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3 14:43:46陳跡

射手之箭96---離婚的條件

槍擊案展開調查,加上公司事務繁忙,果然如韓拓所料,韓揚忙得分不開身。

也因此,韓拓與可漪,在醫院裡度過一段難得的平靜時光。



「可漪,妳想吃的關東煮.....因為便利商店的沒那麼好吃,所以我繞了路到老店去買,耽擱了時間........

韓拓拎著一大袋食物,走進病房。


出乎意料,病床上沒有可漪的蹤影!



「可漪?

韓拓病房洗手間內內外外找了一回,可漪竟似蒸發了!



枕頭下,露出白色的一角,韓拓抽出紙片。

拓,我回去,和韓揚談離婚。這樣,我才能安心地,和你去英國。



韓拓重重吐了口氣!

可漪就是這樣的個性,什麼都要交代清楚!

死腦筋!韓揚怎麼可能答應!

紙條一丟,韓拓奔出病房!




「為什麼要去擋那一槍?難道妳為了韓拓,連命都可以不要?

坐在房間裡,韓揚與可漪相對。

「不是為了韓拓.....韓揚.....如果今天,韓拓想殺你,這一槍,我也會為你而擋.........

可漪平靜地回答。

「只是,動機不同......為了韓拓,妳是基於愛情,為了我,妳是基於愧疚,是麼?

韓揚冷冷一笑。



「我不希望,你們中間,有任何一個人受到傷害.....

可漪語氣平靜,不帶任何情緒。

「我媽已經死了,連最後一面都無法見到..........從那時起,你的妻子,田可漪已經死了........擋下一槍,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妳想說什麼?

韓揚單刀直入地問,他知道,可漪絕不是回來抱怨這樣簡單。



「韓揚,我們,離婚吧。」

可漪幽幽地道。



「離婚……..妳不愛我,無法再與我相處下去,是麼?

韓揚並不如可漪想像的激動,只頓了會,問道。

「韓揚,你的條件這麼好,會有許多機會………留我在身邊,你不也徒增痛苦麼?

可漪回答。



「告訴我實情。」

可漪的回答,韓揚並不想聽,他只想知道,這突如其來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切都是我的錯…….你是無辜的,所以,我不能再欺騙你,折磨你………

可漪一咬牙,將事情和盤托出。

「我很小的時候,在中正公園裡,我曾經差點,被壞人擄走…….當時,有個蘭台國小的男生救了我……在他身上,遺留下來一枚肯隆鎖圈…….

「當我遇見你…….我以為,你就是他………



「那個人就是韓拓?

韓揚冷笑,這太荒謬了,這場婚姻中,原來自己,始終都是韓拓的替代品!

而他一點也不知道,這就是可漪嫁給他的動機,一切都只是因為他是個影子,他所憎恨的,韓拓的影子!

「妳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妳的一念之差,後果卻要我來承擔?



「韓揚,我知道你是無辜的。我曾經掙扎,不願意離開你。可是,結婚後,一切開始不對盤,我很努力想改善,很努力想幫你………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一切感覺都走了樣………



「那是因為妳的心早已離開……….

韓揚咬著牙,像是極力地忍受什麼。

「好,既然沒辦法再在一起,我可以答應離婚。只是,離了婚,我能獲得什麼好處?



可漪沒想到,韓揚竟然答得這麼乾脆。

「韓拓要把在台灣的一切全都給你,包括放棄肯隆集團所有繼承權,這一切全是你的………



「我不要韓拓的東西。」

韓揚從沙發上站起來。

「賣老婆得來的東西,有什麼光彩?



………你想要什麼?.........

可漪頓了會,她極力猜測韓揚會開出什麼樣的條件,價值高過韓拓願意
給他的一切。

可漪猜不出。



「幫我談成一筆生意。」

韓揚回過頭,俯視坐在床緣的可漪。



就這麼簡單?可漪心想。



「關於TY的約,雖然翔威方面提出台日歐同盟的企劃,但是,這個企劃牽扯太大,BW方面,正在仔細評估,而在BW同意前,TY也不敢貿然,與翔威簽約.......一切,還在觀望中.......

韓揚緩緩說著。

「那是在我拒絕TY之後.........如果,肯特願意回頭,TY這個約,相信馬上就能簽下......而肯特,也能起死回生。」



用肯特的起死回生,換自己的自由之身?倒也合理,可漪這麼想。



「妳不再是我的老婆.....我也不需要,為了妳和TY撕破臉,提給TY的那份企劃案出自妳手,妳最清楚,由妳去談,談成了.........我就答應離婚。」

韓揚面無表情。

「怎麼樣?



可漪看著韓揚的臉,仔細推敲韓揚的要求,是否有不合理之處。

韓揚好強,又敵視韓拓,要他收下韓拓經營有成的企業,對韓揚來說,不啻是種侮辱。

但,使肯特起死回生,將TY爭取回來,利益雖不如韓拓麾下所有事業,卻能扳回一城,讓翔威競爭失利,同時顧及韓揚顏面。



.........好,我答應。」

可漪點點頭。



同時,韓揚臉上,泛起一抹很輕的,情感複雜的微笑。



「下星期,時間我來安排,妳回公司拿資料,做好準備。」

韓揚深吸口氣,轉身就要走出房間。



韓揚的反應,出可漪意料地平靜,這讓可漪感到愧疚。



「你不怪我麼?為什麼不責備我?

可漪喚住韓揚。



「責備了,妳就不會走麼?

韓揚冷哼一聲。



可漪沉默。



「我有個要求。」

韓揚高大的背影對著可漪,站在門邊,可漪看不見他的表情。

「離婚前,妳還是我妻子........為我顧及顏面,別跟韓拓來往.........



「嗯.......

可漪承諾。

韓揚已經退讓至此,難道連這一點要求也不能為他信守?



得到可漪的承諾,韓揚點點頭,走出房門。



「韓揚.......

可漪眼眶一紅,竟有些不捨。



長廊上韓揚的背影,是如此孤寂孤寂得讓可漪,永遠不能原諒自己的自私與殘酷
......

(悄悄話) 2017-12-03 22: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