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4 20:32:48瀟雨

在我心中


天氣晴朗,陽光燦爛,今天去了大墩,靜靜坐下來看書了 ,其實我本是為了錢念孫的好書而啟程 ,我早早出發,書局尚未開門營業 ,先到大墩走走 ,總習慣,車停美術館,散步到大墩文化中心,再深入她的空間,探索一番 .

哈哈,每次走訪圖書館,靜靜的氣息,使人很自在的融入,大墩藝廊翰逸神飛,佳作連連,讓人覺得雖不及,心嚮往也,期盼有天也能達至相同的藝境高度 ,羅二十八星宿於胸中,觀宇宙盛大於寸心之間 @ 大墩藝廊,是個與書藝家精神對話之處,有時也獲得提攜,在觀摩與空臨的剎那,心與物往返之間,凝視無我的大化 ,有時候會看到一些美女佳人的身影,也挺不錯的,都很有氣質,不過這並非我到此寶山的目的,大墩的圖書,是我很ˋ有情感寄託的地方 ,他也有許多美好記憶的延伸和蔓延 .

學生時代與友人散步文化中心,總是有說有笑,嘻嘻哈哈,但都喜歡閱讀書籍,這裡的書籍,因為他的書味,讓人對學問的浩瀚有份敬仰的心情 ,我看鈴木大拙或佛洛姆的禪學探討的文字,頗有同感,一個東方,一個西方,對 禪 ,激盪的思辨、分析,讓我心直直叫好, 就是這個樣子 ,禪 ,胡適之一起來討論吧 ,也許胡適太知禪 ,大拙釋禪之學又是那麼切中 ,心中禪思深植,一路延伸到目前,盤據著我 .

立禪、破禪都只見表裡,不入真意,不識本心,空本來無體相 ,禪只能參悟了,無法可住,住了就著,著者不破,徒生執念 ,對禪意的畫,我也會留意一下 ,曾在 中科大 看見 靜之畫 ,端視良久,靜意亦禪心,後來慢慢對畫有興趣起來 @  禪不立文字,在歷朝的畫作中,常在靜思中覺受禪的意趣 ,滿清涼而消慮 , 出了中科大的大門後, 有好一段時間沒回去了 ,對那幅  靜之畫  ,有人也曾凝視乎 ?  在昌明樓 ,現在學校蓋新的建築 ,好幾次想進去看看 ,滿多心情的 .   

雖然學的是應用英文,生活跟應用英文毫無干係 ,反因為對身為老師的你的教導,對畫感有興趣,對你有許多幻想 ,這當然是正當的幻想,是在美術上,想不斷接近妳 , 妳是一幅畫,只有從畫中實踐出來,才能靠近妳 , 雖然幾次妳微微笑 ,我迴避了那是我遭逢挫折至鉅之刻 ,只想逃避掉 ,現在看來還是真實的 ,不過以勇氣接近妳的鼻子,我已經很滿意了 ,有讓你吃驚到 ,, 我想多少沒被妳輕率的忘掉 ,丟到大海深處 ,從此爬不上來 ,至少臨帖到妳滿意為止 ,

哈哈,最近習王鐸,很有感覺,大概又接近妳了,布拉姆斯知道我來了 ,把你的李斯特鋼琴搬出來,彈一曲給我聽, 反正我老鳥了 , 什麼旋律來我都跟你 interchange ~  

回到家,捧著錢念孫書,這一趟真是值得 ,原來羅丹的沉思,妳是這樣深刻的喜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