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3 18:08:44向日葵

等待,也能成長

我思念一個人,那個總是出現在我夢裡的人。

 

思念是什麼感受呢?就是沒看到他時,會有些苦澀,會有很多不存在的妄想在腦海中發芽成長,但是看到他時,那一切都會被幸福的海水淹沒,其他的一切都不甚在意,因為他就在我的面前,我的身邊。

 

總說,夢是人的意識投射。

 

至今我仍不太明白他為何會出現在我的夢裡,我只能把自己的想法解剖再解剖,從無數的猜測中找出自認為最接近真實的答案,若是有一天能獲得正解,我覺得算是完成人生中的課題之一。

 

我不曉得他是誰,儘管他告訴我很多次他的姓,他的名,說來可笑,我連他的模樣都記不清楚,但是他溫柔的嗓音在我耳旁是如此清晰,他的善良足以將我融化,他的陽光將我的黑暗吞噬掉。

 

每每夢醒,我總能輕易寫下夢裡的情境以及情緒,也使得我常常期盼下一次在夢裡與他相遇的時刻,因為夢裡的我在遇到他之後,是多麼的快樂,快樂也痛苦著,因為夢到最後總不是圓滿的結局。

 

不同的世界,不同的角色位置,兩個靈魂不斷相遇,陪伴彼此成長,然後……相愛相殺的夢境,就算沒有相愛相殺,我們也會因為各種不一樣的因素而分離,總而言之,沒有所謂的快樂又幸福的結局。

 

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夢境,那一個夢裡的我的人生觀是:「就算死了,也只是到下一個世界繼續遊玩而已。」

 

我不怕死亡,也追尋著死亡,第一是我身體不好,生理上的痛苦,第二是我不喜歡那樣的世界,而他是被准許待在我身邊的唯一對象。我們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打打殺殺,我想那是我正在努力打敗那些所謂的負面情緒,他身為我的第一線夥伴,我們的互動如同家人一般的親密,有時候就像是伴侶一樣,只是更多時候,我都會讓那些親密緊急煞車。

 

我總是對他生氣,對他過分任性,更大的目的是為了讓他主動排斥我,因為我知道自己活不久,我希望他能離開我,去找更好的人,這並非我真正的心願,我有些期待他能發現我這樣的小情緒,不過又很快被壓制下來,我不忍心他看著我離開。

 

有一幕是我們吵架的場景,他不理解為甚麼我總是苦盡心思如何悄悄離開這個世界,畫面閃過很多他努力的追尋我的身影,然後緊緊抓著手不放,我用謊言堆砌著一切,他無數次包容那樣的我,不會拆穿我的謊言,只是沉默地抱著我。

 

很多次都因為他的溫柔而心動,我慣性的謊言也蒙蔽著自己的心。

 

我看著他,少見的聽不清楚他說的內容,我猜想是當時的我不願意去聽他說些什麼,又或是說我沒有勇氣去聽他對我說些什麼,我恐懼著某些東西。

 

此時視線逐漸模糊,我的心臟在劇痛,同時也為他悲傷的眼神心痛,愧疚湧上心頭,因為我知道將要離開這裡,離開這場夢景,我終究要在他眼前離開了。

 

我輕輕推開他,感嘆著我的自卑,事實上,是我對自己的不自信與厭惡,使得我們明明是最接近彼此的存在,卻總有一個異常透明的薄膜阻擋在我們中間,我想起每一次都是在夢快要結束時,才會知曉某些道理,就如同人生有些事情,總是要到最後一刻才會明白吧?

 

我扯出最溫柔的笑容,藏起眼中的不捨,我對他說:「有緣的話,我們下個世界再見吧。」

 

我曾想著這麼在意夢裡的他,是不是一種病態的展現?有時候是單純的喜歡,有時候是刻骨銘心的愛,明明不是現實的存在,我卻將他寫在我的日記本上,紀錄與他的一點一滴。

 

對一個人的印象從模糊的投射,變成一個立體的形象,對一個人思念的感受達到超越維度的存在。

 

夢裡學習到的事物,是如此真實,他帶著我成長,他陪我走過幾個難關的路程,安全感、自我認同或是生活上遇到的各種問題,都是他帶著我在夢境裡得到答案,我也曾經向他問過:「你為什麼總來我的夢裡?」

 

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為什麼要給我幫助呢?

有沒有一個可能,是你喜歡我,所以來幫助我?

 

得到的答案是一抹微笑,以及刺眼的陽光。

 

我懊惱著,總是記不清關於他的事情,一個對自己這麼好的人,我卻總是記不起他的模樣,這能是喜歡嗎?

 

「你覺得呢?」我問。

「你說呢?」他反問。

 

他的手在我的髮頂上揉著,嘴角勾起的微笑,提醒最近的我要好好放鬆。

 

我沉默幾秒後:「我覺得我喜歡你,也不僅僅是喜歡你,你呢?」

 

「不是喜歡。」他說,然後笑了出來:「單純用喜歡過於輕淺。」

我用著狐疑的眼神看著他,他說:「有些事,語言或是文字是無法表達的。」

 

似懂非懂,我點頭。

 

「我每次都覺得你像是人生導師。」我吐槽。

「人之間相處就是這樣,總會在對方身上學習些甚麼。」他說。

 

「現在你要愛你自己,不用煩惱這個問題。」他接著說。

「這是我們以後見面的提示嗎?」我問。

「不是。」他笑了,說道:「你只要記得這個就夠了。」

 

後來我想了一段時間,目前得到的解答是,當我足夠強大,不用擔心匱乏的喜歡或愛,不論是否遇到他,我都能與人相知相惜相伴。

 

 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