨著一聲尖鋭的哭聲,正好夢正酣的羅慧被整個嚇醒。是鬧鐘?不!是來自臥室外的尖響!會是什麼!火警警報器?

都不是!天啊,是小櫻櫻!她哭多久了?

羅慧幾乎用滾的從床上起來就往臥房外撲去。「櫻櫻別怕!我在這...姨媽在這!」羅慧憑感覺在只有從窗外透進房間的光線裡往外甥女發出哭聲的方向摸了過去。「開燈!」羅慧邊摸邊跟房間的裡的聰明家電系統發出聲控指令。

玄關處,鞋子擺放間的照明設備,大廳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沙發旁的落地座燈,廚房裏的烹飪照明,走道上的照明,臥室裏的床頭燈,衣櫃裏的照明系統,浴室裏的梳妝燈,沐浴間的照明,陽台上扇形暖爐上的罩燈在一聲指令下隨著先後次序一盞一盞的發出按所設定的光亮。羅慧本來適應了在黑暗裏的視線被自己下的指令立馬照的眼前漆黑一團。嬰兒床上的外甥女也因為被突如其來的光亮惹的更加受驚而哭的更為賣力。

「櫻櫻別怕!姨媽在這!Ouch!」

羅慧被來自燈光所造成的視線不良大拇趾撞上了也不知是什麼傢具。按痛感的來源應該是咖啡茶几!一拐一拐,羅慧痛的眼淚滿眶的終於扶上了外甥女所睡的嬰兒床旁的扶手欄。

跟羅慧大眼對小眼的同是滿眼淚水,扶著嬰兒床扶手欄的外甥女。「櫻櫻你沒事吧?姨媽抱抱。」羅慧忍住疼痛抱起向自己伸出雙臂的外甥女。「這是...」羅慧發現外甥女的尿布份外有漲漲感。也是,可能小孩是尿尿後醒來又發現自己睡在沒有媽媽感的陌生睡房才嚇醒驚哭了吧。

「姨媽幫櫻櫻換換尿布,Okay?姨媽是熟能生巧,沒問題。」

在浴室梳妝檯上的一張又厚又軟的毛巾上,羅慧剛為外甥女完成了龐大的清潔工程。客廳大門忽然傳來了陣陣的悶聲敲擊。一大一小又再大眼瞪小眼。凌涵櫻停止了嘻笑,羅慧情急生智一把牽起毛巾把外甥女全身裹了個密不透風,只剩下外甥女瞪著好奇的雙眼看著門外。有誰敢打你的歪主意先過你姨媽這關!羅慧看了看四周要找個什麼可以擊退門外的物品,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繁多的保濕乳液洗髮護髮保養品!人,被逼急了,除了數學會無師自通,還有保命的潛能是會被激發出來的。更何況是在保護自己至親至愛的關頭。

羅慧緊張的再次環視四周。嘿!有了。視線回到不經意散佈在梳妝鏡前,高矮不等的是自己種類繁多的心頭好,盛載著在不同場合配不同風格香水的瓶子。其中一個粉金橘黃色瓶子吸引了羅慧,是俏麗可可香奈兒!抱起外甥女,一把拿起剛好可儘在掌握中,瓶蓋呈小磚塊狀的香水瓶子!

一拐一拐的緊抱著外甥女,一手緊握著唯一的自衛武器,羅慧把眼睛靠上了門上的貓眼洞。

又是你!

門外站著的是那個剛離開不久,會煮飯的鄰居鄭某某。

三更半夜可不能讓這人進來。羅慧在門後提著嗓子問:「有事嗎!」

「你家沒事吧?」

門外傳來鄭某某被門隔著,顯得模糊的回答。

「我家沒事。」羅慧扯著嗓門說完後又把眼靠上貓眼。貓眼洞裏她看到對方作了個聽不清楚的動作。煩不煩啊!羅慧忍著氣把先進武器放進浴袍口袋裏,沒好氣的把門打開跟站在走道上的鄰居說。「先生,三更半夜我們在睡覺耶。」但自己的說話卻被懷裡的外甥女徹底出賣。凌涵櫻居然向這個只有過一面之緣的鄰居伸出了雙手!

