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吃麵包甜點才對? 贊助
2021-07-28 18:00:00艾瑞兒

【小說】我討厭下雨天,我喜歡你 2-9

2-9 小心眼

  「晤……」我腦袋頓時一片空白,這是什麼意思?這個吻來得太快,甚至當我的腦袋意識到這是不該發生的事時,柚子學長就已然鬆開了手。

 

  「……我很抱歉。」他誠懇地看著我的眼眸,理智地道歉。

 

  就在此時,頃刻之間,外頭醞釀已久的烏雲終於釋放,下起了傾盆大雨。雨聲滴滴答答,重重打在車頂上,也打在車內的我們心上。

 

  我瞪大雙眼望著柚子學長,不敢相信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我……」我該怎麼理解剛剛那一個吻?這就是孫秦害怕柚子學長會對我做的「踰矩」的事,但此刻我看著柚子學長憂傷懊悔的神情,反而不忍心苛責他。我眉頭深鎖,欲言又止。

 

  「妳什麼都不用說,我知道。我、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破壞這個界限,但我就是……」他用手掌重重拍打自己的額頭,抓著自己的頭髮,看得出這個開朗的大男孩,心裡的天使與惡魔正在互相拉扯。

 

  我聽著雨聲,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終於鼓起勇氣,輕輕拍學長的肩膀。

 

  「學長,那個……雖然剛剛發生的事,我沒辦法對你說『沒關係』,因為這樣對孫秦太不公平了……但我希望你不要自責……你已經對我夠好了,我不想讓你感到抱歉。」

 

  他看向別處,沉默了許久才終於轉回來面向我,他深邃的眼眸澄澈平靜

 

  「雷宇晰妳真的很討厭……」他的眼睛走漏著一種憐愛的神情,但是我很好奇他哪來的靈感?到底誰給他這種結論?居然說我討厭?

 

  「……我才要討厭學長吧!剛剛是誰做出會讓人誤會的事……」我嘟嘴回應,柚子學長這下終於笑了出來。

 

  「有些話不是只有字面上一種意思好嗎!呆瓜學妹。」他又伸手搔亂了我的頭髮,但意外的是這讓我覺得輕鬆了許多,這才是平常我認識的那個柚子學長。

 

  「我剛剛說妳討厭,是因為我想不透為什麼連發生這樣的事,妳都要替別人想?妳就不能把我罵一頓嗎?真的是出社會會被人凹好凹滿的笨蛋耶!」柚子學長一口氣說完一連串的話,搔我頭髮的力道也隨之加重。

 

  「學長說得好像自己已經出社會了一樣。」我冷哼了一聲賭著氣。柚子學長翻我白眼,車上的氣氛終於回到原本那樣。

 

  「我真恨不得妳跟孫秦大吵一架,這樣我就可以順勢把妳拎過來。我這樣很壞嗎?」學長握著方向盤,踩下油門。在他嘴裡我被形容得像是個什麼小東西一樣……我無言以對,只單純望向外頭越發狂妄的雨勢。

 

  因為下雨的關係,車程似乎比預想中要長了些,途中我頭又犯暈,因此將眼睛閉了起來,沒想到又這樣睡去了。直到我感覺到左肩被輕輕地拍打,我才睜開眼睛。

 

  「學妹?起床囉!」

 

  「晤……對不起我居然又睡著了……明明會累的是你才對。」我微微笑道,不好意思地說。

 

  「妳可是昨天燒到快40度的病人,睡一下沒關係的。」學長一邊說一邊伸手替我將凌亂的頭髮撥整齊,學長的手一碰到我,我下意識地縮起身子別開視線,「唉,對不起,又嚇到妳了?」

 

  我咬緊下唇,「謝謝學長,我、我自己下車就好了,你也快點回家休息!掰掰──」我慌亂地鬆開安全帶,顧不得雨還在下,就自己往車門外衝去。

 

  「喂──不是,還沒……」車門關上前我聽見柚子學長的呼喊聲,但我顧不得這一切,我覺得我只要跟柚子學長獨處,情況就會不受控制。

 

  我在雨中奔跑了幾秒,才發現這裡不是我家門口,而是距離我家還有一個街口的便利商店旁邊。我停下腳步狐疑地四處張望,突然就被拉到後方。

 

  「就不能淋到雨的人還不撐傘自己往雨裡跑!」我抬頭望著柚子學長,他撐著傘,把在雨中發呆的我拉了過來,這畫面似曾相識,我想起了我和孫秦的第一個雨天。

 

  「我剛剛只是先到便利商店買把傘,這樣到家後妳下車也不會淋到雨。再開一個路口就到妳家了,才想說先叫醒妳,我又沒說已經到了,妳就這樣衝出去,很危險!」柚子學長微慍,我怯怯地低下頭。

 

  「對不起嘛……」

 

  「既然都下車了,我就陪妳從這裡走回家吧。」

 

  「啊?不、不用啦……哈──啾──」我摀著鼻子,皺著眉頭。

 

