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外線溫度計 贊助
2021-04-06 09:26:07來自星星的喵

我以我血獻青天:13位國軍飛行員的故事


我以我血獻青天:13位國軍飛行員的故事
作者:王立楨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18-08-29 00:00:00

滿頭白髮的飛行員回憶起那天
他想的不再是空戰的細節
而是那些年、那些空戰的影響……

作者親自採訪多位國軍空軍飛行員,由他們講述自己在飛行生涯中所遭遇到的驚異故事。

書中從國軍最後一代螺旋槳飛機出擊大陸說起,接續著初代噴射機飛行員與米格機纏鬥,以及聲名遠播的星式戰鬥機攔截蘇聯轟炸機的故事。全書時間跨越超過30年,構成一部精彩又令人難忘的當代歷史。

書中人物當中,梁金中曾以年輕飛官的身份,在短短的幾十秒內擊落了性能比他更優異的米格機。回憶起那場空戰,他印象最深刻的卻是當他獨自一人在戰場上的時候,遠方的長機以及馳援的友機在無線電當中對他展現的關懷與支持……

邰肇賡曾經在月色明亮的黑夜,因為機械故障墜海,在大海中浸泡了十幾個小時,遠超過文獻上人類能忍受的低溫極限。最後獲救時,不料面對的卻是一把冷酷無清的槍口……

因為這些人不分晝夜在空中巡邏、偵察或在地面待命、警戒,使得台灣過去60年來從未受到外來力量的入侵,也使得人民能在平安、興盛的環境下求學、工作、抗爭、追逐夢想、表達意見。

這本書,將再度燃起國人對專業軍人的尊敬!

◆「飛行員的故事」系列最新作品
◆軍事歷史、軍武族群等待已久,最新權威故事!
◆13個故事,絕大部分來自當事人、現場目擊者親身採訪。
◆當事人的精彩第一手照片

★專家推薦:

‧施孝瑋╱軍情與航空網站主編
‧唐湘龍/「飛碟早餐」節目主持人
‧張哲平╱現任中華民國空軍司令,空軍上將
‧陳國銘/「全球防衛雜誌」採訪主任
‧馮世寬╱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董事長
‧黃竣民/「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
‧傅鏡平╱航空史研究者
‧劉守仁╱前國防部總督察長(備役中將) (按筆畫)
叫好推薦

本書專文推薦

…我的心情起伏不已,起身泡了杯茶,還想抽跟菸,來平息(這些故事)在我心中產生的激烈迴盪。馮世寬╱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董事長

今年適逢八二三戰役六十週年…值此時刻發行本書,別具深意。張哲平╱中華民國空軍司令

本書讓我想起「晴空遇驟流、藍天仍鷹揚」的豪情!這13個故事絕對不是最終回,相信還會有更多藍天的勇士們,繼承發揚這種歷史的承擔。黃竣民/「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

作者歷年作品佳評

吾友王立楨…故事裡描述的主角有的是我的長官、同學、同僚、鄰居,每篇故事都讓我或心痛、或憐惜或驕傲。唐飛╱前行政院長、中華民國空軍退役一級上將

王立楨先生的國軍空軍戰史文章可以說是個人最欣賞最推崇的,不論是在專業性考證及訪談細節上,可以說是國內無人能出其右…又不會讓歷史原貌失真。朱旭╱博客來書評

我是一個飛了將近三十年的飛行員,讀他的文章,我很自然地融入了每篇的情節裡面,好像我就是那位出任務的飛行員……宋孝先╱中華民國退役空軍少將

推薦任何對於飛航、飛機有興趣、想認識的人去買這本書~!劉班╱博客來書評

每次他(王立楨)談起…常激動得潸然淚下…又興奮地像孩子一樣。他學了航太,為飛行員寫書,甚至美國第一個發射到火星的探測器上,就有王立楨的英文名字!林慧懿╱洛杉磯AM1300廣播電台主持人

非常適合航空從業人員參考以及一般民眾獲得科普的好書。Rex╱博客來書評

王立楨先生…使我們如同身歷其境,也為中華民國空軍史的拼圖,補上了許多空白…讓歷史的成像更為充實。彭勝竹╱國安局局長、前空軍司令

(王立楨)令我這個飛行了三十餘年的空軍飛行員既驚訝,又敬佩…有人說唯一的解釋就是:他上一輩子就是一個中華民國的空軍飛行員!祖凌雲╱ 中華民國空軍退役少將

把飛行員的故事點點滴滴紀錄下來,這樣的心意多麼令人感動…(我們)對於這些飛行員用生命和鮮血的付出,都應該要心懷感激。趙少康╱電視節目主持人

書中所記述飛行員,當時的年紀還輕,但他們卻能一無所懼,勇往直前…劉貴立╱前空軍司令、中華民國空軍退役二級上將

★內文試閱:

