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7 01:28:11寂行

紅錦袋 1

一方簾幽,微風輕揚,雜草漫漫,庭院深深。

在四方街上,看似無人居住偌大的宅邸深處,此刻便是傳來幽微聲響。

淺淺的細碎歎息,宅邸的一處廂房內幽然傳出。樸質古鏡前坐著一名嬌小蹙眉的秀麗女子。燭火映照在狹長泛著冷意的丹鳳眼上,無波瀾的瞳光閃爍,顯得幽深難測。

纖細的白晳脖頸微轉,蘇芳對著陌生環境是再度是用心的看了看。

此時她心底煩悶不已地第五度是表示:我的確是穿越了!而且還是魂穿在一個弱不禁風的小女孩身上啊!老天,你老不該這麼玩我!

還我那高挑纖細卻又勇健無病的身子啊!

(八小姐...再歎息下去會把魂給呼走的...)有著一臉如白包子模樣可愛的小丫鬟,她很擔憂又是很疑惑的看著自小服侍至今的小姐。

此時的小丫鬟小緣則是內心糾結不已的表示:這五日來,她真的無法接受看她如同外人的小姐。她家小姐可不是這般樣子的!怎睡醒是彷彿變了個人?

請老天還給她一向沉著安靜又會帶著溫暖淺笑的八小姐!

她只是跟平常一樣睡個午覺,怎會一醒來就在這個充滿著古色古香...還有著古人的空間內了!瞧著這詩意充斥著這生活,如此畫風完全跟自己的性情很是不搭啊!

聞言,蘇芳對她嬌笑了一下:(魂嗎?呵~早就沒了。)陌生空間,加上這個從未聽聞的國度中是處處散發著鬼與魔的氣息,不讓她頻繁的歎息這才奇怪。至於本尊的魂是去哪了?她真的完全不想去在意。

這是無解的玄奇問題,越是深想越是無解。儘管這裡的世界是很玄幻奇妙的很。

有鬼有魔充斥著像古代又帶點民初風格的世界裡...

蘇芳感到頭疼地扶額,再道:(先別管這身子原來的魂了。妳給我說說這裡怎只有我們兩個人?)還有一個阿飄和一個魔。蘇芳冷眼看向小丫鬟身後的兩道陰影。

什麼都不知情...

這都讓她感到很是頭疼。但她不敢邁出這房間,就怕一走出這房門便又是另一個陌生世界。這五日讓她是想到佛家的大千世界...

她也感受的出來,這原身會在這兒,這肯定有什麼原因的。且這原因鐵定不是好的。

小緣一聽,搖頭,表示不知情。(我也不知道,小緣自小就被劉管家帶到這兒,他只叫我要好好服侍八小姐妳。)她把她所知的說了出來。

蘇芳嘴角一抽,她想:那時妳跟這原身都才五歲不是嗎?這究竟是要怎麼服侍?古人也真是太早熟了!

小丫鬟見蘇芳呆楞看著她,這讓她回憶起兒時一些記憶。她知情一些事,但她不想與八小姐同說。

十年過去了,她和八小姐同歲數,雖然外面的人都說八小姐的命不好,會剋死與她親近之人。或許是這樣,蘇家人才那麼待她。但瞧瞧她不是活得好好的!

她可憐的八小姐呦...

(妳歎氣什麼?)她打算對這一鬼一魔是視而不見。反正是敵是友都無動作,那她也別白癡的找麻煩上身。活人的問題總是比較重要。蘇芳把目光是轉向正唉聲嘆氣的小丫鬟。

小緣目光一凜,悲嘆:(是想到等會我們要吃什麼?劉管家已有兩月沒送錢和吃食過來了啊…)是了,她們這十幾日來就喝水最多。她摸著依然白胖的臉頰又說:(瞧瞧我們可都瘦了不少。尤其是八小姐妳...真是瘦得太多了...唉...)

(...)

這下她還真是無語了,她現在只想毆這小丫鬟。敢情這女孩子是餓死的?想想穿到這五日了,她可是一粒飯一片葉子肉片都沒吃到。吃的都是小緣不知從哪挖掘出的根莖塊狀食材。像番薯,卻是帶苦味是很不好吃。

蘇芳突然感到心情沉重:(一想到這類似借屍還魂...)這是死了多久?很有潔癖的她是顫抖著身子,想把這滿身似沾染不潔之物是全給它抖落了下來。

這女孩是可憐,相對的她更是可憐又莫名其妙的無辜。

小丫鬟見八小姐冷的抖身,再度一歎的小緣趁著蘇芳靜靜思考著什麼,趕緊前往小廚房把一早熱好的茶水是端上桌,不急不徐的在八小姐慣用的白瓷杯中是緩緩倒了杯熱茶。

(謝謝。)蘇芳一手優雅持著小瓷杯,燙熱的杯身使她很認命的感受到眼前一切的現實。不是夢境,這一切是真實存在著。

(啊?謝什麼?)

(唉…瞧妳這奴性...)蘇芳見她真是疑惑,於是又扶額:(妳可以下去好生休息。)她在這,只會讓她更頭疼更煩躁。如此自我又現代人思維和心態的她,是完全無法跟古人是溝通啊!

(可是...)看著窗外明亮的光芒,小丫鬟表示現在還早的很。

(去休息。無事別打擾著我。)語畢,蘇芳起身,走向房門,手一擺做出請慢走的動作。

瞧!這小姐一醒是不怎麼要她近身服侍了!這讓小丫鬟感到自己是越來越沒用處。但她可憐兮兮的模樣卻無落在那一雙清冷的眼中。於是她只好嘟嘴著,帶上兩頰鼓鼓的包子臉,很是寂寞又哀傷的離開了八小姐的閨房。








 

下一篇:紅錦袋 2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