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車零件被偷失竊險卻沒有理賠? 贊助
2021-03-19 09:46:04來自星星的喵

日光為鄰


日光為鄰
作者:希澄 出版社:城邦原創 出版日期:2021-01-28 00:00:00

<內容簡介>

有妳的日子,
就是我嚮往的人生。

☆排行榜冠軍作家,POPO原創百合天后‧希澄最新甜寵之作,讀者期待度UP!
☆貓系女總監X狗系女大生,高冷傲嬌遇上純真軟萌,曖昧又甜蜜的女女戀愛日常,融化你的心!

妳送我一片日光,變成我心底最璀璨的寶藏……

初見何煦,靳雪就被那雙清澈的眼睛吸引,
再見何煦,她陽光般的溫暖個性,讓靳雪更加在意,
何煦就像可愛的小柴犬,
總能輕易觸動她內心最軟的一塊,
她想摸摸她的頭,想將她緊緊擁入懷中,
但這樣的想法,還不能讓何煦知道,
她得慢慢來,才不會嚇到這軟萌的小傢伙……

初見靳雪,何煦就忘不了那雙清冷的眼睛,
再見靳雪,她露出一抹微笑,讓她瞬間心跳加速,
靳雪就像高雅神祕的貓咪,
迷人的氣質,讓她不自覺想靠近,
但她只是她的鄰居,太熱情的話會不會被討厭?
還是慢慢來吧,先用熱可可與她搭起友誼橋樑好了……

<作者簡介>

希澄
希望能一直保持一顆澄澈的心。以文字為趣、以寫作為樂,學不來華美優雅的文字,寫不出氣勢磅礡的小說,但仍冀望自己能寫出一個讓人記得很久、很久的故事。

希澄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writersrchen

粉絲專頁:希澄文債館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srchen/

★內文試閱:

目光迎上時,何煦見到一雙深褐色的眼眸。
兩人相隔一面玻璃窗,眼神交會的瞬間極為短暫,卻深深地烙印在何煦的小腦袋瓜裡。
真好看的眼睛,何煦想。
「妳是何同學嗎?」
何煦身子微顫,一回頭便看到一位綁著高馬尾、身形清瘦的女人朝著自己親切一笑,「是來面試嗎?」
何煦呆了下,回過神來連忙回答:「對!我約一點面試。」現在十二點五十分,她早到了。
女人笑了笑,「那先進來坐吧!我是這間咖啡廳的店長。妳想喝什麼?」
何煦乖巧地跟著店長走進咖啡廳,站在櫃檯看著寫滿餐點的黑板,一時有些眼花撩亂,猶豫片刻才點了杯伯爵拿鐵。
店長邊套上工作圍裙邊說:「妳先隨意坐,我等會兒就過去。」
何煦依照店長的話坐到靠近大門的空位,從包包拿出履歷放到桌面上,睜著一雙圓滾滾的眼睛四處張望,最後視線落在窗旁角落的位子上。
是剛剛目光對到的姐姐。
坐在窗旁的女人自帶筆電,桌上有杯喝到一半的咖啡,她神情專注,似乎正在處理公務。
座位相隔有些遠,五官無法看仔細,何煦注意到對方有一頭漂亮的黑長直髮。
「久等了。」
何煦手邊多了一杯飲料,她連忙向店長道謝。
店長坐到何煦對面,見她似乎有些緊張,便露出親切溫和的笑容輕道:「放輕鬆,就當跟我聊天就好。」
何煦點點頭,深吸口氣再緩緩吐出,主動將履歷拿給店長。接過履歷後,店長認真地看了一遍,放下履歷表,抬眼直視何煦。
對上店長的視線,何煦不禁屏氣凝神,不斷回想昨晚跟室友的練習,各種面試常問的問題何煦全演練過,只怕自己太過緊張,什麼都忘光了。
「妳喜歡喝什麼飲料?」
何煦一愣,這……這問題昨天沒練習到啊……
瞧何煦露出困惑茫然的表情,店長不知怎麼地,就忍不住想笑,好像看到小動物似的。
「這問題很難嗎?」
「不不!」何煦有些尷尬,不太流利地回答:「呃……有加牛奶的我都很喜歡……像是這個。」何煦指著那杯她很想但不敢貿然拿來喝的伯爵拿鐵,眼神透露一絲渴望,「我喜歡喝。」
店長噗哧一笑,「那妳喝,儘管喝啊。」
聞言,何煦眼睛一亮,拿起玻璃杯快速地喝了幾口,露出滿足的表情,她兩眼瞇瞇的很可愛。
店長微笑看著何煦的反應,覺得有趣。
「好喝!」何煦笑逐顏開,頻頻誇讚:「真的很好喝!」奶香濃郁、茶味順口不苦澀,兩者比例剛好,完美搭配。要不是在面試,何煦可能會忍不住一下子就喝完。
店長單手支著下頷,看著何煦道:「妳是A大的新生嗎?」
「對,升大一,前天才剛搬進社區。」何煦老實回答。
「自己租屋嗎?怎麼不住學校宿舍?」
「我跟高中同學一起合租,至於為什麼不住學校宿舍……」說到這個,何煦就覺得有些沮喪,「因為……我讀的科系離宿舍太遠了,每天早上要走二十五分鐘去上課……」
何煦苦著臉的樣子生動又可愛,店長忍不住笑了幾聲。
確實,這個社區是電梯大樓,又鄰近A大,下樓三分鐘就能走到學校,換作是她大概也會選擇在外租屋。
店長十分親切,談話間,何煦漸漸放鬆,變得侃侃而談。兩人相談甚歡的聲音,吸引了坐在窗邊的女人。
她是這間咖啡廳的常客,與店長、老闆娘都熟,但店長對面的女孩子她沒見過。
是新人嗎?
她先注意到了女孩的笑容,她笑起來時,像是有道陽光灑下,讓人不自覺想多看一眼。
談話似乎告一段落,店長與女孩雙雙起身,她也悄悄收回視線,瞥了眼手機,拿起來放到耳邊。
「什麼事?」
一貫冷淡的嗓音並未逼退電話另一端的熱情,對方免不了抱怨幾句:「妳怎麼老是對我這麼冷淡啊?靳小雪。」
