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人座新選擇即將上市 贊助
2015-09-11 23:11:52酸糖

佐櫻 History 一


佐櫻 History 一
※新系列代表我又挖坑了>    <
※內有敏感議題,不喜者可選擇是否閱讀,謝謝


歷史,向來是贏家定義的,可想而知抬高自己,貶低輸家。輸家即使想盡辦法留下真正的歷史,仍會被贏家以清肅異己名義抹滅。

 

千手一族與宇智波一族便是最好的例子。

 

在戰爭取得勝利並未讓千手一族心滿意足,戰後數年更是對宇智波一族趕盡殺絕,只留下一名少年任其自生自滅。

 

今日是少年離村之日,行李只有背上的背包還有腰間的草薙劍,少得可憐。說到可憐,最可憐的莫過於沒有人送行。

 

少年站在村口,回頭仰望成長十八年的故鄉,臉上沒有一絲留戀轉頭就走,一轉身就撞上一團粉球。

 

「佐、佐助君?」少女摸著被撞紅的額頭說,背上也有背包。

 

『我說了不用來送我。』佐助冷著臉說。

 

少女握緊雙拳說:「我不是來送你的!我是……要跟你一起走!」

 

『你是千手的人。』佐助說話從不拖泥帶水,一句話打中要害。她不僅是千手的人,更是千手一族鋼手的弟子。

 

少女愣一會又繼續說:「我知道,我也不能改變這個事實,可是我只知道我想要待在你身邊。你不用擔心,我有帶錢也不會扯你後腿,況且我懂醫術,你就當作我是隨行的醫生就好。」

 

佐助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一番,說:『隨便你。』

 

旋即轉身往村子的反方向走,少女加快腳步跟上少年。

 

 

 

夜晚的寂靜快要壓垮人。春野櫻側躺在旅社床上盯著天花板發呆,連日趕路的疲累並未讓她順利入眠,床下傳來佐助均勻的吐息。離開村子已經一個星期,她和佐助的對話不超過十句,除非必要不然佐助不會開口說話。

 

一旦靜下來,壓在心底深處的話語全流洩出來。說真的,她不知道隨佐助離開村子是對的選擇嗎?她想念父母、師傅還有朋友們,要她在愛情與親友情間作出選擇很殘忍,但是作出選擇的人是她,沒有人拿槍抵在她的太陽穴上,結果如何她都要獨自承受。

 

佐助為什麼帶上她?是因為她說的當成隨行醫生嗎?昔日夥伴只剩下這個用途?

 

父母一定很擔心她,她只有簡單留了信給他們,要他們放心還有答應他們會寫信報平安。對了,明天就來寫封信給他們,父母收到一定會很開心。伸手抹去眼角的淚,整理好情緒她翻身後準備墜入夢中,始終沒有發現床下的人瞇起雙眼。

 

 

 

春野櫻手捧著一把野菜,學醫的關係讓她認識許多藥草還有野菜,她在旅社後山上找到今晚的加菜,她叮叮咚咚採上樓梯回到二樓的房間。

 

哼著歌打開房門,佐助正坐在床鋪上,一手拿著她今早寫好的信,另一手拿著蠟燭正準備燒毀它。

 

「不要!」

 

她不顧手上的野菜,撲上前試圖搶回信紙,但佐助的動作還是快了一步,在她面前將字字句句燒成灰燼。末了,灰燼被丟置在地,與野菜混為一體,他吹熄蠟燭放置桌上。櫻趕忙用手取起灰燼,纖嫩的指尖一碰觸便烙上紅條。

 

『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他的聲音低得嚇人,如暴風雨前的寧靜。

 

「我只是寫信回家……」

 

『光是寫信回去就足以害死我們!』說完,他從衣服暗袋取出一本外表破舊的小冊子。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離開村子嗎?這個就是足以讓我們被追殺的東西!』

 

「那是……」

 

『宇智波一族的歷史,被你們千手一族竄改的歷史。』

 

「信上面不會寫地址,不會被發現……」

 

『你以為不寫地址就不會被發現嗎?送信的人被嚴刑拷打說出我們的下落,接著就是換我們被嚴刑拷打。』

 

的確,她沒有想到這一點是她的錯,但是燒掉她的信讓她感覺不被尊重。

 

「我知道了,我向你道歉。但是你下次可以先跟我說嗎?」

 

她聽見佐助毫不掩飾的嘆氣,說聲我知道了便步出房間,看都沒看一眼散落一地的野菜,當然還有化成灰燼的信。

 

 

 

佐助一整晚沒有回來。爭執後櫻任由滿地野菜,躺在床上用被子緊緊裹著身子,任淚水劃過雙腮。連思念父母都可能致他們於死地,逃亡的兩人在這世上能依靠的只有彼此,連架都不能吵,因為他們是這世上最寂寞的人。