第二章 僚機立大功 梁金中中尉

飛在三萬七千呎的高空,梁金中坐在座艙裡,看著四周的十四架飛機以疏開隊形飛在藍天白雲之間,那種壯觀的景象實在讓他感到激動。這雖非他首度參與這種大兵力的空中編隊,但是,以前的那些大編隊只是為了顯示壯大的軍容,而這一次卻是真的上戰場!所有的參與人員都是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態,對著他們的目標——汕頭附近的澄海機場——前進。

★ ★ ★

那天是民國四十七年的九月八日,八二三砲戰開始之後的第十六天。
中共那次對金門炮擊之兇猛,前所未見,因此所以國防部亟欲知道中共在大陸沿海地區的兵力佈署,以研判共軍最終的目的是金馬地區,或是台灣本島。而這種探索兵力佈署的任務,就落在空軍偵照部隊的肩上。而梁金中就參與了對澄海機場的偵照任務。
當天任務前的任務提示時,五大隊大隊長董啟恆上校也在場,他特別在提示完畢後對所有飛行員表示,「掩護偵察機」是當天任務中最重要的環節,務必要讓偵察機安全地將偵照的成果帶回本島。
董啟恆對飛行員們強調,擔任直接掩護的四架飛機,若看見敵機前來攔截時,絕對不可以將偵察機丟開,自己跑去參加纏鬥。如果這樣的話,就算擊落了敵機,回來之後也送交軍法審判。
那次任務實在太重要了,因此獲選定執行任務的飛行員,都是由大隊長與二十六中隊中隊長商量後親手挑出來的。當天的人員佈署是這樣的:

偵察機:十二中隊派出兩架RF-84F偵察機,領隊由中隊長李盛林中校親自擔任,僚機是傅振華中尉。

戰鬥機:四架F-86F組成直接掩護分隊,領隊是二十六隊副隊長李忠立少校,三位隊員是二號機尹滿榮少尉、三號機林宗和上尉、四號機潘輔德中尉。

另外有兩個分隊、八架F-86F負責誘敵及高空掩護。這八架飛機的總領隊,同時也是第一分隊的領隊,由余鍾禔少校擔任。二號機朱偉明中尉,三號機秦秉鈞上尉,四號機劉文綱中尉;第二分隊領隊是劉憲武上尉,二號機梁金中中尉,三號機李貽鈞上尉,四號機王濤中尉。
這十四位出征的飛行員當中,有一半的成員都是在中、少尉階層。雖然這些二十剛出頭的年輕軍官們實戰經驗有限,但是他們的訓練卻是相當紮實,在長官眼中他們的飛行技術也非常優秀,因此特別被挑選出來執行這個任務。
除了人員是經由長官指定,所使用的飛機也經過特別挑選。當時每個中隊的編制是二十四架F-86F軍刀機,其中僅有少數是有前緣翼縫的機型。因為有前緣翼縫的飛機在纏鬥上較為靈活,所以大隊部指定擔任這次任務的掩護飛機,必須全部都有前緣翼縫。為此,大隊維修科還特別由其它中隊挑了幾架有前緣翼縫的飛機前來支援。
聽著作戰官的提示,梁金中直覺認為,這次任務竟派出十二架戰鬥機去掩護兩架偵察機,上級絕對是希望在掩護的過程中,以強大的兵力擊潰前來攔截的敵機。這樣不但可以展示我方在海峽上空掌握絕對的制空權,同時也可以提高全國軍民的士氣,尤其是在中共瘋狂炮擊金門的時候。

