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8 23:18:35寂行

它異怪事 第一回 厄夢8

漆黑的雙目無一物的望向虛無一方。

渾身充斥著鬼魅氣息的女人便是雪咪。

...是什麼時候把自己是給遺忘了呢?她靜靜的站立在一片如墨般的無邊際的空間中,思索著。

似乎是一份與自己不相合的愛情是把自己給丟了。如今還把自己搞成這個鬼樣子,想來如此這般的自己還真是悲哀啊…

在這片虛無的夢境裡,她遇到跟她長的一樣的人。

她柔和的態度使她心裡放鬆,說她在外頭是無法形成誰的心中所嚮,不如在這夢中是建築她自己的夢吧。

在之浩說她並沒有那麼為他著想時,她很是難過。

就這一時她看曉伊出現在她的夢裡。她用一種很旁人的目光看著她所編織的虛幻美夢...

這一切與之浩的美好愛情的互動是那麼地真實幸福。然而她不想讓任何人進入她的夢中,因為這會打破她所構築的世界。

她的希望,她的執意。 

於是這夢是無法再編排了。

當她看到曉伊時,她便是清醒了。然而之浩也入夢了,他卻是冷笑著冷看著她所造的夢境就彷彿看到是很不潔的事。

她造的夢是困住她的厄夢。而這兩人的出現更是讓她無地自容。

最後她受不了這般的看待,她也把曉伊和之浩也給困在這夢裡頭了。只是與她模樣相像的女人,她把之浩帶走了。從她的夢裡奪走她在現實生活中一切,她要取代她。

不...她還要把她的靈魂給吃了。把她的一切給抹滅掉,世上在無她的存在。

想通了不少事,她恐懼著後悔著。她想該把曉伊放了,她不該與她同困在這裡,一塊被那惡魔當食物給吃了。

她是她最好的朋友,情感宛若姐妹。她一直都記得...

(曉伊...快醒來...)

從夢中走出可不是件易事。此時的她就如同鬼魂一樣,靈魂已被自己搞得是殘破不堪。

乾裂粗硬的聲音讓雪咪摸著有著紫紅掐痕的頸子。這讓她想起之浩先前是瘋魔似的是想把給掐死的恐怖模樣。

她不悲不怨,是笑了。她不知為何而笑,只是覺得心裡空虛的很。

又是這笑聲...好悲傷啊…

曉伊全身疼痛的勉強睜開一條眼縫,模糊地看著如鬼一般的雪咪。她不感到害怕,因為她很熟悉她的氣息,不論她變化得如何。

是的,她才是雪咪。

(雪咪。)曉伊想起身,但整個身體不是她般的,全身發軟又很疼痛。她只能睜開眼,視線依然濛濛的看著眼前的一道模糊的身影。

雪咪聞聲停止了笑。好久沒有人是真心實意的呼喚她的名字了。

(對不起,)雪咪沒向前,把恐怖的容顏是藏在鬆散雜亂的長髮下。不想讓好友再受到驚怕,小聲說著:(醒來就好、醒來就好。)看著她沒事,她開心著。

曉伊搖頭,她不知道雪咪為何要跟她說對不起,為何她在床上是動彈不得的...她似乎剛才做了場很可怕的惡夢...

(我不清楚現在是發生什麼事了?)她突然想起另一個雪咪的存在。(雪咪,我跟妳說一件很奇怪的事!)曉伊覺得這事很詭異又很重要。覺得不好好看清,雪咪會不見的。

這般很是突兀的想法,讓曉伊頓時是清醒不少。

這時房門打開,另一個雪咪走了進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