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蒜拳骨激辣拉麵禮盒組 (4盒) 贊助
2021-10-22 12:59:00Aher

蕭毅肅將軍宣讀日軍投降命令

蕭毅肅將軍宣讀日軍投降命令
1945年8月21日,芷江受降現場,參謀長蕭毅肅將軍下令日軍投降,主要儀式歷時1小時17分,其中大部份是大聲宣讀何應欽的投降命令,在眾目睽睽之下,今井武夫等人如坐針顫。芷江受降儀式開啓了隨後南京受降,以及百萬日軍遣送回國的程序,中日關係進入新的歷史階段,因此具有很高的紀念意義。
 
蕭毅肅將軍主持芷江受降
1945年8月21日,湖南芷江受降現場,中國陸軍參謀長蕭毅肅將軍檢視日軍降使今井武夫呈遞身分證明、侵華日軍兵力部署及有關文件,左為駐華美軍參謀長柏德諾將軍(Hayden L.Boatner)。受降地點原本設在江西玉山機場,後來改在湖南芷江機場,主要是湖南是抗戰主戰場,長沙、常德、衡陽、湘西等四大會戰均在湖南,中國有四分之一的兵力佈署在湖南,以保衞重慶和大後方,芷江也完成興建大型的軍用機場,故最後決定在芷江受降。
侵華日軍降使今井武夫凝重的神情
1945年8月21日,湖南芷江,侵華日軍降使今井武夫,閱讀中國陸軍參謀長蕭毅肅將軍傳達何應欽對岡村寧次下達的中字第一號備忘錄,由工作人員以中、日、英三種語言高聲朗讀。由於這種形式表現出戰勝者對戰敗者的威儀,氣氛緊繃,今井跟他的隨員神色緊張不安。右為參謀前川岡雄,左為橋島芳雄。
8月15日,日本天皇宣佈無條件投降後,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將軍即發電報給侵華日軍總司令岡村寧次,命令其派代表洽降。
8月21日,日軍總參謀副長今井武夫搭日機抵湖南芷江,與中國陸軍參謀長蕭毅肅將軍洽降。蕭毅肅將軍對今井下達何應欽將軍的命令,今井則奉令交出日軍戰鬥序列、兵力位置及指揮區分系統等表冊。這是中日兩軍苦戰八年後,首度坐下面對彼此。今井武夫後來返回日本,在回憶錄中描述:「降使一行沉痛地陷於傷感之中”,“內心中充滿了絕望孤寂感和不安的心情”,作為戰敗國使節,我們等於銬著雙手來中國投降。」後來他負責執行協助遣返日軍,未被列為戰犯,得以返日終老,並留下戰史回憶錄。
何應欽將軍聽取芷江受降報告
1945年8月23日,何應欽將軍在芷江陸軍總部會議室與中美幕僚人員討論設立南京前進指揮所的問題。由於考慮到職銜對等問題,何應欽並未出面主持芷江受降的儀式,不過21日今井離去後,何應欽立即出現在大廳中,聽取蕭毅肅的報告,檢視今井等人所呈的文件,對受降過程感到滿意。
何應欽將軍與中美高級將領歡慶芷江受降
1945年8月23日,何應欽將軍代表陸軍總部在芷江受降會場前廣場舉行歡宴,中美軍事首長、新聞界友人皆出席,慶祝芷江受降順利成功。照片由左至右為王耀武、盧漢、張發奎、何應欽、湯恩伯、杜聿明、蕭毅肅、柏德納,這是一個歷史性的鏡頭,眾人笑顏逐開,喜不自勝。
 
 
我方人員向南京日僑說明寬大政策:落難日僑顯露的人性問題
1945年10月,中國官員在南京日僑管理所的日僑,說明我國政府的寬大政策。日本投降後,日俘日僑即奉令攜帶簡單行囊,前往集中管理所,準備接受遣返回日本。期間,我方以軍隊保護日僑人身安全,嚴格禁止任何對日僑的報復行為。
前侵華日軍總司令岡村寧次負責協助遣返日僑事宜,他日後的回憶錄提到此段期間日僑的反應,十分生動,以下摘錄三段:
