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da前進紐柏林測試 贊助
2021-09-23 05:05:11李阿熊

2021.09.23(四)

原來,
那是個徵兆,
夢見了小時候那長期的不堪

無人可求助的無力。


夢裡的我,
狼狽地緊抱著一位阿姨哭泣了好久,
醒來我的,
依舊痛哭許久不能自己。


傷,
果然無法痊癒,
只是暫時忘卻而已。


那一切仿若又在眼前,
夢裡的那些畫面,
讓我覺得,
好噁心好反胃。

卻又那麼無助。


尤其對「家人」這個字眼。




為什麼要讓我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