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度計、糖度、溫度量測 贊助
2021-04-02 14:45:12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鄭先生,今晚還得多謝你的幫忙,我也有機會認識了你這麼一個熱心的鄰居。真的讓我很感動。誠如你說,我已經學會也開始上手怎樣照看我的外甥女了,我想如果再打擾你,我會真的覺得萬分過意不去。」

「如果我說真話呢?」

「說吧。」

「我剛說的是一個白色笑話。」

「別裝了。假話和笑話本來就差不多。你為什麼要說假話?」

「我以為一點點的鼓勵總比一個人去面對的比較合情合理。」

羅慧冷的可以把空氣冰封的雙眼直視著這個她剛才還保留一絲「隔壁好鄰居」的懸念一掃而空。我才不稀罕你的施捨!什麼我以為?這人高高在上的態度簡直就是離譜加白癡!「你的鼓勵我心領了。這種鼓勵我每天都不是在聽就是被開空投支票。」

「可能吧。但凡事都不是一面倒的表象話吧。」

「我走的橋比路多。我會照顧自己的。」羅慧是我是霸主你是誰的招招致命,快,很,準。

對方不慍不火的看著羅慧,羅慧也不加不減的加以回敬。

「你看,現在一切不是都好好的嗎?晚安,請吧。」羅慧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手勁可以有那麼厲害的把大門打開。被拉開的門帶起了一陣旋風。風,把羅慧引而為傲的長髮隨之散開。我明明把髮夾起的,為什麼?羅慧才想起一定是外甥女在姨媽被哭的六神無主的時候拿掉了。

「一切誠你所說吧。」對方笑了笑,跟羅慧擦身而過。

哼!羅慧心滿意足的甩腰把門關上。她知道作為鄰居自己可能是過火了點,但這人的態度簡直就是囂張至極。不給點顏色他看不然還以為自己是什麼正主兒。想到這,羅慧得意的笑著。笑著笑著,羅慧感到外甥女正睜大著眼睛看著自己。

「對不起,小櫻櫻。剛才把你吵醒了?現在沒事了,姨媽跟你玩,好嗎?噢,對了,我抱你看窗外的風景。」羅慧抱著外甥女拉開落地窗走到可以俯瞰整個城市的露台上。晚風徐徐吹來,吹走了剛才不好的情緒,代之而來的是心曠神怡的心情。

「櫻櫻看到晚霞嗎?姨媽最愛的一刻。如果我會畫畫,我就每天坐在這把天上的彩霞用顏色畫下來。你說呢?」

凌涵櫻靜靜的看著天上無盡的彩霞在雲層上發出神奇的光芒。

「很美吧?可是姨媽真的沒空,也不會畫畫。」

可能是涼風習習的關係,羅慧覺得自己真的有點餓了。

「好了,姨媽也真的餓了。讓姨媽看看今晚的晚餐是什麼。」

回到屋裡,羅慧費了一番力氣的把外甥女安放在隨小孩而來眾多行李中的嬰兒高腳椅上。「櫻櫻先坐著,我去弄點吃的先。」羅慧在冰櫃裏拿出柳橙汁和一包已有點發黃的沙拉菜。本來興奮的拍著高腳椅上盛食物用的案板的外甥女馬上直搖著頭。

把沙拉一把丟進垃圾桶,環抱著雙臂,羅慧倚在冰櫃旁跟凌涵櫻說:「你剛都聽到他怎麼說吧,可能他說的是對的,但也不需要在那指指點點的吧。櫻櫻你說是嗎?」凌涵櫻咧嘴笑了,然後小嘴嘴角忽然往下彎了下去。

「噢,噢,櫻櫻別哭。姨媽這就外賣。」羅慧再也沒有力氣被哭聲折騰。

門又響起了鈴聲。

又會是誰?大小霸女同時看著大門。

「你倆弄吃的沒?」又是那個鄭俊山!只是這次手上多了用不鏽鋼蓋蓋著保溫的一隻龐大碟子。

「我剛用微波爐在加熱一下蔬菜。」碟裡會是什麼?羅慧口不對心的答非所問。

「剛才我的語氣是過份了。這是我的道歉。」姓鄭的說完兩手把手上的龐大碟子遞到羅慧的跟前。

「這...是給我們的?」羅慧看著眼前擦的鏡子般光可鑒人的不鏽鋼保溫蓋中自己目瞪口呆的樣子。問。

「蠻熱的。先放下好嗎?」對方有點難為情的說。

「噢!當然!讓我來吧,廚房好嗎?不。餐桌上可以嗎?你什麼時候做的?裡面是什麼?」羅慧跟在後頭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