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3 12:25:15uni2019

又藍時

 在手警員和菲力斯走進探員室的時候,探員室裡的探員都在忙著處理每天接近下班離開前的最後準備;有的在嘗試聯絡受害人,有的在跟進案情的最新動態,有的跟家人電話。

「喂,今晚誰當值?」菲力斯用可以蓋過各種交談的聲量問。各種交談繼續著,連頭都懶的抬。「喂,老馬,你跟阿星是這裡級別最高的,你們就為大家可以早點下班回家接了這單案吧。」手警員沒等拍檔說完已走向馬森和星馳警探的辦公桌。

「是什麼案?」低頭看著那些失蹤兒童案件檔案的星馳警探問。

「流鶯和尋芳客之間的爭執。」

「在字典裡爭執就起碼有幾十個解釋,你們說的爭執是價碼上的爭執,事後不滿對方表現還是事前對對方長相跟見面後有差別而臨時要求退款?明碼不實價的爭執?事後不付錢?好了,說完大概的爭執可能性,再來的是搶劫類,被明搶?還是暗偷?」

「以校車司機,可以說也是證人的說法就是這兩人所坐的車在不正常的情況下撞上了校車。以我在他車裡看到所得出判斷,男的是醉駕無疑,下體所受的傷,女的大概跟男主角的傷勢有關。」

「一次車禍可以引出這麼多的情節。算了,還有點時間,就把他倆留在這吧。」馬森不情願的說。

「好,謝謝。喂,菲哥,那醉鬼呢?」手警員問拍檔。

「還沒全酒醒過來,又一直很吵,我把他銬在偵訊間裡等候發落。」

「另一個呢?」

「那個珍妮?她在這。你說她名字是什麼?」菲力斯大吃一驚的忽然想起了幾乎在座的都在找一個叫珍妮的人。不會這麼巧合吧!

探員室忽然安靜的只有牆上的掛鐘在發出秒針運行的聲音。說時遲,那時快,人影閃動,出現在珍妮所坐的四週為首的是馬森,星馳警官,鼬鼠,雪貂,西門雙警,還有其他的警探一時把珍妮圍了個紮實。

「我沒偷誰的錢!那人在誣告我!」沒看過那麼多的警察會把自己圍了個水泄不通,珍妮帶著驚疑又委屈,眼淚直流的說。

「你叫什麼名字?」星馳警探強壓著激動,和顏悅色的問。馬森一動不動的盯著這個聽說會拿手按摩絕活,他因而付出了所有零用錢才預約好見面的按摩皇后。雪貂知道眼前的這人就是唯一可以套取誰是神秘黑賓利的人,鼬鼠知道通過她他就可以挖出誰是那個讓他差點命喪自己警槍的人。他倆有太多的問題要發問了,但奈於級別大的在所以就只能在一邊乾瞪眼。另外的雙西二警知道這人有著偵破聖嘉力被殺案的頭緒,所以也是虎視眈眈的盯著對方看。其他在場的警員都圍了上了只等珍妮的檀口說話。

uni2019 2020-12-04 12:39:09

宋詞辛先生的詞很是好聽恰當,謝謝其先生!

其石山人 2020-12-04 11:03:48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