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3 17:53:14向日葵

妳、我、他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妳,那年我高三,下課和同學們在球場上打球,突然有位學妹跑來求助我們,原來球卡在籃框上了,單身的禧二話不說前去幫忙,而已有有另一半的我不以為意,繼續打著我的球,當時只覺得妳看起來蠻可愛的。

    其實那陣子和彤之前的感情很不穩定,經常吵架,連早上一起從宿舍走去學校上課也漸漸不存在了,她和我都知道我們之間出了問題,她覺得我不該限制他和誰出門,而我覺得她不應該和男生朋友單獨出去,於是彼此冷靜了兩個星期,最後互相道別感謝便分開了,我很難過,接近兩年的感情就這樣化為烏有,於是我變得極度墮落,課沒認真上,晚自習都在睡覺,一回宿舍就待在床上,對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趣,往復這樣過了一個月。

    和我很好的禧,覺得我不應該這樣下去,該做些改變,放下過往,於是有在關注學妹的他,問我要不要認識看看,便搜尋了學妹的社群帳號給我,第一眼我認不出是誰,ㄧ問才得知,原來眼前螢幕上的妳是上次來求助我們的學妹,名叫玟。

    回到宿舍後,膽小的我,左思右想著要不要按下追蹤,最後有個聲音告訴我,該繼續向前了,於是我鼓起勇氣按下去,不到一個小時妳確認了,我高興的奔去隔壁房間和禧分享,禧慫恿我回覆妳的限時動態,我邊抖邊握住手機按了傳送鍵,那時已經半夜兩點,害怕會被已讀的我,關上手機立刻躺平睡覺。

    隔早點名時,沒睡飽的我迷迷糊糊走下大廳,隨手看了眼手機,發現有人回覆我,我不敢置信,捏了大腿、拍了臉頰,才反應過來回覆我的就是玟。

    於是我們開始每天傳訊息到很晚,在學校遇到也會開玩笑打鬧,像朋友般在多一點,曾幾何時,班上要訂飲料,也會多買一份給妳,不管做什麼事,都會多想到妳,這時我才知道原來妳已經將我的心偷走了。

    這時已進入五月,距離畢業不久了,我覺得我應該把握時間,便展開了攻勢,約了妳吃飯、運動、一起上課,有次去全聯採買零食,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直接抓著妳的手,牽著妳走,妳並沒有反抗,而是靜靜的跟在我身後,這時我知道我成功了,心裡小鹿亂撞的不得了,回到宿舍後,便和妳確認了關係。

    熱戀期時,我們形影不離,身邊的人都非常羨慕,我們游了泳、拼考試、吃了大大小小的餐廳、看了無數場電影、生病時帶你衝急診室等等,但畢業的那天還是來了。

    但我不害怕,因為和妳有了約定,未來都要在台中的學校,我先去等妳考上,擔心妳會胡思亂想,於是每個六日都接妳上來台中,每天也都會通電話,和同學聚餐,系上女生居多,也帶著妳一起認識他們,就連大一最大的迎新宿營,我繳了費用沒去,和你去遊樂園玩了兩天。

    看似順利的我們,突然間玟變得憂鬱,妳開始覺得一個禮拜只見一次面的時間太少,覺得我和同學們走太近,我們之間開始深受遠距離戀愛的考驗。

    有一次玟問我,如果她身邊有位對她很好的男生,我會怎麼樣,當時的我對她很有信心,便說沒關係,妳可以帶來給我認識,於是過了不久,妳又陷入憂鬱,鬧著要和我分開,

說著給妳一年的時間好好努力,妳想考上台中的國立大學,對妳有信心的我怎麼能說不呢,於是我們便暫時分開了。

    在妳學測之前這段時間,我儘量的不去打擾妳,突然間分手後的三個月,妳將我的社群帳號退追蹤了,我非常訝異,經過詢問朋友以後才發現,原來妳,有了新的另一半,而這個人不用想就是妳曾經告訴過我的人。

    我的心深受打擊,似乎又回到了墮落的日子,並且更為嚴重,開始對於人感到不信任,我想我可能就是人太好才自作自受的吧,直到現在兩年了,時間沖淡了大部分的痛,但我學到了,愛情裡雙方是對等的,而不是一方盲目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