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日本家庭常備藥滿萬空運費0元 贊助
2022-07-07 00:50:18彩夜

【通靈王】與你共賞花開花落(葉王×自創)──葉王篇(1)

四月初春,櫻花盛開的很美,今日是我,大陰陽師麻倉葉王結婚之日,只是……

 

「葉王大人!不好了!櫻華大人不見了!」聽見式神蜜蝶這麼說,我感覺聽見理智線斷裂的聲音,但我還是保持平常的笑容。

 

「請各位不用擔心,我很快就會找到她的。」說完我立刻衝進宅子。

 

那個傻丫頭,真是一刻都不能大意。

 

一切起因是在那個男人替我賜名『麻倉葉王』之後,為了麻倉家的未來,那個男人每天介紹不同女人過來,那天也是,那男人派來的使者擾亂了正在賞花的我的心情。

 

「葉王大人,我帶殿下推薦的新娘候補人選過來了。」

 

「又來?我應該說過別再介紹女人過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一切都是為了麻倉家的未來。」

 

早知道就不要什麼名字了。我內心是這麼想的。

 

按照慣例,我跟著使者前往門口,迎接那些所謂的『新娘候補』,順便叫出了前鬼後鬼,有那方面能力的人,在看到前鬼後鬼後會臉色蒼白,驚慌失措,更別提那些看不見的愚蠢人類,稍微惡作劇一下就會開始驚聲尖叫。

 

走到門口,那些新娘候補禮貌地向我請安,但內心各懷鬼胎,即便不想聽,那些聲音還是會傳進來。

 

『這位就是麻倉葉王大人?』

 

『父親說只要嫁進去,就可以鞏固朝廷中的地位。』

 

『哼,憑我的美貌,沒有男人是不心動的。』

 

一群愚蠢的女人,慾望與貪婪表露無遺,要是娶了你們,我恐怕沒有一天是好眠的,我使了一個眼神,前鬼與後鬼立馬開始動作,地面突然出現凹洞,東西浮在天上,這群女人一看到這場景就嚇得後退三步。

 

「真是抱歉,這種事常常有,因為覺得無害,所以就放著不管了。」當我這麼一說,這群女人臉色更加慘白。

 

『見鬼了,每次都這樣,若不是殿下交代,誰要來這種地方。』使者內心這麼想。

 

「很抱歉,這次也沒有看上眼的。」我笑著對使者說,「話說明明有十台牛車,這裡卻只有九個人。」

 

使者一聽大吃一驚,開始對人數,「難道又是櫻華大人?」

 

又?看來這個叫櫻華的常常這樣,稍早屋內的式神稟告後院有入侵者,十之八九就是她了,根據式神所說,雖然製造了騷靈現象想把人趕出去,但對方無動於衷,有意思。

 

「那位櫻華大人可能進了屋子,我進去找她,使者大人就請先將這幾位送回去吧。」我依舊笑著說,也不管使者說什麼便轉身回屋。

 

來到後院,果然見到一位淺褐色長髮,身穿粉色和服的少女站在櫻樹前,她抬頭看著櫻花,專注地連我靠近都沒注意到,內心什麼也沒想,突然她伸出手在空中抓東西,應該是想抓住飄落的櫻花花瓣,試了幾次後,手中一片也沒有。

 

『這次又沒抓住嗎?』她的心聲聽起來很失落,說來民間有一傳說,只要抓住尚未落地的櫻花,就能抓住幸福,真是無聊。

 

「你那樣是抓不住的。」

 

看不下去的我決定出聲,她聽到聲音後驚訝地回頭,她的眼睛就像藍寶石般那樣清澈湛藍,看得我有些出神。

 

「難道您是麻倉葉王大人?」

 

「是啊,想必你就是櫻華大人吧。」

 

「是,真是非常抱歉,未經同意就私自進來。」她彎腰向我道歉。

 

『好丟臉,不小心被櫻花吸引,還看得那麼入神,完全沒注意麻倉大人就在身後,而且還在那裡抓花瓣,真想找個洞躲一躲,真是的,這都第幾次了。』這丫頭的心聲好吵。

 

我看了看櫻花,抬起手,手心朝上,沒多久一片花瓣飄到我手裡,「拼命追著花瓣,只會讓花瓣飄向其他地方,只要看清花瓣飄落的軌跡,並且等待,花瓣自然就會落入手裡。」

 

「好厲害。」

 

『他輕易就抓住了花瓣,而且他剛才的樣子好帥,難怪那麼多人都想嫁給他,就連我都有點心動了。』

 

她的心聲果然非常的吵,但很直率,我並不討厭,不過,終究只是個看不見靈的普通人類,直面我這麼久也未曾發現我身後的前鬼後鬼,差不多該請她離開了。

 

我讓前鬼跟後鬼又開始騷靈現象,這一次她清楚的看到那些靈異現象,她開始有一點害怕。

 

「麻倉大人,這是……」

 

「沒什麼,只是一些不足為懼的小妖怪們的惡作劇而已。」

 

「這樣啊。」聽到我這麼說,她居然有種鬆口氣的感覺。

 

「你不怕嗎?」

 

「既然不足為懼,那就沒什麼好怕的,何況還有麻倉大人在。」

 

聽到她的回答,我笑了,第一次遇到像她這樣的人,「你這人真有趣。」

 

「葉王大人、櫻華大人。」這時使者慌張地進來,「真是,櫻華大人請您別一聲不響的亂跑,出了什麼萬一,小的不好交代。」

 

「真是對不起。」

 

「葉王大人,這次給您添麻煩了,那麼櫻華大人,我們回去吧。」

 

「是。」

 

她從我身邊擦身而過時,我看到她流露出悲傷寂寞的表情,那一刻我彷彿看到小時候的自己,那個失去媽媽時的自己,我捉住她的手,試圖留下她。

 

「麻倉大人?」

 

「你來做我的妻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