★ ★ ★

其實,早在八二三砲戰的前兩個月,梁金中就已感覺到海峽上空那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緊張氣息。先是十二中隊的金懋昶上尉於當年六月十七日在偵察福建連城、長汀一帶的時候,遭到中共米格十七的攔截,不幸於武夷山脈中撞山陣亡。一個多月之後,七月二十九日,一大隊四架F-84G在執行大陸沿海偵巡任務時,遭到共軍的米格十七偷襲,長機劉景泉少校被擊傷後跳傘獲救,二號機任祖謀中尉被擊落殉職。
然後就是八月七日,五大隊的副大隊長汪夢泉中校率隊執行巡邏任務時,與共軍遭遇,短暫的纏鬥之後,汪夢泉中校的座機被砲彈擊傷。幾天之後,八月十三日那天,梁金中正在台北休假,住在空軍新生社,那天一大早新生社的負責人對所有住在哪裡的軍士官宣布:國防部已取消所有軍人的休假,大家務必在最短期間內回到各自的部隊。梁金中從來沒有遇過這種狀況,他意識到一定是有重大事件發生了,於是他放下所有的約會,急急的趕回基地。
當天梁金中回到基地向隊長報到之後,發現他已被排入第二天清晨的五分鐘警戒。他將第二天任務組員的名字看了一遍。名單上註明,擔任五分鐘警戒的領隊是李忠立少校,二號機尹滿榮少尉,三號機秦秉鈞上尉,四號機潘輔德中尉。十五分鐘警戒的領隊是劉憲武上尉,二號機梁金中中尉,三號機劉光燦上尉,四號機劉文綱中尉。
第二天,八月十四日,一大早在警戒室裡擔任五分鐘警戒的領隊李忠立少校做完提示之後,向所有擔任警戒的飛行員說了一句:「今天是空軍節,你們可不要在今天給我漏氣!」大家聽了都笑了。幾位年輕的飛行軍官有的是膽子,雖然前一陣子聽到的都是負面的消息,但是他們卻希望能有機會來證明自己的能耐,而那天似乎就是一個這樣的機會!
九點鐘剛過,警戒室的紅色電話響了,戰管下令五分鐘警戒提昇至三分鐘警戒,四位飛行員進入座艙待命。後面擔任十五分鐘警戒的梁金中等四位飛行員,也提昇至五分鐘警戒。
五分鐘警戒的李忠立等四位飛行員剛坐進座艙,就聽見緊急起飛的警鈴響起。在地勤人員的協助下,四架軍刀機很快就將發動機啟動,滑進跑道,凌空而去。
李忠立那四架飛機剛剛起飛,警戒室的警鈴再度響起,梁金中在跑出警戒室衝向自己的座機時,突然想起前一天他從空軍新生社回到隊上,作戰官曾經對他說「會有特別情況」。看來還真是不假哪。
第二批的四架飛機起飛之後,在戰管的引導下與第一批起飛的那四架飛機集合,然後八架飛機在李忠立少校的率領下,按照戰管的指示往平潭島方向飛去。
然而,梁金中還沒等到任何「特別情況」發生,他的飛機就先發生了狀況。他發現座艙罩內開始結霧,於是打開除霧器,但是絲毫不起作用。隨著飛機繼續爬高,那些在座艙罩上的霧很快的變成了霜,使他對外的視線幾乎完全被擋住,他只能模糊的看到編隊中其它飛機的影子。他知道那是因為飛機的增壓系統故障了,於是他立刻將情況向領隊報告。
李忠立少校聽到梁金中的報告之後,轉頭往後一看,只見梁金中的座艙罩已變成乳白色。這種狀況不但無法作戰,連繼續編隊飛行都很危險了,於是他下令梁金中返航。
梁金中先將飛機由編隊中脫離,然後調轉機頭,對著桃園基地飛回去。降低高度之後,座艙罩上的霜也就逐漸化去,他索性就將飛機保持在五千呎的高度,一路往桃園飛。在回飛的路上,陸續聽到了長機下令試槍、丟副油箱等命令,那時他心中實在相當懊惱,好不容易有一個在藍天中殺敵的機會,飛機卻故障。
當天,那兩批緊急起飛的飛機在福建平潭上空與中共米格十七機群遭遇。激戰之後,李忠立少校及、秉鈞上尉各擊落一架敵機,潘輔德中尉與尹滿榮少尉聯合擊落一架敵機,達成了空軍第二個「八一四大捷」。國防部在第一時間就對國人發佈這項捷報,中央日報更是臨時印出號外,對社會大眾宣布這項消息。
大家歡欣慶祝這場勝利的背後,卻有一項消息,被政府悄悄瞞住了,沒有向國人宣布。那就是劉憲武少校那個分隊的三號機劉光燦上尉,並沒有回來。空軍總部在發佈新聞稿時,正確的說明了有八架飛機出動,一架飛機起飛後不久座艙增壓系統發生故障,於是脫離編隊返航。可是,並沒有說明梁金中就是那位返航的飛行員,反而將他列為參戰的七位飛行員之中。
這種移花接木的手法,讓梁金中相當無奈,但更讓他心痛的是劉光燦上尉的失蹤。在空戰的時候,每個人都只注意到自己的長機或是追逐的目標。劉光燦上尉原本的僚機是劉文綱中尉,可是在梁金中因座機故障而返航後,李忠立少校叫劉文綱取代梁金中的位置,擔任劉憲武少校的僚機。因此劉光燦上尉就沒了僚機。
劉光燦在失去僚機掩護的情況下,沒有人注意到他發生了什麼事。一直到空戰後集合時,大家才發現劉光燦上尉失蹤了。所以這個消息除了讓梁金中替劉光燦教官感到婉惜之外,更讓他瞭解,空戰時僚機與長機之間互相支援與掩護的重要。
八一四大捷之後,海峽上空的緊張氣息與日俱增,幾乎每天的巡邏任務都有敵情,跑道頭的警戒機群也由八架增加到十六架。那時所有的訓練都已停止,只要飛機起飛,就是執行作戰任務。八月二十五日,五大隊的蔣天恩中校與顧樹庠少校兩人,又在掩護金門運補任務中擊落了兩架敵機。這也使得五大隊的士氣高到爆表,每個人都爭先恐後,主動要求擔任出擊任務。
在這段日子裡,梁金中雖然幾乎每隔一、兩天就被派到巡邏與掩護的任務,不過都沒有機會與敵機遭遇,直到九月八日那天……