「... 蔣委員長在日人僑居密集的北平(約十萬)及上海(約十萬),分別配置直系精銳部隊的胡宗南軍及湯恩伯軍。故這些地區,對於前述大方針的奉行澈底,致圓滿進行下接收及遣送日人等業務。至其他地區,亦均表好意。....」
「.... 藉下述二三實例,即可窺知接收民間公司及軍隊的概況:
華北電信電話公司(北平),十月十一日被接收,最初的接收員指示我方職責(要旨):
一、中、日職員,應互助合作而服務。
二、日人感戴蔣主席的恩典,應安守工作崗位。
三、今後應滅絕非法行為。
四、日人職員如遭華人職員侮辱時,將情報告上司作公正的處置。
華北交通股份公司(北平)的情形,亦概為相似。...」
「.... 日本僑民,因意外的戰敗絕大的打擊;但在戰爭結束後的態度,大體上都很沉著,惟有部分日僑表現失態。當戰爭結束後三、四週時,曾聞下述極不愉快的事列:
(一)由軍方發給日僑三個月份的糧食及其他物資,其中將此轉售中國商人者甚多,結果在上海虹口地區的街頭,出售日本陸海軍需品者處處皆是。
(二)仍有相當多數的日本人,出入南京上海的一流餐館醉餘謳歌,而遭中國人批評指責。
(三)上海親日的財經界元老周善培,於戰爭結束後,曾有日本中小企業公司董事長們,陸續前往訪問他希望以其名義續經營該公司等,所獲利益對分,但均被拒絕
(四)北平方面,日本人設法運動重慶政府先遣參謀等,冀求「留用」;而特別批評攻擊日軍行為,以博取中國方歡欣者,大有人在。
(五)南京日僑事務所對於自私自利而不顧損失一文的日僑們,態度欠佳,被日僑們批評為太不親切、太不熱心。
(六)某航空公司南京辦事處職員,戰爭結束同時,以大型飛機將其家眷與家具等運往日本內地;迨至其被遣送最後之夜,痛飲高歌。日僑至為憤慨。
(七)鑒於日僑向集中營的移動與被遣情形,其大部分都抱著「利己」態度,而缺乏同舟相憐之情。」
以上三段均為岡村寧次所掌握的實際情況。戰爭時期,日僑商社擁有特權地位,日軍軍部掌握大宗物資、糧食流通、採購等大權。戰爭的物資消耗與儲備本身就最大的發財機會。軍部將機會全交給日商以及一些依附僞政府的商人,因此日商普遍生活優渥,經常出入高級餐館,同時也用招待日軍官員作為彼此回報和關照的方式,就跟電影「辛德勒的名單」中辛德勒與德軍高級軍官之間的關係那般。日本投降,日商日僑瞬間喪失財富和地位,自然四處找門路,盡量保住錢財。在落難的時候,利己的人性充分顯露,一定先為自己和家人,顧不了什麼團體利益。這是人性,任何國家的人都是一樣的。事實上,連那些當初鼓動士兵為國犧牲的日軍高級將領,此時紛紛奉承中國政府以求苟活,還談什麼日本的尊嚴?岡村寧次回憶録對此說得很委婉,實際情況更混亂。以岡村所提到在南京的航空公司的日本職員利用職權,調用大型飛機將家人和家俱先載回日本,自己在輕鬆地被遣返,難怪要痛飲高歌。當時沒有民間航空,必然是官營飛機。既然要運東西,怎麼只會是家俱?必然是更值錢的貨品,反正只能幹一次。最後,調動大飛機違紀載貨,豈可能是一人之力?必然是上下一夥人通力合作,把彼此的家眷、值錢物品、家俱等一併運日本,皆大歡喜。回去立刻再轉手,可以發一大筆財,因禍得福,反正日本政府已經瓦解,東京的大官們在最後一刻也是幹類似的事情,根本已經無人能管。「擁抱戰敗」這本書也提到,一位原本被送去殉國的神風特攻隊員,一聼到日本投降,立刻將戰鬥機上儘量裝上原有儲備物資,開回鄉下老家。各人用手中權力,自謀福利,天經地義。事實上,日僑回到日本後,各方為了爭奪物資,投入黑金交易等社會混亂現象,仍然持續了幾年。
