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3 17:52:14向日葵

人渣的本願

就從我們的相遇開始吧。

她是一位發型設計師,年紀比我大。那天我去她店裡,正是她來服務我,在過程中我們相談甚歡。在離開之前她給了我的她的微信,之後兩個人在網路上依舊聊得火熱,在一個晚上,她下班後問我願不願意陪她一起去吃夜宵,那是我們第二次見面,也許只是玩笑,在飯後散步時,她把我按在了牆上,我吻了下去,那晚我們確定了關系。

    如果記得沒錯的話,這是我第16任女友,第一任台灣女友,第二任我曾經想認真對待過的女生,也許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我竟然忘了我上一次認真之後的下場有多難看。

從那之後我的生活發生了改變,本該早睡的我常常在她一下班之後就會接到她的電話,一開始我還能夠分心二用,就像以往每一任一樣,但在有一次她問我,你是不是在忙啊,你是不是嫌我煩了?你好像很敷衍……好熟悉的話啊,就像之前每一個我敷衍的女孩子一樣,仔細回想起來,我以前到底是抱著一種怎樣的心態來看待那些女孩子的呢?

不過是別人未來的老婆,先借來玩玩而已,滿足虛榮心的玩偶,發泄性欲的對象?有點記不清了,但當時那一瞬間,我卻回想起當年那個女孩是怎麼指著我的鼻子罵我的——你就是個畜生,你不配愛人,精蟲上腦的人渣。

我打斷了她的話,“你是想玩玩還是認真的?”

“我?我當然是認真的。只要你不介意我的過去。”

“那我也是認真的,我從現在起會思考和你的未來。”

順帶一提,她說她以前是做陪酒的,在台灣被稱為傳播。我不知道傳播是什麼,但我不介意,因為我也不乾凈。

    也許是我對學習過於自信,或者說我終於找到了除了學習之外還有和朋友們一起喝酒更可以打發時間的樂子,我放棄了每晚固定兩個小時的學習計劃,用這結餘的時間來陪她聊天,吃夜宵。說實話,那時候的我真的認為我不是一個人渣了,我也能單純的對我的戀人好。但此時的我們,還一次都沒有做過。

交往沒多久後她就向老闆請了一次假,來我家過夜。

那一晚之後,我就向她提出了同居,然後她也沒有多猶豫就搬到了我家裡,此時的我們,相識不過兩周。

你大概也能猜到這種速食愛情般的關系,以及過早的同居,還有過於頻繁的性生活使得她和我都很快沒了新鮮感,在她搬過來大概第十天,她在一次下班之後,和進行了一次嚴肅的談話。

她說對我已經沒有那種愛的感覺了。然後就向我提出來說我們可能應該分手了。

其實回想起來這並非沒有道理,我們兩人本就不合適,她已經工作了好幾年,煙酒一樣都不能離手,而我從不抽煙也早已戒酒。即便陪她一起去夜場我也是最清醒也最無趣的那一個,說到底,我們不過在認識的第四天就在一起了。

可當時的我,是完全錯愕的,我沒想到我難的嘗試認真戀愛,竟會這麼快就要面臨分手。我和她說,我也不是很想談那種所謂的,只是為了打炮而在一起的戀愛,我們還是在繼續磨合一下吧,最起碼對這段關系認真一點。

然後就開始出問題了。那一天我們談話的結果就是說,明面上要對外說我們已經分手了,只是一起同居而已。繼續相處一段時間再決定是不是真的要分手。

可是後來誰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那樣的事。

第二天天晚上,她拉我一起出去喝酒。

結果在酒吧里遇到了另一桌人。他們當中有一個是我認識的,當天那群人聚在一起是為了給他慶生,他當時以為我們還沒分手便邀請我帶上女朋友一起來喝點,我其實是不太樂意的,因為我和她剛分手,不想一男女朋友的關系和她一起出現在圈內人面前,但不好拒絕,便拉著已經分手的她坐了下來。