★ ★ ★

九月八日上午十一點,擔任高空掩護的八架飛機先行起飛。這次與平常的作戰任務不同,起飛之後並不往西出海進入台灣海峽,而是向戰管報到後立刻迴轉,在本島上空向南邊飛去。三分鐘後,兩架偵察機與四架擔任直接掩護的飛機起飛,同樣的也是起飛後迴轉,向南飛去。
這先後兩批飛機在戰管的引導下,於台中的南方會合,然後由嘉義附近出海,直對著目標直奔。
這十四架飛機在台灣海峽上空對著汕頭飛去,梁金中也在座艙中不停的向四下索敵,然而中共方面卻一點反應都沒有。藍天中看不到任何敵機的影子,戰管的雷達上也沒有看到敵機的動靜。
機頭的正前方出現了一個島嶼,梁金中知道那是汕頭外圍的南澳島,當天的目標就是汕頭西北方五十浬的澄海機場。他看著那兩架偵察機及四架直接掩護的軍刀機通過南澳島上空,直對著澄海機場飛去,那時不但空中沒有飛機來攔截,地面的防空砲火也沒有任何動靜。
這種不尋常的安靜,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雖然他期盼能與米格十七遭遇,但敵方這種避而不出的戰術,卻讓梁金中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偵察機順利的通過澄海機場上空,將地面的情形攝入了底片,然後轉向回航,掩護機群也跟著轉向。就在這個當下,突然之間戰管通知他們:一批敵機正朝他們的左後方快速追來。
知道敵機在向他們追來之後,梁金中反而鬆了一口氣。原來對方的意圖是要等軍刀機返航之際才出手,這樣他們所面對的是油料已經降低的軍刀機,無法與中共米格機做持久的纏鬥。
擔任高空掩護的領隊余鐘禔在知道敵機已經在向他們追來時,一開始沒有做出任何接敵的指示,僅是讓所有僚機注意左後方,同時繼續伴隨著偵察機往台灣返航。畢竟「掩護偵察機」才是這次任務最主要的目的!
戰管不斷報出敵機的位置,最初是每接近四浬報一次,等接近到某一距離時則改成每兩浬報一次。梁金中在座艙中不斷回頭,不斷放眼朝著左後方搜尋,但是藍天白雲仍是那麼的祥和,沒有任何敵機的蹤影。
戰管報出敵機已經接近到十浬。這個距離,用肉眼就可以看得到敵機了。梁金中的眼球幾乎要爆出眼眶似的,對著左後方一吋一吋的尋找。終於,他在左後方天地線稍低的地方看到了幾個小黑點。那無疑就是向他們追來的米格十七!於是他按下通話按鈕,向長機報告:「Bogie 8 o’clock low(敵機在八點鐘下方)。」
總領隊余鐘禔少校聽到梁金中的報告之後,很快的也看了那批向他們快速接近的敵機,然後回報戰管:「目視敵機。」
戰管聽到掩護機群已經看到敵機之後,就停止了管制,由總領隊余鐘禔少校開始指揮掩護機群。余鐘禔先下令擔任高空掩護的八架飛機調轉機頭,與敵機成對頭方式,同時並下令所有人將副油箱拋棄。軍刀機丟掉了翼下的那兩個油箱之後,減輕了不少負擔,頓時變得更輕巧與靈活。
至於擔任直接掩護的四架軍刀機,則還是緊緊跟著那兩架偵察機。對於他們來說,將偵察機機腹中的底片安全的護送回本島,比擊落敵機更重要。
梁金中隨著長機轉過頭,朝著敵機飛過去,這時發現那些小黑點已經變成銀光閃閃的米格十七,而且那些米格十七的機頭還冒著火光!顯然那些米格十七已經開始對著他們開炮。此時彼此距離還遠,梁金中和友機還沒進入米格十七的射程,但是看著那些砲口閃著火光、對著他們直衝而來的敵機,他頸後的毛髮不禁全豎了起來。他知道今天有人將回不了家了!
很快的,那批米格十七就與這八架軍刀機隊頭通過了。就在通過的一剎那,總領隊余鐘禔少校猛然拉起機頭,開始反轉。這個敏捷的動作立刻拉開了戰鬥的序幕,其它的幾架軍刀機也隨著他的動作開始反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