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人線上投保,方便快速又省錢 贊助
2021-02-27 14:37:16uni2019

又藍時

簡單俐落的把所知的短訊給了她的兩個暫時拍檔。

「那麼說我們現在要找的是輛舊型皇冠,四門,顏色?」賀翎在短訊群組中提出。

「謝謝你的提醒,我忘記了,等我一下。」綾芫霞忙又短訊給鄰鎮便衣探員。還沒等劈哩啪啦的寄出,手機光幕上已來了對方的短訊。

「忘記說,車身是深酒紅色。後安全槓上有我愛美國的貼紙。我愛美國!哈哈」

「你們就是棒!下次路過我請各位吃中餐!再見。」

各在自己手機上看到屏幕上的訊息,韓德生和賀翎幾乎同時秒回:這可是我們難得的機會,千萬要保密。

綾芫霞低頭看著手機上的訊息,另一邊的兩人也等待著她的回覆。短訊光標在閃動著,彷彿像個忠心耿耿的戰士在無悔的等待著任務的來臨。綾督察知道韓德生已往幾次因為帶暴躁的性格被投訴的問題,這次如果再次不能控制他的情緒,他有可能被接手她辭職後的職位,比她更冷銬的代號一九革職查辦。但是不答應對方的話,這就有了以後合作上的嫌忌。

時間不等人,機會一蹤即逝。

綾芫霞也是冰雪聰明的人,她也要為自己留著後路,誰知道冷銬一九會不會拿著資訊搜查令把今天的短訊作為她是知情不報的從犯。主意已定的她在短訊上回了個墨鏡笑臉:😎

兩隻大姆指妙在螢幕上亮起。

市鎮這麼大,要找兩個狡猾如狸的重犯更是難上加難。更為難的是,她們三人是孤軍作戰的要在對方搶奪離開之前把對方抓到。但時間上的緊迫也是她們的優勢,離現在到晚上只有八個多小時,減除對方踩線勘探路線的時間,八小時縮減到三到四個小時。

她把想法說出來來後,問:

一起搜捕還是分頭?

分頭行動。你說呢?

也好,但彼此之間要緊密溝通。這兩個人是高危人物,我們儘量要在不落單的情況下跟對方接觸。你們有另外的提議嗎?她問。

我們昨晚想了想...鎮大,他們可是在暗,我們遇上他們的機率是比千份之一的還可怕,我們認為分頭出擊對遇上對方的機會總比三人一起的佔優勢。但如何在第一時間把對方圍堵就成了關鍵。

這我真的還沒想到。

她邊回短訊邊自覺慚愧的竟然忘記了這關鍵的問題。

請明示。謝謝。

你客氣了,綾督察。這是我們的份內。就如我們改行做內務調查工作一樣也是無從得知其中的關鍵...

這個人的意思是當其中一家店舖被搶,他們一定報警。只要我們緊密留意著調度中心的通話,我們就有第一時間趕在其他人手抵達前堵上他們。

賀翎抵不過韓德生的解釋而來了個搶白。

難題迎刃而解。

那就保持聯絡,如果遇上了,情況允許的話吊著他們,通知大家一起圍堵,千萬小心。

就這樣,風和日麗下是跟陽光成正比的陰影。

人生總要死一次,做個真的漢子,挺身維護正義。



回頭看看羅德他倆。開著毫不起眼的偷車,兩人開始在鬧市街頭上盤算著當天的第一個目標。天生對黃金有廦態愛的羅德首先看到一所門面用金屬製造所寫的周生生代理珠寶店。因為剛開門,又是早上,街上行人只是三三兩兩,店裡的職員也在低頭忙著擺放金器首飾,對門外兩個車位外停了的車沒有注意。

「我進去!」羅德胸前斜靠著旅行袋,推開車門走出了沒熄火的副駕座。

負責駕駛的拍檔在車裏盯著車外的後視鏡裡看著四面八方。

前後不過三分鐘,羅德淡定拉開車門,拍拍胸前的旅行袋,滿意的對拍檔眨了眨眼。

「各單位,20572 盛新大道珠寶店發生搶案。沒看到武器。疑犯,白人,中等身材,連帽運動外套,黑褲,黑色跑鞋。車輛,店員沒法確定。」

吼!說來就來!距離案發現場二十分鐘的韓德生,距離現場三十分鐘的賀翎,車頭對外,停在一間加油站暗角,在案發現場後街的綾芫霞同時聽到調度中心的呼號。

韓賀兩人熟練的各自把車靠停,韓德生手握副駕座上的槍械,鐵馬摩托的賀翎緊了緊腰上的半自動武器,眼睛在街上巡梭。一輛一輛的警車沒有發出任何警號,只是閃著車頂還有車前引擎蓋下的警燈風馳電掣的奔赴案發地點。