靳雪一時有些無語,嘆了口氣,「我不記得自己的名字中間有個『小』字。你要是想講廢話我就掛了。」
「別別別,我是來講正事的!」電話中好聽的男性嗓音,焦急地阻止她。
靳雪揉揉眉心,忍住掛斷電話的衝動,「什麼事?」
「我這次拍攝結束後有個空檔,我會去妳那裡蹭飯,先通知妳一聲啊!」
靳雪壓了壓脣角,知道自己沒辦法拒絕,就算拒絕這傢伙還是會死皮賴臉地出現在家門口,到時只會更麻煩。
「知道了。」
話落,靳雪立刻摁掉手機,放回桌面上。她剛闔上電腦,手邊便多了一盤精緻小點。
靳雪抬頭,見到店長站在桌旁笑道:「今天多炸的,當招待。可能有點涼了,剛剛面試新人忘記先給妳,希望妳不介意。」
「沒事,妳太客氣了。」靳雪點點頭,臉上表情沒有太大變化,但眼裡流露感激,「謝謝。」
店長微微頷首,就走回吧檯繼續招呼客人,靳雪拿起叉子插了一塊雞塊送入嘴裡,想著方才店長無意間透露的訊息。
所以……或許還有機會見到那個女孩嗎?
靳雪優雅地享用小點,轉頭望向窗外,姿勢就像稍早那樣。
不同的是,直到離開咖啡廳前,靳雪都沒再見到那雙圓滾滾、炯炯有神的眼睛。
好像……小狗狗似的眼睛。
八樓一到,何煦與好友戴語筑一同走出電梯,兩人各抱著一個紙箱走到門前,戴語筑將沉重的箱子放到地上,忍不住哀號抱怨:「我的天!我們兩家到底寄了多少東西上來……」
何煦跟著苦笑,「大概我們的爸媽都怕我們在台北餓死吧?」
「我也這麼覺得。」嗶卡進門後,兩人合力將箱子放到房裡,安置好後,何煦說道:「還有一個小箱子我下去拿就好,妳在房間等我。」
戴語筑應道:「好,妳小心點。」
何煦走出房門再次走進電梯裡,往B1管理室領取包裹。
雙手掂了掂,紙箱的重量讓何煦心裡踏實了些。
搬進這個社區第三天了,但今天早上醒來,還是有那麼點不習慣。考上A大之前,何煦一直住在家裡,鮮少有機會出門長住。
何煦是興奮中帶點忐忑,可何家兩老就不是這樣了,似乎怕女兒隻身在外這裡缺、那裡少,知道包裹該寄哪後,塞了一大箱不夠,又寄了一小箱,彷彿何煦不是去念大學,而是去避難。
拿完包裹走到電梯前,何煦發現沒有多餘的手按電梯,剛要放下箱子,後面有道聲音傳來。
「妳要去幾樓?」
本來彎著腰的何煦立刻打直身體,一抬頭迎上一雙深褐色的眼眸,正凝視自己。
電梯門開啟,那人走進電梯,何煦也趕緊跟上,「八樓,謝謝!」
電梯門關上後,一陣安靜,何煦站在門邊,背對方才遇上的人,注意力全放在身後的人身上。
儘管對方戴著口罩,但那雙眼睛,何煦覺得自己見過。
站在電梯角落的靳雪同樣注意到門邊的何煦,視線由上而下看了看,隨後稍閉起眼,頭靠牆壁休息。
到了五樓,門一打開,何煦想也沒想就走出去,靳雪同一時間睜開眼,便見到這哭笑不得的一幕。
「等等,我、我八樓!」差點沒發現走錯的何煦,注意到廊上擺設和格局與所住的八樓不同,又紅著臉走回電梯裡。
這次,何煦不想再擋在門邊,退到後面,恰巧站到靳雪身旁。自覺丟臉的她垂著頭,髮間露出通紅的小耳朵。
挺可愛的。靳雪注意到何煦似乎有些拿不住箱子,挑起眉梢,主動伸手拿過了箱子。
「我也八樓。」略低的嗓音靠在耳邊,何煦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姐姐,一時有些手足無措,想拿回,又聽到靳雪說:「順手而已。」