如果有魔法,羅慧馬上會把這鄰居徹底透明化!但現實卻是,因為外甥女前伸的雙手連帶也把因腳痛站立不穩的自己硬是帶往前移。錐心的痛讓羅慧幾乎站立不穩。

「你腿怎麼了?剛才不是這樣的。」鄰居鄭某像老友又見面的邊接過凌涵櫻然後問。

「我們睡的好好的聽到...你在撞門。趕來的時候自己踩到腳。」自己真是假會,這樣的回答也可以拿出來。羅慧也不管三乘七是多少的回答。

「睡到哭聲那麼響亮?讓我想想,你的外甥女好像剛換了新衣服,臉上還留有水痕,不,應該是淚痕,你呢?走路一拐一拐的。你先坐下。小孩我來抱。你倆真的沒事?不是說有事給電話嗎?」

「我們...我剛在跟小朋友換尿布。」羅慧在真相大白前直接就義認了。

「那你腿是聽到小孩哭聲撞到的了。傷得嚴重嗎?骨折?應該沒有,不然現在哭的是你。」對方好像對推理很在行的分析著。

羅慧在真相面前唯有努力扮作沒事般,古井不波的說:「還好,就撞了一下吧。」

「究竟什麼事?」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小孩尿了加上醒來發現睡的不是自己家吧。」

「你先去坐下休息一下吧。」

「不會太嚴重的。還是讓我抱回小孩好了。」羅慧說完伸手就要把外甥女抱回自己懷裡。

外甥女竟然扭頭不特止,還用雙臂緊抱著這個只給了她一塊起司麵包就收買了人心的傢伙。蘿慧目瞪口呆的在想,剛才誰跟你換乾淨尿布?誰唱歌陪你玩的?

「仁者,得天下。」鄰居自言自語的說。

「你這樣說小孩聽不懂。」

「你怎麼知道她聽不懂?」

天啊,羅慧感覺到自己的眼球消失在眼眶後頭。對方看到的應該全是自己的白眼。

「異性相吸你聽說過了吧?」對方似有得勢不饒人的趨勢。

「是你所穿的格子棋盤睡袍吧?」羅慧奮起反擊。

羅慧到現在看到對方的睡袍才驚覺自己出浴後浴袍裡只穿了一件單薄的白單衣。剛又因為心急而忘記了浴袍!還好剛再次遇上好玩伴的外甥女干擾了對方的注意力!不然就不堪設想!

「你先坐一下。」羅慧不等話說完閃身進了睡房。睡袍在哪?羅慧兩下把睡袍穿上正要回到客廳。想了想,還是這樣妥當。回身走進睡房裡的衣櫃間。當一切該穿的都穿上後,再次出現在客廳的羅慧再次差點暈倒。這鄰居居然把雙腿前伸的承托在自己擦的發亮,桃花木製的茶几上。

「不客氣,就當自己家一樣也可以。」缺乏睡眠的羅慧唸著。

「不需要這樣吧。」對方笑了笑仰頭看了看換上整齊睡袍的羅慧說。

「你在這也太舒服了吧。」本來還要針鋒相對的羅慧卻哈欠連連,把長髮束好,坐了在鄰居對面的另一沙發上說。

「讓它們自然一點不是更好嗎?」

「束髮是我的標準髮型。」

「跟你打照面的次數不多,但每次都好像是束髮。老實說,還是無拘無束的比較好看。」

還無拘無束!還好穿了該穿的!「現在髮型,下次會不會上班前敲你門讓你點頭同意再上班?」羅慧真的有點動氣了的說。

「好鄰居互相守望嘛。也不是每天都要拘謹的枯燥乏味辦公室穿著吧?牛仔褲,隨意加件襯衫,馬尾再加上棒球帽也很不錯。」

凌晨兩點半這人居然還有心情指點我每天的穿著。「記得有那麼兩句話。今夕只宜談公事,不適談其他。鄭先生。」羅慧在心裡感謝小時候的週末漢語補習老師。



「好像應該是,今夕止可談風月,不宜及公事。不妥,你是在說我多事。」

「沒那個意思。」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