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04 17:18:41肥力 felixism

《The Last of Us Part II》 那些流浪的異鄉人,在燈光逐漸稀薄的世界,沉浸於無止盡的悲劇與平靜

遊戲推出2年,經歷過排山倒海的正負批評,創作總監憤怒發言及被吐糟後,我才有空閒去完成這個周邊討論比遊戲更出名的《The Last of Us Part II》。然而,因為「遲來」的參與,雖然我大概了解網民的不同觀點,但基本上我在完成遊戲後才去仔細了解不同玩家的立場,這反而令我可以平常心去看待遊戲,這個以在劇本故事乃至遊戲史層面上,有著極具衝擊性的作品。

所謂的衝擊,是指玩家經歷了整整一個第一集《The Last of Us》後,已深深體會到男主角Joel如何由只是工作關係才帶着陌生女孩Ellie橫越美國,到同生共死,心生感情,已把對方看成自己已死去的女兒一樣,形同父女相依相靠的感情。然而來到第二集,二人因第一集結局留下來的謊言被揭露,而開始生疏,卻突然殺出仇人,更在Ellie面前狠狠地把Joel打死(那個兇器已成為了遊戲界的一個梗)。當玩家以為好了,這是一齣復仇劇,準備跟隨Ellie的腳步追殺幾個涉事者時,玩到中途卻改為控制殺父仇人Abby,從另一個角度從頭走一次第二集的時間線!這應該是很多玩家在身體及情緒上沒辦法接受,而在這個故事「中間點」即時放棄繼續玩下去的主因。我有幾個同樣買了遊戲的朋友便是這樣,異口同聲的說:「阿Joel這個角色那麼好,要他死也算,為什麼還要迫我控制殺死他的Abby呢?設計者太殘忍了。」

是的,無可否認設計者刻意營造這個殘酷的反差,縱然流程上最初有一段是控制Abby的,但整體上前半仍是以Ellie為主,更刻意在Joel死後,Ellie已踏上復仇旅程時,插序幾段Joel與Ellie過往的溫馨生活,尤以他們去自然科學博物館的一段最窩心。在這個描述已因不明胞子怪物而崩潰的世界,Joel因知道Ellie迷戀太空知識,而特意帶她去有月面登陸艇的機倉內,讓她坐在太空船之餘,還特別準備了一盒卡式錄音帶,收錄了當年太空人升空時的聲音,讓Ellie在倉內聽著聽著,感覺就像自己要升空一樣。顯然劇組就是要舖陳父女的美好回憶,來增強後續故事的激烈反應。故此那麼快Ellie的旅程就這樣結束,還被突如其來的Abby闖入,逆轉了整個過程,並隨即改為要玩家控制Abby,從該「結束點」前三天,在「Ellie復仇劇」開始的時間起點經歷Abby那一邊的故事。

說實話我也沒有那麼大愛,還是懷著滿腔憤怒去控制這個仇人,有時我還有夠變態地刻意弄死Abby,看看她的死狀,來平衡自己的心理哈哈。但終歸我還是慢慢投入玩下去,因為我很想知道劇組想要我經歷怎麼樣的情緒波動。然而玩著玩著,即便看到Abby幾個之前與她一些籌劃追殺Joel的同伴,也沒有太多感受,可能內心還是懷著一些怒氣,而不會覺得那些人物有什麼特別,就算看著Abby與Owen在水族館構築小天地,擺明與Joel及Ellie的博物館做對比,也只會覺得是東施效顰,並經常跳出遊戲去思考︰「好了,我知道劇組想要跟我說不論哪一方也有他的親人朋友,有其痛苦過去,但也不足以讓我同情他們。」而這正好也是Ellie的心聲,她在追查過程中逐漸知道Abby及其他人的親人被Joel(在第一集中)殺害了,而希望報仇,然而即使理智上知道了,作為Ellie本人,又作為先入為主投入情感予Ellie的玩家,也不會忘卻Joel與自己的過去,以及他被殺的一幕。那些對方也有家人的事情,沒辦法消磨仇恨。而我相信,劇組也很清楚知道,不然就不會安排Ellie一邊說我了解妳(Abby)的動機,一邊揮刀砍下去的場景。如果人類可以因為了解而消除憤怒,世界就沒有痛苦了。

有夠厲害的是,劇組真的竟把Abby的同伴作為過渡玩家憤怒模式的配菜,而真正與Abby有情感上互動的,是後來遇到的兩個小孩Yara及Lev。誠然當他們三人開始行動過後,Abby這條故事線才明確地展開。或許基於Abby去保護小孩的行動所致,甚至真的是她與Lev同行時,這另一對「The Last of Us」身影確實與那邊父女有太多相似的地方,而慢慢地讓我去體會Abby的感受。但我認為,作為劇本來說,最能打動人的,還是因為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了什麼,而願意多次奮不顧身地去拯救這兩人,就連前男友Owen也質問,為什麼要那麼投入去拯救兩個陌生人呢?Abby也答不出來。或許,在那個妖怪橫行,人類仍不放棄追逐權力互相殘殺,毫無道義可言的世界,Abby從兩小孩之中看到相依為命的羈絆力量,那是她在父親死去後早已失去的連繫,即便在幾千人聚居的華盛頓解放陣線(WLF)軍旅中有多少戰友,也因為他們只是一組軍隊,而不會產生過量的個人感情,而那個只想著自己享樂,最後還想享盡齊人之福的「渣男」Owen,當然也不會給到她家人的感覺。但是否這樣呢?是否Abby僅僅兩天就把Lev當成家人呢?還是因為她也走頭無路,為勢所迫才要接受Lev呢?故事也沒有說清楚。但是,比起有正當理由向Joel復仇的大義,及可以計算出來,與其他同伙之間的友愛憎恨等關係,這個沒有原因的伸手救援,便顯得更具人性,也更令人感受到,她內心那個已被親人死亡而挖出的空洞,是多麼的悲傷,是多麼需要依靠保護,而非仇恨,才能填補內心的孤獨。我只能說劇組對人性刻劃上,高章得令我歎為觀止,他們能夠明白到,真正的同理心,並不是因為原因、理由、了解、正義,而是單純的衝動,及拯救弱小的固執,是作為人應該有的共感。這也是當初第一集玩家為何愛上Joel這個角色的主因,一位早因親人離去的頹廢中年,為了保護像自己女兒的她,冰結的心靈隨遊戲時間增長而融化……

由於撰寫深度長篇文章(5千字以上)需要大量時間及心力,故嘗試將深度評論置於Patreon。如欲閱讀完整文章,請瀏覽︰https://www.patreon.com/felixismcreation。(全文內容僅開放公眾至6月30日)

簡便支持作者,可以按讚給Like:

https://button.like.co/felix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