 

說彼此依靠不夠精準,是只有她依靠佐助,佐助可一點也不依靠她。旅館是他找的,錢是他付的,連飯也是他煮的,她什麼也沒做卻差點引來敵人,他不生氣才怪。她想念潔白無塵的童年,思念偶爾流露溫柔的佐助。就是那少有的溫柔讓她從此交出自己的心,讓她願意隨他到天涯海角,可她終究不瞭解他:不瞭解所屬一族的歷史被扭曲的痛苦,不瞭解步步為營如履薄冰的恐懼,不瞭解發誓報仇的恨意,更不瞭解他為何要帶上她。

 

跟隨佐助出逃到底是對是錯?可她回不去村子了,她還有什麼臉可以回去?一回去一定會讓人找出佐助的下落,可她也不能定居某處,同樣造成佐助和她的生命危險。現在的她只能跟著佐助四處走,或者是獨自流浪,就只有兩個選擇。

 

哭到累了也就睡了,直到隔天早上被佐助搖醒。睜開眼裝扮整齊的佐助手提兩人的背包,催促她去盥洗準備上路,雙腳踏上地板她發現昨晚的野菜全不見了,抬頭一看野菜被包裹在桌上的布巾裡。

 

經過一天的趕路他們來到海邊的一個小村子,耳朵聽到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鼻子聞到空氣中海水的味道,全身被日落的餘暉曬得暖暖的,惡劣的心情也稍微好轉。

 

將野菜交給旅社老闆,延遲了一晚才品嘗道野菜的美味,理由沒人說出口。昨晚開始的沉默如麥芽糖拉長到餐桌上,再延長到明天早上。

 

海邊不是她的強項,她只能坐在沙灘上看著海的波光粼粼發呆,偶爾起身讓海浪吻吻光潔的雙腳,在身後留下一地腳印。

 

正當她眺望遠方海面時,身後傳來孩子們嬉戲的聲音,她好久沒有聽到歡樂的聲音。五個孩童朝她走來,或許因為村子有漁民來來往往,孩子們不怕生,熱情邀請櫻加入他們的遊戲。

 

櫻和他們在沙灘上追逐,撥起海水往彼此身上潑去,一起蓋沙堡,再一起看著大大小小的沙堡被海浪沖毀。最後他們坐在海水觸及的地方,櫻替頭髮最長的小女孩編髮,其他孩童圍繞她們,瞪大雙眼看著櫻熟練的手法。

 

小女孩的頭髮在肩胛骨下方多一點,想起她以前也留過這麼長的頭髮呢,但是現在她的頭髮在耳垂便止步。在她和佐助一起離開村子的第一天晚上,佐助便拿起一把小刀要替她剪髮,理由是長髮不方便行動。一下要剪去留了那麼久的頭髮心中是不捨的,但佐助的表情告訴她不剪就回村子去,她也只好乖乖讓佐助動手。

 

意外地佐助剪髮的動作很溫柔,大概是在耳垂附近怕傷到她吧。末了他用毛巾擦去她臉上和身上殘存的頭髮,動作仍然溫柔的不可思議,就像她現在編髮的動作。她替小女孩綁了左右兩個辮子,最後再盤到頭上形成一個小小的髮髻,儼然像個小公主。對啊,為什麼當初她不替自己這麼做,也就不用剪去頭髮不是嗎?下次頭髮留長她一定要告訴佐助,她伸手摸摸耳垂旁的髮。

 

櫻替另一位小女孩綁側邊的馬尾後也到了晚餐時刻,她交代孩子們回去要好好保暖不然會感冒,赤紅餘暉照射在廣闊海面上,一如他們被曬得通紅的皮膚。

 

她回到旅社吃晚飯,佐助已經就座了,看來今天玩得太晚了,一直以來都是她先回來等他。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餐桌上擺滿各式魚蝦,少有蔬菜水果,但與前幾天相比,能吃到魚已經很奢侈了。魚湯清爽醇厚,蛤蜊甘甜多汁,蝦子肥嫩清甜,好的食材加上適當的烹調就是人間美味。

 

偷偷眇對面的佐助,他的皮膚仍然蒼白如紙,如桌上的魚肉,為什麼他都曬不黑呢?她在海邊一天就被曬得通紅,他卻不為所動,真叫人生氣。

 

飽餐足食一頓佐助的臉上終於有血色了,他是因為肚子餓才會那麼蒼白吧,櫻邊收拾碗盤邊想。

 

堆疊好餐盤佐助出聲喚她:『別再和那些孩子玩了。』

 