  「傻眼!妳剛剛才淋到雨幾秒,現在就可以打噴嚏?」他閉上眼扶著額頭懊惱,「孫秦真的會把我罵死……妳這個笨蛋學妹!」

 

  我擤擤鼻子,柚子學長的表情看起來嚴肅認真,我不敢再多回嘴。於是我們便共撐一把傘,雙雙沉默地走到了家門口。

 

  「妳等等進家門後,傳個訊息給孫秦吧。」柚子學長交代著,我點點頭,和學長道謝後,便上樓回到了家。

 

  「喵嗚──」太陽一見到我回家,開心地來迎接,我蹲下來搔搔牠的下巴。牠在我腳邊磨呀磨的,我複雜的心緒莫名被療癒了。

 

  我拿出手機打算和孫秦報平安,卻發現手機沒電了,我的充電線在行李裡面啊……

 

  「哈啾!」

 

  進家門後我不停地打噴嚏,便趕緊去沖了熱水澡。礙於還要吃藥,即使肚子不是很餓,接近五六點我便自己弄了一點食物吃。而我卻隱約感覺自己的體溫默默在升高。

 

  手機沒電,什麼消息都無法接收,看著時間逐漸變晚,不曉得迎新活動是不是告一段落了?在回程途中了嗎?小貝還要多久才會回家呢?我的充電線……啊、今天都還沒和孫秦說到話呢……太陽窩在我的身邊,我頂著沉甸甸的頭,一手順著太陽的毛,挨不住睡意便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直到門口傳來的騷動聲。

 

  「雷­­宇晰──我們回來了……」小貝的大嗓門首先傳至我的腦門。

 

  「噓。」似乎是孫秦的聲音,他見我躺在沙發上便走到我身邊蹲下,手掌輕撫我的額頭。他嘆了一口氣,「阿晰怎麼又發燒了……」

 

  「晤……你們回來了。」我瞇著眼,看著眼前孫秦的臉龐,距離我好近。

 

  「怎麼不去房間睡?晚餐的藥有吃了嗎?妳手機是沒電還是怎麼樣?都不看訊息。」他的大手掌輕撫我的頭髮,一連問了三個問題,都不知道先回答哪一個才好。

 

  「我手機沒電了,藥吃了……」我坐起身子,「我想說待在客廳等小貝回家啊……哈啾!結果就睡著了。」我吸吸鼻子,有氣無力。

 

  「魔咒雷宇晰發燒還沒好?」薏仁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也許是迎新活動的關係,老是神采奕奕的他現在看來略顯疲態。

 

  「我要去洗澡了,好累喔──」小貝打了個哈欠,轉過身看到薏仁還佇立在大門邊,狐疑地說:「阿你怎麼還不回去?」

 

  「我?我可以再待一下,看要不要吃個宵夜還什麼的啊……妳會餓嗎?阿孫秦你要走了嗎?」薏仁似乎還不想走,眼神尋求孫秦的回覆。

 

  「我不會餓,你迎新那麼累也趕快回家休息啦,晚安──」小貝邊說邊收拾著客廳的行李。

 

  「你先回去吧,我留在這裡陪阿晰一下。」這話雖然是對著薏仁說,但孫秦的眼睛卻沒離開我,接著他便起身幫我倒了一杯溫水。

 

  「喔,那我先回去。」薏仁有些失落地說,他走到了門口,又想起什麼似的,回頭說:「欸辛家貝,明天我可以載妳去學校,妳再打給我。」

 

  「好啦!明天再說。你快回去休息啦,掰掰晚安。」聽小貝如是說道,薏仁這才終於彆扭地笑了出來,甘願離去。小貝回頭看了一眼我和孫秦,曖昧地抿起嘴唇笑了。

 

  「我要回房間休息了,不打擾二位啦!啊,孫秦,你今天如果要在這裡過夜的話,我不介意喔,我很開明的。」爾後小貝便朝我倆擺擺手,帶著行李回到房間。

 

  什麼過夜不過夜的啊……說得曖昧不清的,她是我的家長嗎?也不問問我的意見……

 

  「你不用留下來陪我啦,你這兩天很累了吧……我再睡一覺就會好了。」

 

  「不行。」孫秦逕自將我公主抱了起來,順手拎起了我迎新的行李,往我房間走去。

 

  「你幹嘛……我可以自己走啦……」

 

  「不要。」

 

  孫秦不知道在賭氣什麼,回話變得精簡扼要,整個人顯得孩子氣。太陽尾巴翹得直直的,咚咚咚地踏著輕盈的步伐跟在他腳邊。進了房間後,孫秦順手將門帶上。

 

  「……你在生氣嗎?你怎麼了?」

 

  孫秦輕嘆,將我輕放在床上後,兩眼發直地說:「我要對阿晰生什麼氣?還是要生李宥植的氣嗎?」

 

  被他反問,我頓時啞口無言。難道柚子學長跟孫秦說了在車上發生的事嗎?那也太……

 

