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 無意,凌志全新NX車圖曝光 贊助
2021-04-01 14:45:46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羅慧在「專家」的指導下真的有一日千里的進步。「謝謝你。」羅慧第一次展露了女兒家對陌生人有好感的羞態,說。

「不客氣。你很快上手嘛。噢,對了,我姓鄭,名俊山。鄰居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說上話。嘿。」

「...羅,單字慧。我是羅慧。幸會。剛才不好意思讓我跟外甥女唱的歌打擾了。」經鄰居這麼一說,羅慧抬眼望了一下跟自己鄰居了這麼久的鄰居。也是,自己每天五點起床,六點出門,通勤抵達公司是六時四十分,七點開始一天的工作點閱各部門的電郵,在辦公室裡邊喝咖啡邊構思回郵的內容,邊做一下伸展運動。八點前爬公司裡的十五層樓梯三十分鐘。在總裁辦公室裏的化妝間梳洗一下,補個妝。九點就是女皇君臨天下的時刻。天昏地暗眨眼就是晚上六點多,再檢視一下一天下來的勝負收獲,把重要的郵件文件或是帶回家或是上傳自己筆記電腦。七點過後離開,八點多跨進家門。她對誰是誰的鄰居這種芝麻綠豆的事情簡直就是浪費時間不作他想。也是這樣,他跟這個自己介紹是什麼俊山的鄰居在印象裏只有過一次還是兩次的交集吧。她現在看到對方的棒球帽才想起了那天自己邊用藍牙電話跟客戶通話,邊把自己的銀色兩門平治500AMG在自己的車位上倒車出來,冷不防車裡的倒車感應系統發出了它獨特的訊號,猛踩煞車,在後視鏡裏她看到自己冒失的差點攔腰把剛經過的一輛黑色什麼,車後裝有獨特定風翼的攔腰撞上。對方還懵然未覺自己剛躲過了躺在醫院急救室的跟羅慧的車位擦身而過。還好AMG的煞車性能根本就是為大多數像羅慧這樣只會知道無時無刻在開會的總裁所設計的,不然也不需要六位數的車價。羅慧本來是要伸手出車窗外揮手致以歉意的,但對方的車也是有跟自己平常開的一樣迅猛,她只看到從對方在車後窗邊看到的棒球帽。下次遇上再說句什麼的好了,誰要他開那麼快。還把我嚇一跳。會不會就是這個湊細路專家?

另一次是羅慧回到家剛進門在玄關把鞋脫著的時候聽到對話聲在走道上傳來。當時她聽不清楚,但依稀認得是公寓同層的老太太在跟一把男聲說著。男的聲音在隔音設備上顯得很低沈,老太太的相對來說就顯得高昂。因為老太太在不停的笑。羅慧那耳湊在門上要知道究竟她在笑什麼。但對話和笑聲似乎在走廊上遠去了。羅慧輕手輕腳的把門打開,探頭看到老太太跟一個讓貓趴在肩膀上的男人一起走著。

「你又餵了貓,真不好意思又讓它麻煩到你...」老太太說著。

男人低頭跟老太太說著什麼,因為距離羅慧沒聽清楚。但就聽到老太太邊笑邊說,你會做飯?羅慧打量了一下「會」煮飯男人的身影,棒球帽,褪色黑T,黑牛仔褲,黑T裡很寬的肩膀就是了。

現在坐在自己對面的也是棒球帽,褪色黑T,只不過黑牛仔褲換了褪色藍。露在黑T外的雙臂跟臉上的古銅膚色是一樣的。跟那些和自己打過交道的一些行政總裁的人工古銅是有分別的。達到古銅色肌膚有三個可行性。第一,對方是救生員。第二,對方整天待在公寓為公寓持有人提供的泳池設備。第三,對方是不是救生員有很大的變數。那就剩下唯一的解釋,對方的膚色是整天待在泳池邊所得來的。這也證明對方是個遊手好閒不上班的人。好,我承認我很勢利,就算上班也不是做辦公室的,應該是跟戶外有關的工作吧。跟戶外有關的工作?很老實的說,這人根本沒工作。但是沒工作哪來這麼多錢住這?對了,一定是,之所以他能夠住這,他的錢還不是無所事事在哪繼承所得的?

「她是你的外甥女?怪不得你這在今晚之前都沒聽過小孩的聲音,更何況歌聲。哈哈。」

「我今天才知道我被臨時做了個臨時褓母。」

「哈哈。被臨時,要被臨時多久?」

「整。個。週。末。」

「慘了。」

「什麼!」

「怎麼會這樣的?」

「對!還兩天兩夜。」羅慧想了想,決定跟這個陌生人吐一下。「我姊跟她老公說要去二度蜜月旅行。她臨時找不到褓母所以我就被做了這個週末的臨時褓母。

「你做妹的還真熱心。」

羅慧本來要收下這頂高帽的。但都說是要吐槽,所以羅慧指出了對方的誤解。「我這不是熱心。我是逼於無奈之下才做的。你應該聽到,現在還看到我其實不是一個勝任做媽媽的人。」

「你抱著她的手可以抱在腰上。這樣她才會被抱的更穩。」對方似乎沒聽到抱怨著的羅慧說。

羅慧一手抱著外甥女,另一手拿著奶瓶笨掘的有點兩者不能兼顧。

「現在看來好多了。」對方鼓勵著。

「你小時候玩過兩人把左右腿綁在一起然後看誰跑得快嗎?我現在的感覺真的差不多。」

「慢慢來。不要太緊張就可以了。」

「我跟你說過我不是做媽媽的料。你認為你有更好的辦法,你來示範好了。」意識到自己一點都做得不好,羅慧提高了一下嗓門。

「你吃了晚飯沒?」男人問。

「抱歉,你剛說什麼?」

「你什麼時候吃過東西了?」

「為什麼?」

「你餓不餓?」

「不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