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泰仕電子CO2溫溼度測試器 贊助
2021-04-02 09:57:49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我跟你說過我不是做媽媽的料。你認為你有更好的辦法,你來示範好了。」意識到自己一點都做得不好,羅慧提高了一下嗓門。

「你吃了晚飯沒?」男人問。

「抱歉,你剛說什麼?」

「你什麼時候吃過東西了?」

「為什麼?」

「你餓不餓?」

「不餓!」

「聽上去你需要吃點什麼的了。沒問題,讓我來吧。」說完這男人竟自顧自的步進了羅慧收拾的幾乎一塵不染,跟商業展覽會上介紹展覽的廚房模型一模一樣的展覽廚房。「哇,你真會收拾,乾淨的簡直就跟沒用過一樣。你用什麼去擦油跡的?嘿。相信我,無論大人小孩都要吃東西的。」說完也不等羅慧答話,腳步停留了在電冰箱前想了想什麼的然後抬手拉開了冰箱的門。

「不用麻煩你了...」看著直立被拉開的電冰箱門把男人半邊身體都遮在冰箱前,羅慧有點緊張的挪了挪坐姿,因為她知道電冰箱裡的畫面會很慘絕人寰。

「讓我看看...」男人的回答在冰箱裡面傳來。「羅小姐,你知道你的冰箱裏只剩下一盒淨潔劑,一盒柳橙汁加上一包沙拉菜嗎?」

慘絕人寰!

「我...經常叫外賣...」羅慧心虛說。

「說什麼?我沒聽清楚。」男人的頭終於在冰箱門後又露了臉,問。

「沒說什麼。」羅慧趕緊把自己躲在外甥女身後說。怎麼忽然這麼安靜?羅慧發現凌涵櫻喝完奶後舒服的趴在自己的胸前睡著了。

姨媽衣服裡的咚咚聲就跟媽媽的一樣。凌涵櫻把頭在姨媽柔軟的胸前又挪了挪,找了個最舒服的位置然後甜甜的睡了。

「睡了?趕快在她還沒睡熟的時候拍拍她的背。」男人把聲量調低了「指點」。

他說的好像對耶。羅慧記得以前看過姊也是在小孩吃完奶後那樣拍小孩的。羅慧趕緊輕手輕腳的把外甥女的頭趴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後用手輕拍著凌涵櫻的小背。要拍多久?她好想知道。但是不再可以讓這人指教自己了,羅慧想到這後只有在心裡默默的數著綿羊。大概是在第一百零二隻螞蟻還是綿羊出現後,羅慧的耳邊傳來了一聲輕輕的飽嗝聲。哇,我終於學會怎樣照顧孩子了!羅慧不無自豪的跟自己在心裡說。

「我就說過你是個內行。」

他不是整個人走進了冰櫃嗎?再小的聲音都逃不高這人的耳朵?羅慧被嚇一跳!「鄭先生,你在找什麼?」羅慧要問又怕吵醒外甥女只有壓低了音量。

「喔,我在找有什麼可用的食材。」

「真的不需要麻煩你了。最近我都要一直加班,所以我都在公司吃了外賣才回來。我家很少有可用的食材。」羅慧其實還想借這個週末去擬定幾個可以把產品跟全球最大的互聯網線上零售商掛勾來提高自己公司品牌的出售競爭力。再來就是這人的性格跟自己爭強好勝有工作狂的性格是南轅北徹。對沒有勝算的仗羅慧絕對是不會隨便押寶的。更何況這鄰居遊手好閒,根本看不到一點可跟自己鯨吞對手絕不留情的機率贏面。羅慧根據自己的直覺,這人可以住這完全是得來全不費勁的繼承了祖上的遺蔭。活脫脫的就是一個溫室裡長大,對現實生活中的血腥廝殺一點都沒感覺的「成年人」。還有每次看到對方都是棒球帽,褪色T,非黑即藍的牛仔褲,羅慧相當大的相信對方連一套體面的西裝也欠奉。還說辦公室工作?對,他是沒有說,但我的經驗才是絕對。好,退而求其次,就算他有,也可肯定是一套過時,寬大不合身的老土外套。褲子應該也是上下不襯的烏煙瘴氣。天啊,想到對方那一身的樣子又想到公司裡被她訓的天天都要正式上班族的窄版西裝配擦的反光的黑色皮鞋。怎麼交往啊?算了,下逐客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