「為什麼?」和孩子玩因而忘記自己還在生佐助的氣,怒火慢慢加溫。

 

『有危險。』

 

「若是怕危險那我們一開始就不該住旅社,也不該吃旅社提供的飯菜以免被下毒。」她毫不客氣地頂回去。

 

她第一次對佐助發飆,造成他難得無法反駁,沉默半晌才答應:『那要求他們保密,也是保護他們,三天後早上出發。』

 

餘下幾天櫻被孩子們帶去他們的秘密基地:海邊一處涼爽的洞穴,還帶她去採野果,去撿被沖上岸的魚和海帶,最後一天櫻才告訴他們要離開的事,並且交代他們保守秘密。一想到陪他們玩的姊姊要離開,小蘿蔔頭們哭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一個個撲前緊緊抱住她,櫻也回抱他們,一一摸過小小的頭頂。

 

若我也有孩子陪伴在側,該是多幸福的事啊。

 

隔天早上準時出發,孩子們沒有來送行,櫻要求的。櫻將乾燥的海帶放入行囊,怕腐壞的魚則是當作是晚餐早點吃完。

 

『你和他們……玩得很開心。』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是啊,很不捨呢。」

 

停留此地數日從海灘經過都能看見她和孩子們玩耍的模樣,使他想起童年與哥哥嬉戲的片段。在哥哥嶄露頭角前他們總是有許多時間相處,哥哥會帶他去玩彈弓、獵野豬,回到家總是髒兮兮的,但是媽媽從不生氣,要求他們洗完澡出來吃飯,他們洗完澡爸爸剛好也回來了。

 

他也曾經天真,也曾經無邪,但親手摧毀他的天真無邪的人正是千手一族。他憎恨千手一族,那為什麼還要將千手一族的她帶在身旁?從前對她的印象是煩人,當初帶上她是想讓她見到現實的殘忍就會乖乖回去,可是當他看到她寫給家人的信卻感到盛怒。他對於自己因為她思鄉而憤怒感到困惑,最希望她回去的人不是他嗎?還是他無法接受以前那個開口閉口說著喜歡自己的女孩居然騙他,還是她的喜歡不足以支持與他在外流浪?

 

早晨他回到房間,她的臉頰上有清晰的淚痕,他不知怎麼地感到愧疚,把地上的野菜撿拾起來當作讓步,她一定是從哪裡弄到野菜想要跟他分享,卻被他以傷害相報。

 

沿途他們停在一處樹蔭稍作休息,天天跑去海邊的下場就是她被曬黑了,剪去長髮露出的後頸也黑了點。櫻喝完水用手背抹嘴,視線一瞥她放下水壺往一旁的草叢走去,佐助也停下喝水的動作盯著她。

 

只見她蹲下來雙手在草叢中穿梭,半晌她用手帕包好東西,捧到佐助面前說:「佐助你看!這是少見的藥草喔!」

 

佐助放下水瓶,仔細盯著鼻子前的植物,說真的他沒有學過醫,也不喜歡親近大自然,所以少不少見他無從判斷。

 

櫻見佐助似乎有興趣,繼續說下去:「這種藥草對於恢復精力很有效。我們留一半起來,另一半拿去賣錢。剩下來的藥草不管是生病還是需要用錢都派得上用場。」

 

趁櫻將手帕打上蝴蝶結,欲放置背包裡時聽到佐助說:『你真聰明。』

 

他難得的稱讚讓她笑了,十幾天來她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笑容,算是他的賠罪吧。
                                                                                          〈未完待續〉 


作者後言
之前在聽歌的時候聽見歷史是贏家定義的
佐助和櫻一起旅行到懷莎拉娜的過程我也想腦補
結果兩個想法就併在一起
最後再加上家族的仇恨
不過歷史方面其實頗有爭議,算是我第一次嘗試爭議性主題吧
也想要描述亡命鴛鴦的情節(看了鐘點戰和神鬼認證的影響)
最後,謝謝大家的閱讀,也希望大家喜歡:))))))))

佐櫻鳴 2018-10-11 01:43:05

敲碗後續呀(跪)
我很期待下文>///<

版主回應
抱歉這一篇沒有靈感
還有最近工作有點忙> <
對不起各位
2018-11-18 20:49:56
123wt 2018-02-07 22:28:21

有靈感了嗎?
期待續集

版主回應
最近這一篇都沒有靈感啊
我對不起大家><
2018-04-29 23:28:46
血噬麗莎 2017-12-08 17:15:57

什麼時候才會更新><

版主回應
抱歉這一部一直沒有靈感
都是別的靈感跑出來
可能要再等一等> <
2017-12-14 21:0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