她喝嗨了之後呢。就做了一些有點過分的事,比如說就是當著別人面讓我很沒面子,在我勸她不要喝太多的時候,對我說我們已經分手了,我們各過各的,不要乾涉對方太多。

可我真的沒有那個膽子讓她在這個酒桌上喝多,因為那個酒桌上的一群人,其實他們大多數人都是有犯過罪的。其中有抽大麻的癮君子,也有性犯罪者,並且在事後給受害者拍裸照要挾的,我只能提醒她,這些人都不是好東西,當他們面絕對不要喝醉,只不過她沒聽。

在我第三次試圖拉她回家無果之後,我們大吵了一架,她把我趕回了家。我回到家熟悉之後心卻怎麼也安定不下來,盡管已經是凌晨三點了,但我依舊換上衣服出門,想要拉她回家,但我怎麼也沒想到在我走之後發生了這麼多事。

我本該想到,雖然接觸不久,但她喜愛那個來口無遮攔的習慣我確實清楚地,我走之後,她又跟那桌人說,我說過他們什麼壞話。這還是小事她當天晚上是真的喝醉了,然後被其中的一個人吃了豆腐,不過在她迷糊之間她拒絕了對方,沒有放任對方做到最後一步。我說過,她是一個很口無遮攔的人,她絲毫不像一群陌生人掩飾自己以前在也夜店工作過,並且向他們大肆吹噓自己的感情經歷。

在酒局散場之後,那天的壽星給我看了他們那群人私底下的群聊記錄。

大致內容就是,他們認為就是她乾那種不乾凈行業的女生,說她是個妓女,說我是個招妓的嫖客。此時她已經回到我們家了,此時的她還完全覺得自己沒做錯,認為自己出色的在一群不是善茬的人之間游刃有餘,並對此沾沾自喜。

我把這些截圖給她看了,她嘴硬了一會兒,可是在某一瞬間突然就綳不住了,哭了,一直哭一直哭,說對不起,我說什麼沒有相信真正對自己好的人,說對不起自己亂說話還我被一群犯罪者人渣盯上,然後一直求我說要跟我一起好好的過日子過下去。

說實話我心軟了。

可是眼下留下她,我需要頂下很大的的壓力。且不說留著她,會讓我在外面的名聲越來越差,並且我也無法向身邊所有的人解釋我為什麼和一個不是自己女友的人同居。

而且我當時也對她也就是這個女生說了很多很嘲諷的話。我當時才知道,傳播究竟是個什麼職業。確實是陪酒的沒錯,但這種陪酒的是只要陪酒小姐有同意了,那麼客人就可以和她進行性交易,只不過她一直發誓自己沒做過。但我也就跟她說了,我所有的朋友都建議我要去做一個身體檢查,檢查我是否有染上什麼問題,話說的比較重。摔門而去的我也是在朋友口中才知道自我走後房間里的哭聲持續了很久。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

我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來,看到她眼角帶著淚痕躺在沙發上,我又心軟了,想把她從沙發上抱起放到床上,過程中不小心弄醒了她,她看到是我變緊緊地抱了上來……我又和她好好談了一次,她跟我說她再也不想過之前那種每天酗酒度日的日子了 ,想和我一起安穩的生活下去。

我同意了復合,只不過我們兩個暫時不要有任何的性行為。可是復合的第三天我們就又吵架了,理由就是她因為我當時說的就是說我要去檢查身體這句話侮辱了她,說這是她從小到大受到最大的侮辱,現在每次一回到這個家,一看到我就會想起她當時做的錯事,還有自己所受的侮辱,覺得我嫌她臟,我想此時的她當時犯錯之後的內疚感應該已經消散得差不多了,現在比起面對自己的錯,她選擇把本來想向那夥人撒的氣撒在我身上。

我沒有耐性了,那時的我深深地質疑,我對這個女人到底抱的是什麼樣的感情,我做了一件我現在都覺得智障的事,我去找了之前的炮友,在整個過程中我沒有哪怕一秒覺得有負罪感,只有享受。沒想到啊,我依舊是當年的那個人渣。

一周前,我把她送走了。我真的不配愛別人,也沒資格反駁別人說我是個畜生的評價。

這就是我的故事了,和我的成績關系不算太大,畢竟是我自己選擇的,但在這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我確實,可能連一個小時都沒有用在學習上。這也是我妄想當一個好人的代價。

我,終究不清楚該怎麼愛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