  「李宥植那傢伙……算了,我不該在妳身體不舒服時跟妳討論這件事。」孫秦看起來挺生氣的,卻理智地忍了下來。

 

  「柚子學長跟你說了什麼?」被他起了個頭,我忍不住好奇,但對於該如何解釋,毫無頭緒。

 

  「他不重要。」他突然間咬牙切齒,眼神變得有些銳利,雖然大手掌壓著我的頭頂似乎想讓我安心,煩惱卻都寫在臉上。

 

  「阿晰還是先休息吧。」

 

  「欸你真的要留下來嗎?」

 

  他無語,轉過身,坐在地板上靜靜地整理起自己的後背包沒有回話,我看著他的背影,默默一股心酸,想必他知道了些什麼,卻選擇不說出來。他一定相當在乎,也許正在調適自己的心情,而令他變成這個樣子的我卻什麼忙也幫不上。

 

  而且他居然氣到連話都不想跟我說,第一次看見這樣子的孫秦,使我心情有點複雜。我鼓起勇氣,給自己喊話,總該做點什麼改善一下現況的。加油啊!雷宇晰!

 

  做足了心理準備,我小小聲地朝他呼喊:「欸,那個……」我悄悄下了床,走到孫秦身後,蹲下來戳戳他的背,但他還是不理睬。於是我乾脆伸出手環抱住他厚實的肩膀,下巴抵在他肩膀上。

 

  「對不起啦……你理我一下嘛!」

 

  孫秦突然停止手邊的動作,深深吸了一口氣,又嘆了出來。

 

  「你不要一直嘆氣嘛。我想跟你請教一個問題,就是啊……我發燒了,好需要男朋友陪我說說話,我想聽他說話應該會讓我感覺好一點,但是我的男朋友現在都不理我……你說我要怎麼辦呀?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我睜大眼睛,探頭看著他的側臉,捏捏他的臉頰。

 

  「……是誰教阿晰這招的啊?」他終於忍不住看了我一眼,眼神溫和了下來,他滿臉狐疑,似笑非笑。

 

  「你姊,嘿嘿。」我抿嘴一笑,看來偶爾跟孫薇姊聊聊天還是必要的。某次閒聊時她告訴我孫秦如果突然變得很冷淡、不理人,代表他一定為了什麼原因而氣到不行,但偏偏他又不會主動說出口,老像個生悶氣的孩子。

 

  "如果哪天我弟這樣的話,跟他撒嬌就對了,他吃軟不吃硬很好哄,絕對有效。"孫薇姊給的情報好實用啊,我暗自竊喜。

 

  「阿晰很狡猾,居然跟我姊打探我的底細。」他噘起嘴,似乎還沒完全氣消。

 

  「你是在氣柚子學長嗎?那是一個意外啦……還是、還是你覺得當下我應該跳車嗎?那我──」

 

  「我知道不是阿晰的問題,只是想到就很生氣。包含李宥植送妳去醫院,還有開車載妳回家,但最不可理喻的還是他怎麼可以ㄑㄧㄣ……」他正準備說出關鍵字時我打斷他。

 

  「吼……那我也要說,你昨天跟琳琳學姊玩兩人三腳時倒是很親密嘛!她勾你的手勾那麼緊!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就可以生我的氣。」我嘟起嘴,一個不小心也將在意的事說了出口。

 

  「我就小心眼啊。」他忽然停頓,表情認真地思考了半晌,「可是昨天我跟丁艾琳怎麼了嗎?」依他此刻單純的表情來看,他還真的完全沒注意到這回事。

 

  「哼,沒有關係,」我比手畫腳地模擬當時的樣子,倏地激動起來,「就算琳琳學姊差點跌倒的時候你把她抓回來抱在懷裡我也、我也……我……」我斂下眉頭,「我沒辦法裝沒看到啦!孫秦這個壞蛋!」我癟嘴,終於喊出心裡話的我,這時才發現原來內心深層自己還是如此在意這件事。

 

  啊呀,說著說著,本來是想哄孫秦的,卻變成是我在生氣了。我困窘著發燒的雷宇晰怎麼常常這樣不按牌理出牌,像當初胡亂地問孫秦有沒有喜歡的人、在他面前說夢話、被拆穿而只好告白承認自己喜歡他什麼的……這下可好,居然還亂發脾氣……

 

  「噗──」孫秦突然間笑了出來,連帶著酒窩。

 

  「你笑什麼啦……」我抓抓頭,懊惱地坐在地板上,頭還不敢抬起來看他。

 

  「阿晰過來。」

 

  「不要!我……先讓我反省一下,我不該亂發脾氣的,我剛剛明明是要安慰你的……我、我太白癡了──」我想我不要再開口說話比較好。

 

  這時孫秦自己側過身來,一雙大手臂將我緊緊圈住。

 

  「就算阿晰不是差點跌倒,我也會把妳抱在懷裡。」

 

  他低沉的嗓音聽起來特別溫柔,我渾身酸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