國軍凱旋還都,南京歡聲雷動
1945年9月11日,國軍新六軍凱旋還都,由南京中華門入城,受到大批市民圍觀,歡聲雷動。9月9日 南京受降儀式完成後,侵華日軍正式放下武器,接受處置。兩天後,由國軍新六軍擔任凱旋部隊,受到南京市民熱烈歡迎。。新六軍為國軍精銳部隊,1944年在緬甸密支那由第22師、14師及50師組成,全部美式裝備,曾在緬北戰役中予日軍沈重的打擊,1945年參加芷江戰役,表現傑出,後就地利之便,參加芷江受降,並隨著何應欽等人成為接收南京的部隊。
日本即將投降的消息在8月10日即傳遍世界,這一天晚上6時,重慶電台即搶先發佈這則消息,重慶市民奔走相告,爆竹聲不絕於耳。此時汪偽政府的宣傳喉舌「中央廣播台」技術員譚休林和蘇荷先原本照例必須轉播東京廣播電台的節目,但因聽到重慶方面的勝利轉播,頓時激動不已,他聯繫了江東門發射台,得知日本主管不在,於是大膽直播重慶台的新聞,南京市頓時一片沸騰,鞭炮聲不絕於耳。由於譚、蘇兩人的英勇行為,南京市民得以和全國同胞同時歡慶勝利。因此,在華日軍已經事先知道日本將投降的消息。
南京日僑準備搬進集中管理所
1945年10月,南京日僑正整理行李準備搬往管理所。根據盟軍統一的規定,日僑必須交出所有的房屋和財物,只攜帶個人衣物先搬到日僑集中管理所,等待被遣返。登船時,只准攜帶30公斤以及少量的金錢,貴重物品一律不能帶走。
南京儀鳯門外的臨時日僑管理所
1945年10月,南京城儀凰門城牆外的臨時搭建木造建築的的日僑集中管理所。右側下方的水泥房屋是首管理所辦公蘭室,上方陽台為管理所中方管理人員與日僑代表正在討論相關問題。
新六軍在南京舉行凱旋式 :
冷欣將軍設前進指揮所
1945年9月11日,新六軍在南京市舉行盛大的凱旋式,該部為國軍精鋭之師,官兵素質高,裝備訓練俱佳,盛大隊伍穿越首都市街,人心振奮。
湖南芷江接受日軍降使今井武夫投降之後,副參謀長冷欣等人將不再返回重慶,而是由芷江直接飛往南京設立前進指揮所,因此陸軍總部人員加緊相關作業。25日,何應欽召集前進指揮所全體官兵訓話:「……精神力求振作,儀容應力求修飾,服裝應力求整潔……南京環境複雜,所有赴京人員,應一如戰時隨時作必要的準備,不可懈怠疏忽。」26日,總部接到岡村寧次來電:「貴總司令部南京前進指揮所,希在可能範圍內迅速前進,其飛行路線,高度、時間,希望通知本官,以負責對冷欣中將閣下一行之保護,期無遺憾。」27日上午8時,冷欣帶領前進指揮所官兵、隨行人員159人(包括新六軍設營人員一部),動用了六架美軍飛機由芷江機場起飛,下午2時左右在南京光華門外大校場機場陸續降落。冷欣後來寫道:「當飛機到達南京上空,盤旋下降時,俯瞰南京全城,河山雖然依舊,卻是滿目瘡痍,飛機場上三五殘破日機,停於淒淒蔓草之中,倍覺荒涼!因此又聯想到總理陵圈,別矣八年,不知尚完好否?」
新六軍凱旋部隊前導車的勝利手勢
(附文:冷欣將軍所見的漢奸群相)
1945年9月11日,新六軍凱旋部隊的前導吉甫車入城,後方跟著軍樂隊,前導人員高舉雙臂,這是二戰期間由英國首相丘吉爾創造的V字型手勢,代表著勝利之意。
附文:冷欣將軍所見的漢奸群相
相對於國軍軍民歡慶抗戰勝利,南京汪僞集團的漢奸們無不膽戰心驚,不斷主動輸誠,巴結國軍先遣長官,模樣卑賤,甚至幾分滑稽。主持南京接收工作的副參謀長冷欣將軍後來在其回憶著作中做了十分生動的描述:
—「 ......,一到南京,所晤見的日軍軍官,對我都是畢恭畢敬,不再如往日侵略我國土,蹂躪我同胞時的猙獰面目。而漢奸的無恥嘴臉,時有接觸,真是令人憎厭!這些不斷來見的偽官羣醜,均口口聲聲說是奉有陳立夫或戴雨農兩人的使命,負有中統、軍統的特別任務為開場白,自命地下英雄,功在國家,口講指劃,神氣活現。我因當時的兵力單薄,環境特殊,對治安尤多顧慮,也只好虛與委蛇,並囑不要離散,等待政府派員接收。如南京偽市長周學昌,一再對我聲稱與陳立夫的關係;又曾在偽海軍部長的任援道,則說和戴雨農的關係,已奉派為南京先遣軍司令,更加表示忠貞。我成竹在胸,只囑他們要努力維持秩序,靜待政府人員處理,不要離散;好待軍隊主力到達時,再行拘捕。
這幫利令智昏的東西,還以為馬上又有新官好做,因此常來我處「報到」,日夕作候,甚至能見面談一句話也好,點一點頭也好。有一次,周學昌包著頭,繃帶弔著手膀,立刻求見,訴冤似地對我說:「你命令我維持秩序,人員不准離散,但是部屬罵我是漢奸,要我先發三個月薪水,先是罵我,繼而打我,我是有任務的,如何如何忠貞,怎麼說我是漢奸?真是天大的冤狂!現在打得這個樣兒,叫我怎麼見人?」我聽了又好氣,又好笑,心裏想:你早就不能見人,何等到現在?但仍是敷衍他幾句,囑他回去好好醫治,怕他又挨打,特別派兩個憲兵護送他回去。其次任援道,靦顏鮮恥,幾乎每天都來一次,那一副卑躬屈膝的嘴臉,真是難以形容。說起這為寶貨,當我在民國十三年在廣東進軍校的時候,他和顧忠琛因為要盜賣廣州江蘇會館及其陳設祭品,我偕蘇籍同學去向顧質問時,見過一面。二十八年三月,他在作漢奸的時候,我曾派人去策反,曉以大義;他倚老賣老,大賣老資格說了許多不入耳之言。此番見面,完全一副漢奸的嘴臉,肉麻無味的奉承。獨有曾任偽中央組織部偽內政部長的梅思平,和曾任偽糧食部長、偽中央政治會議秘書長的岑德廣,坦白平實,向我提供南京糧食物資及日人最近動態做參考,自稱沒有政治路線,聽候政府制裁,雖有漢奸罪行,並不像周、任二逆天生一副可憎可恥的漢奸的下流相。...」
以上是冷欣將軍對漢奸首長的描述,顯示對方的卑賤下流,從某個角度,也充分說明了傀儡政權不堪一擊的原因。表面上汪僞有上百萬的軍隊,偽滿也有30萬軍隊,還設立了軍校訓練軍官人才。偽政府也有各大部門以及各級政府機關。「中華民國」和「滿州國」乍看有模有樣,事事不缺,每逢日軍在東南亞戰場取得一次勝戰,他們也安排一大堆人上街遊行慶祝,彷彿是日本的「邦交國」。結果日本投資,「中華民國」和「滿州國」瞬間從人間蒸發,他們一百多萬的軍隊一槍未發,自動歸順蔣委員長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可見當帝國主義傀儡的中國人何其卑微軟弱,挾洋自重時扯高氣昂,一旦喪失後台,立刻垂頭喪氣,滿臉奉承,連「不堪一擊」的形容都顯得過譽。
國軍回駐盧溝橋的民族光輝
1945年10月,國軍回駐北平盧溝橋,散發著抗戰勝利的民族光輝。八年前的此處,日軍藉演習失蹤一名士兵,向宛平縣城開砲,意外地剛啓了全面抗戰。全國軍民浴血八年,付出了慘重的人命傷亡和財物損失,最後等到到全世界反法斯同盟的成立,根本上扭轉了戰局,也成就了中華民族擺脫清末國恥重新站起的歷史轉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