「穩住。他們一定往外走。」韓德生通過手機說。

「注意所有路過的紅色豐田。」

「Negative。」

十分鐘後。

「各單位注意,47231 霓虹商場精品店遇劫。疑犯,男性白人,連帽運動外套...注意,搶匪手上有武器。重複,這是重型持械搶劫。」

十五分鐘後。

聚樂中餐館被搶。

十分鐘後。

蘋果手機店被搶。

七分鐘後,蜆殼加油站被搶。

「各單位...搶匪除了白人男子還有一個屬於亞裔,矮小身材...各單位,劫匪所用的是一輛灰色福特休閒汽車。」

運氣的天秤開始傾斜。羅德他倆一直都按照部署的把賊車停在鎖定目標的不遠處,這樣可以減低被目擊車輛型號的問題。可能是因為一路下來太順利了,再來加油站就在高路附近,再來一次就上高路再兜回豐田皇冠那換車扯風。但是這樣也就被當時在加油站裏的客人和職工目睹了他倆的車輛型號。

「灰色福特!」不止綾,韓,賀三人得知了這極其重要的消息,所有在搜尋羅德的警力也馬上士氣大振。

「各單位,增緩來了。現在開始,加州高路巡警空中搜索部隊的中尉指揮官萊恩直接指揮地面一切追捕行動。Out。」話畢。天上以肉眼幾乎不可發現的距離出現了一架籃尾銀身屬于AS350小松鼠型號,三槳單引擎,法國進口的多功能搜救直升機。

「各單位,這是你的指揮官丹特。。請留在你所在的地面待命。」天際遠處的小松鼠下達了指令。

「穩住。你倆的地點在哪?」

「我在高路入口的叢林後。」

「我在旗艦商場停車場。」

「我在富國銀行隔壁車場。」

綾,韓,賀三人互通著信息。

「讓天上的眼睛把他們找出來。到時就是誰先馳得點就是贏家。」綾督察手心冒汗的緊了緊身上的避彈衣,說。

直升機的盤旋聲由遠而近,又由近而攀升往高空。地面上的各人都緊張的希望能早點找到獵物。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目標!60126 林肯街福樂養老院。重複。60126 林肯街福樂養老院。目標,灰色福特四門多功能車。目標數目,兩名男性。注意,更正目標車輛,1990年型號,酒紅色豐田皇冠。車牌9MAS361。」

「Bingo!」

你如果留心聽,你會聽到當天參與追捕的四十二名警員所駕駛的車輛的輪胎同時發出了刺耳的尖鳴。

媽的,原來就躲在隔壁!韓德生當時所在的位置跟疑犯所停靠的只差五個街口。

「韓,你的位置!」

賀翎首先打破沈默。

「重複,你的位置!」

傳來的是一片沈默。

綾督察知道要出事了。

「賀,你的位置!」她的愛駕被她飆出了0到六十,四秒。車前檔風玻璃下的便衣警燈泛著銀色和藍色的閃閃爍耀。

距離還有五個路段!鳥瞰下,無數的警燈無聲的在風馳電掣接近目標所在!奔馳在第一的是韓德生探員,舊的可憐的小豐田,在北趕往目標的是賀翎探員的鐵馬摩托。在靠後四條街後的是綾芫霞座下的460匹馬力,420磅扭力的野馬5.0LGT。再後頭的就是爭先恐後的福特紅藍白警燈。如蟻附羶!

就算是在飛馳的車內,綾督察也很清楚她聽到的聲音。那是讓每一個警察毛骨悚然的聲響。那是有節奏,撞針敲動下發出高分貝自動武器的聲音。不,那是死神召喚的樂章。Ak-47獨有的樂章。

羅德一路小心謹慎的駕駛著福特往豐田皇冠的方向開。一路上他專挑靜僻街道走著弓字路。遠處他還聽不到警號,但他知道條子們是為免打草驚蛇的用了靜默圍堵的方式在搜捕。終於來到皇冠車不遠的地方。羅德還是謹慎的靜坐在車裡聽著車外世界的聲音。除了偶爾有住家外出汽車發動的聲音外就是風聲和養老院裡面傳來的音樂聲響。

「準備好了?走吧。」

兩人交換了個眼色後各自背著沈甸甸的背包打開了皇冠的車門。

在平常人認為是毫無預警下,但身經越戰的他倆卻停了下來感受著從車上玻璃傳來的微微震動。直升機引擎所帶來的震動。「很抱歉,阿龍。他們還是來了。」

「幹就幹,這麼多年了,什麼都享受過了。來吧!」阿龍說。

引擎帶動下的螺旋槳由遠而近,然後來到頭上高高的在天上徘徊著。「紅色豐田裡的人聽著!這是加州公路巡警,馬上熄火!留在車內!把雙手伸出窗外!等待下一部的指令!」

https://youtu.be/LuY1gDC-l50

https://youtu.be/LuY1gDC-l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