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3 13:33:33劉欣蕙

甚麼時候天空晴朗 ?

 

           ——獻給希臘的 Konstantinos Misouras

 

自歐陸寄來
你激情粗獷的希臘民謠
微恙地,躺在我信箱裡拍打水浪
鱗片斑斕
一網中困頓之魚
 
乾涸而皸裂許久,許久
我龐大的體內陸地
霎時湧來巍巍巨滔
一朵緊逼一朵
開了又裂
裂了又開
啊,這無常的大海
恆定的氣候與憂鬱
 
"Everything is poetry",你在信上如此寫道
落下幾根灰羽毛奧秘
布拉格泛漲迷霧的清晨
交接的士兵,懷裡揣著紙菸與酒瓶
步伐整齊地經過你
當你俯身於黃燦燦的梧桐樹下
伸手擦拭我的眼角
淚,碎成了冰
 
你曾為一壯美天使
驕矜展開翅翼
於我潔逸豐饒的聖殿裡飛行
維也納輕覆薄雪的深夜
教堂與街燈
虛幻地浸沐於莫札特的夢境
我側耳聆聽
窗外無端氾濫的大提琴
獨坐哲學圖書館裡撕日記
想你已是休止符
而我
還在震顫高音
 
" I can travel with my memories",你在信上如此寫道
隨海浮沉之一瓶封神諭
我拿取生鏽鑰匙
折返深鎖的伊甸園
推門驚見千千萬萬野地蔓生的藍薔薇
紛紛眨動眼睛,探問:
"Where have you been all these days?"
 
靈魂撕裂之後,去了哪裡?
柏林傾頹之後,你去了哪裡?
電車噹噹衝破圍牆
油畫中央熟透的金蘋果
滾至帝國時期浪漫主義者熟睡的青草地
你裸露麥色肌膚
頻頻詠嘆南國的橄欖、優格、羊乳與蜂蜜
如何我就遲疑
遲疑著應該對你坦承幾分之幾 ?
自從我航離拜占庭
心便沉入海底
一骨骸解離之鯨
 
" I can travel with my memories"
" I can travel with my memories",我低低覆誦
乘風破浪自愛琴海,許久
許久
才抵達我指尖的小小短句
 
感覺此刻不是虛幻
是你
歛翼,棲止於此名喚臺灣的小小島嶼
輕輕用希臘語哼唱:
「甚麼時候天空晴朗 ? 」
愛與歌一樣,總是:
禱告與犯罪並存
受傷與醫治同行
且每回唱
 
就碎成了冰

上一篇:禪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