「噢……」大概是姐姐的氣場太強,何煦乖乖收回手,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不對啊,自己的東西怎麼能麻煩陌生人……
何煦看上去懊惱而茫然,靳雪不知道她小腦袋瓜裡想些什麼,將視線直視前方,抵達八樓時長腿跨出電梯。
「哪一間?」
靳雪側過頭,黑長直髮自然散落在肩上,瞬間何煦猛然想起眼前這個比自己高半顆頭、一臉冷淡的姐姐是誰。
「忘記自己住哪一間?」
何煦沒膽問兩人是不是見過,立刻指著自己房門口,「那間,我拿過去就好,謝謝妳。」
靳雪將箱子交給何煦時,兩人指尖不經意碰在一塊,一股涼意蔓延至何煦掌心。
靳雪轉頭走向長廊末端,在電梯裡她並沒說客套話,她是真的也住八樓,而且是最後面那間大房。
「等等!」
忽然,何煦叫住了她,靳雪停下,轉頭卻發現何煦不見了,不知道跑去哪兒。靳雪微微皺眉,雙手抱臂站在原地。
不一會兒,何煦慌慌張張從自己房裡急忙跑出來,手上多了一瓶罐裝可可。她站定到靳雪面前,將可可遞給她。
「這個請姐姐喝,謝謝妳幫我拿東西!姐姐的手有點冰……」
靳雪戴著口罩,一張精緻美顏藏著大半,看不出表情,但那雙眼睛,何煦覺得似乎變得柔和,少了些凌厲。
「謝謝。」靳雪接過可可,轉身走往房間。
何煦好奇地看了看,發現姐姐就住在裡邊那間,不禁微愣。
那房間……戴語筑說過,是房東在住的!
發現這個事實,何煦驚匆匆回到房間,一開門就直問正坐在地上整理行李的戴語筑。
「妳不是說房東是一個大帥哥嗎?」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戴語筑啊了聲,臉上浮現「莫名其妙」四個字。
「就是,之前妳自己來看房的時候,妳不是說房東是男生嗎?」何煦認為自己應該沒記錯。
至於為什麼是好友戴語筑獨自來看房,是因為何煦不巧得了腸病毒。
約好看房的前兩天,何煦上吐下瀉,整個人懨懨地去看醫生,得知這個病症時,何煦呆呆地問:「不是腸胃炎嗎?」
「不是。」何煦還記得自家母親在旁憋笑,而醫生一臉淡定的樣子,「腸病毒跟腸胃炎不一樣,妳這是腸病毒。」
戴語筑知道後,同情地邊笑邊有義氣地說:「好,那我自己先去看看,要是房間沒什麼問題就直接訂了。」
房間很好、房東人也好,但戴語筑那時拚命強調房東顏值多高、長得多像雜誌模特兒,何煦不禁猜想戴語筑根本是因為房東的長相才下訂的。
「是男生啊。」戴語筑一臉茫然,「不然妳看到女生喔?妳怎麼確定那是房東?搞不好是房東女友,住在一起不奇怪吧?」
這麼一想,何煦覺得挺有道理的,但戴語筑被她弄糊塗了,抓著她問清來龍去脈。何煦便從打工面試開始說起。
「所以,妳從下禮拜開始上班嗎?六跟日?」戴語筑問。
何煦點點頭,「對啊,我是應徵假日班,他們好像也只缺假日工讀生,而且店長說要回家那週提早說一聲就好,不會不給請假。」
兩個準備迎接大學新生活的女孩,關上門便嘰嘰喳喳地聊天,另一邊的靳雪進門後,則是面對空蕩無人的家裡。
大學開始在外讀書的她,已習慣了獨居,若忽然多了一分關心,反而不自在。
靳雪拿起手中的可可看了看,另一手輕揉自己的下腹。每次生理期來時,她總安靜承受悶痛,也沒打算買甜食、熱飲緩解生理痛。
但是……
轉了轉手中的可可,拉開拉環,靳雪喝了口,舔了下嘴角。
感覺也不壞。

