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8 10:04:36寂行

紅錦袋 2

秋夜,晚風習習。

戍時,蘇宅一隅。涼風輕柔吹撫一簇簇桂花與月季,清甜的香氣漫溢在僻靜的花園內。

吃了一頓難吃的晚飯後,蘇芳身著小緣親縫的新衣,與小緣來到正差囂張瘋長的雜草叢生的小花園中是散步消食。

冷白的月色下,一身雪白的襦裙隨著輕慢的步履優美輕揚,陣陣微風襲來,墨黑的長髮在肩後是靈動翻飛。

蘇芳清麗的臉龐上是瞧不見喜樂,入鄉隨俗的心態,她還在努力去調適。她實在無法做到穿越小說的女主們是會立即鬼上身的當起了古人了。一切是那麼的自然...

再則這具小身體實在是太弱了!

她面露苦相,喘噓噓的孱弱立於月季樹旁,清郁的花香是讓她舒緩不少。

她決定明一大早來這小花園是小跑健身。原身本無病,就是體弱了些,又宅在小房間裡太久是悶出病來了。再加上吃的少又不營養,又不像小緣至小就是個勤奮的勞動者,如此深閨又不好動的小姐,這般不早早歸去那才奇怪了。

幸好不是穿在嬰兒時期,不然要她這般生活,就算不早死也會瘋掉。

她鐵定是要離開這兒的! 

見自家小姐又走的喘氣了,小緣趕緊上前攙扶,(小姐,夜已深,我們快回去吧。)她一點都不想來這片死氣沉沉的小花園。

(我說妳,)淺吸了一口氣,蘇芳看向面露不喜的小緣,(就那麼不喜歡來這兒走走?)

小緣聽聞是皺眉,咕噥著:(小姐妳以前也很不愛這兒啊…)想到了什麼是又說:(外頭的人都說這個蘇宅以前是死了不少人,那些死人可都埋在這兒呢。那時小姐知情了還是與我說可別來這兒呢…)小緣是小心的說著。她不想讓小姐再認為自己就是剋星。

那時的小姐和她一樣也不過九歲,她們兩人住在這是沒了旁人,一聽聞這事,不論真假,都在所難免的對這花園有些膈應害怕了起來。

(哼嗯,以前是以前...)蘇芳伸出冰涼的手,指尖點向小丫鬟的太陽穴,(要記住,現在的本小姐可是跟以往是不同的。)她可不想當這小丫鬟口中那位端莊溫和又喜甯靜的八小姐。

不管魂穿誰身上,她就只想當她自己。

(是的,小姐。)儘管如此,小緣還是聽不懂蘇芳的表意。小姐就算不同以往,那還是她要服侍一輩子的主人。

蘇芳哼了哼,一眼也不瞧著老是緊密隨侍在側的小丫鬟。只是冷情冷意的說著:(妳說他們是我剋死的嗎?)

小緣歎息的望了一眼正在辣手摧花的蘇芳:( 小姐,那些花是有生命的。)紅顏薄命,美麗的花也亦逝。小緣看著禿了一角似的月季樹很是感傷。

蘇芳哼了哼,(喔,是不想談我這剋星命是吧。)她穿到這是有數日了,這蘇宅就只有她和小緣。至於宅外的路人鄰人都不想與她扯上關係。

就因為原身一出生便是剋死了蘇家本家不少人,還剋死照顧她的幾個僕人。

是原身真是剋星,還是有人蓄意為之...

小緣接過蘇芳摘下的月季,明亮的眼眸看著幾朵艷麗的花是閃了閃,(小姐可不是什麼剋星。妳看小緣不是活得很好嗎?)瞧她活的多健康。

蘇芳叉腰是撇嘴的打量著眼前白皙可愛的小丫鬟,(我很懷疑妳是否偷食了。)明明都吃的一樣,怎麼她就長的白白胖胖的。

(小姐...妳那麼說實在讓人難受...)小緣嘟嘴跺腳著的說著。

這麼奴性心態的孩子是不敢那麼做的。如此忠實主子的人,還是別那麼玩她為好。

蘇芳指著幾簇花叢,( 把這些也採了吧。無人欣賞,不如拿來泡澡。)她喜歡讓自己身上有著花香氣息,舒心舒適。

埋在花園地下的死人也沒有很多,也就那麼一個。至於他是誰,她並不是很在意。在這,她一直都是局外人。

小緣看了看幾簇正開的嬌艷的花朵,語調有些拔高:(我一個人採摘?)那幾具屍體說不定就全埋在那。

蘇芳點著頭,(我累了。) 這具小身體實在沒啥動能量。

(小姐...)小丫鬟一臉表示不樂意。

(我知妳惜花,但生命始終會輪迴再輪迴,自然萬物可是生生不息...)蘇芳打著哈欠,心裡直呼著這具身體真是有夠弱的。

這身子雖弱,但靈力比先前的自己是強了許多。看來這位與她同名同姓的八小姐也不是一般平凡人。

小緣無奈搖頭,這些話她不懂。伶俐的從懷裡取來一條白帕,帕子很大,褶痕不少,看來時常久用。她把手上的月季好好的放妥在上頭包好是繫在臂上。

(夜深路不明的,我先帶著小姐回房。)小緣臉色是有些難看,額上是輕皺著小小的淺眉。她正在努力做著心理建設。

不怕不怕,不就幾個死透的人埋在那裡!

瞧她這奴性樣的。不想做就說嘛!這如此在意著她那可是真心實意。

(或許妳八字與我相合...)蘇芳是突然說了那麼一句,這讓小緣一聽是感到有些錯愕與不解。她眨了眨眼看著是很突然的賞起月色的小姐,( 什麼?)

(說妳會活到現在是與我八字相合。)不知道她是否聽得懂?蘇芳清寂的眼眸望向頂上那冷白的月色。

小緣笑了笑,她不是很了解蘇芳會這般說的意思。但會讓她感到小姐與她同在,她不是孤單無依。


 








上一篇:紅錦袋 1

下一篇:紅錦袋 3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