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蘭氏深海魚油+蝦紅素 贊助
2021-03-25 13:00:30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就知你是我最好的妹妹!」怕妹妹反悔的羅穎丟下一句後馬上掛斷了電話。

「喂,你要我過來接小櫻櫻嗎?」羅慧的打算是趁接外甥女的時候順便用商業談判技巧跟姊夫做個和事調停人看可不可以把事情來個有環轉的餘地。想不到還沒把話說出來,耳裡聽到的已是「嘟,嘟」的掛線。不對,除了掛線之外還好像聽到從小到大都滿肚子主意的姊得意的笑聲。「姊也真的蠻要挽回她的婚姻吧,還好我答應了她,不然她們真的散了我就永遠有聽不完的被姊唸。」想到嚴重之處,羅慧不禁吐了吐舌頭興幸自己能幫了姊姊一個大忙!但商界霸女就是霸女,良心一閃而過後就是打的響切雲霄的功利算盤,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的週末以後要她百倍奉還!

「Ding,Dong。」羅慧住的高級私人公寓頂樓的門響著門鈴。會是誰?不是鄰居老太太又在找貓吧?那隻貓老是趁門打開的時候溜進電梯裏隨著電梯又上又落,到了晚上又會坐在老太太家門前等著老太太開門找祂的時候又溜回家去。有幾次貓可能認錯了門走進了同一層大樓的住客家裡。所以老太太會各家各戶的按門尋貓。

「萊斯太太,你家的貓沒有...」羅慧邊把門打開邊說。

「妹,這是櫻櫻每天的餵食時間表和握要的照看說明。有問題的就給電話我吧。櫻櫻乖,你跟姨媽玩好嗎?媽媽過兩天就回來找你。」站在門外的羅穎其實是早有預謀的在樓下車裡跟妹妹通了電話後就打鐵趁熱的用妹妹給她的大廈進出識別卡到了羅慧門外。

「姊,你怎麼這麼快在這的?」羅慧手忙腳亂的接過被媽媽親了一大口但還是依依不捨的淩涵櫻問。

「沒時間跟你細說,我要去挑戰不可能的任務了。妹,先謝謝你啦。」羅穎神清氣爽的又親了一下女兒後跟羅慧揮著手消失在通往電梯的走道上。

手抱瞪著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看著自己的外甥女,羅慧這才發現將要發生的不是一場意外,而是真真實實的一件不可能的艱鉅任務!反悔的念頭在心裡閃過。抱著外甥女急步走到可以俯瞰公寓大廈進出口的環型接送停車車道。三十五樓下羅慧看到她姊,羅穎跳進了一輛富士四輪野外休閒車裡。藉著西斜的夕陽,羅慧通過車頂上打開的天窗看到剛進車的羅穎跟坐在駕駛座上的一個人興奮的在用雙手比劃著邊說邊兩手握拳的在胸前做著「拜託一切順利」的緊張動作。坐在駕座上的人也伸出手摸了摸羅穎的頭以示辛苦你了的親暱舉動。羅慧發現這個舉動很眼熟,她應該記得在哪經常看到過,但卻被手上抱著的小孩完全喪失了其他的記憶功能。等等,我想起來了!那個不是姊夫經常跟姊做的親暱舉動嗎?怎麼電話裡說的言之鑑鑑的婚姻觸礁,現下馬上來了個甜蜜二人世界?莫非我真的的幫了他們一個大忙?還是...羅慧很會推理,幾次公司遇上一些合約上的糾紛都是經過她抽絲剝繭的分析後找到問題所在然後達成了雙方可接受的合作諒解。莫非...想著想著,羅慧完全忘了手上抱著的外甥女,下意識的用她在思考的時候慣例的用手去撥弄頭髮。手一鬆,本來安靜的看著姨媽的淩涵櫻哇的一聲,放喉哭了起來!這一哭把一個商界上呼風喚雨的霸女嚇出了一身冷汗。

「喔,對不起,櫻櫻乖,姨媽沒抱過小孩嘛,別哭,別哭,姨媽給薯片,奶油蛋糕,冰淇淋要嗎?」

「哇!」你有你說,她有她哭。

「啊對不起啦,姨媽忘了她在進行瘦身計畫,冰淇淋和薯片其實是姨媽現在最想吃的,可惜都沒有耶。水果蔬菜沙拉好不好?」

「哇!」

「天啊!現在的一分鐘已是比瘦身計畫更高難度的考驗,一個週末有多少個一分鐘?啊啊!!」

哭著的被抱著繼續在哭,抱著哭著的在心裡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