初秋之際,徐風微涼。
何煦剛進咖啡廳時,老闆娘秋姐望著外頭有些陰暗的天氣,關心道:「外面會不會很涼?妳穿這樣會不會太少了?」
何煦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薄長袖,搖搖頭,「還好,反正都在室內,晚上下班我也不會到處亂跑。」
秋姐點點頭,領著何煦認識店內的環境跟工作內容,與面試時店長韓芷晴所說的大致相同。
「一開始,我不會要求妳馬上學會調配這些飲料,但要先學會使用POS機跟送餐。」
何煦認真地聆聽,不時低頭作筆記,深怕自己把人生第一份打工搞砸。
開店半小時後,客人陸續上門,韓芷晴也來到店裡,協助教導何煦這個第一天上班的小菜鳥。
店裡座位滿八成後,韓芷晴拿了個訂位牌,請何煦幫忙放到靠窗的座位上,何煦乖巧地照做,走回吧檯時好奇問:「有人訂位嗎?」
「沒有。」韓芷晴趁著出餐空檔跟何煦介紹店裡不成文的規定,「但有一位靳小姐從開幕第一天就來光顧,之後幾乎每週假日都會來,而且都坐那個位子,久而久之我跟秋姐就習慣為她保留了。」
原來是這樣,何煦理解地點點頭。
韓芷晴忍不住逗她,「那妳知道是哪個『靳』嗎?」
何煦沒料到會被反問,呆呆地看著韓芷晴,支支吾吾好半晌都沒能想出來,困窘的樣子逗笑了韓芷晴。
「一個『革』加一個『斤』,讀音跟『進來』的『進』一樣。」
還沒熟悉店內事務的小工讀發出長長的哦一聲,巧的是,正推開玻璃門的客人,正是韓芷晴口中的「靳小姐」。
何煦趕緊就定位,朝戴著口罩的靳雪揚起笑容,「今天想喝什麼?」
見到那如陽光般的溫暖笑容,靳雪的眼神柔和了一些,淡淡道:「焦糖鹽之花,冰的。」
「還需要別的嗎?」
「不用,謝謝。」
靳雪點完餐後,走到自己習慣的靠窗座位上,拿出筆電處理公事。自從咖啡廳在社區開幕後,靳雪已習慣來這坐一個下午,除非假日有聚餐邀約,或是得進辦公室加班,不然她都往這跑。
就是為這一杯焦糖鹽之花。
在何煦送上飲品時,靳雪停下打字的動作,將桌上的訂位牌交給何煦,視線不自覺隨著這隻小工讀的背影移動。
應該是大學生,靳雪想。
她摘下口罩,喝了口焦糖鹽之花,口感依舊細膩,這間咖啡廳的老闆娘手藝精湛,煮得一手好咖啡,她希望這間店能一直在社區營業。
忽地,靳雪對上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
那雙眼睛眨啊眨的,稚嫩的臉蛋看上去似乎有點慌張,眼神東飄西移,最後忽然對自己露出大大的笑容。
靳雪見著,覺得……這小朋友怎麼笑得有點傻?
靳雪微抬眉梢,先移開了視線,注意力重新放回筆電,何煦也跟著收回視線,忙著給其他客人送餐。
咖啡廳從中午十二點營業到晚上八點,經過忙碌的下午後,何煦才得以喘口氣。
薄暮時分,夕陽斜斜地照進店內,橘紅色的暖光灑在靳雪身上,整個人彷若灑上一圈金粉,將精緻冷淡的五官襯得有些暖意。
靳雪對何煦招了招手。
何煦一愣,立刻起身走向對方,不由得有些緊張。
可究竟緊張什麼,何煦自己也不太清楚,她走到靳雪身邊,微彎下腰問:「需要什麼嗎?」
這是偶遇數次以來,何煦第一次看清楚靳雪的長相,她的五官近看時不損半分美麗,那雙褐色的眼睛十分迷人,高挺的鼻梁、脣形優美的薄脣與白皙的肌膚,每一處都令人覺得精緻好看。
但大概是姐姐自帶的冷淡氣場讓人產生距離感,何煦覺得有點想後退。
「一杯伯爵拿鐵,熱的。」
何煦回過神,點點頭,趕緊轉身回到櫃檯點餐。
靳雪單手支著下巴,望著認真忙碌的小朋友,心情悄悄變得輕快。
她有點笨手笨腳,笑得也有點傻,卻讓人討厭不起來,還有點可愛。
當伯爵拿鐵送上時,靳雪叫住了何煦:「等等。」
何煦一回頭,就看到姐姐把那杯伯爵拿鐵推向自己,抬眼迎上靳雪冷淡的眼睛。
「可可的回禮,給妳喝。」
何煦詫異,壓根沒想過那飲品是點給自己的,只見靳雪站起身,拎起筆電包走向門口,沒多做解釋,也不打算給何煦推辭。
何煦眼巴巴地看著靳雪走出店門,邁開大長腿往E棟走去,然後回頭向韓芷晴投以求救的眼神。
「妳就喝啊,我又沒說不行。」韓芷晴失笑,邊擦拭杯子邊說:「我剛剛就覺得奇怪,靳小姐平常不喝咖啡以外的飲品,怎麼忽然多點一杯伯爵拿鐵,原來是給妳的。」
何煦眨眨眼,得到店長首肯後,喜孜孜地拿過伯爵拿鐵大口大口地喝著。
何煦想,靳雪的內在似乎不像外貌那樣冰冷……

上一篇:苦小鴨遊宜蘭

下一篇:親愛的共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