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人線上投保,方便快速又省錢 贊助
2021-03-21 09:04:04來自星星的喵

我竟然把我自己的肚子搞大了


我竟然把我自己的肚子搞大了
作者:朱佩慧 出版社:圓神 出版日期:2021-02-01 00:00:00

<內容簡介>

朱佩慧,新加坡人,現年48歲,2012年確診罹患罕見的腹膜後脂肪肉瘤,除了開刀,並沒有化療藥物可以治療。當時腫瘤已經有10公斤重,44公分大,如西瓜大小,也像三胞胎。
從2012年到2020年8月,她經歷了四度復發,先後切除了一顆腎臟、大小腸、脾臟與一半的胰臟,她說:「我好像在看人可以切掉多少器官還能活著。」
不斷歷經復發的狀況,身心狀態皆跌落谷底,在2020年,朱佩慧在老師的引導下,除了繼續接受手術治療外,也開始寫詩,以此做為向內清理的方式。
寫詩,讓她再次面對內心對於愛與家的渴望──
過程中,她的心也逐步獲得療癒,更有勇氣面對不完美的自己,並開始與家人和解,重新回到愛。
這本詩集,是佩慧對於父母帶來的傷痛、對愛情的徬徨、對手足互動造成的傷痕,構築而成的內心獨白,當心開了,身體也慢慢不再那麼沈重。
我們都明白,醫學可以治癒外在的疾病,但療癒最關鍵的是,自己的心。
此這本詩集裡,或許你也能發現自己的人生目的與意義。

★本書特色:

圓凸的肚子,原來不是中年發福,
不斷的生病、復發,我的身體豢養出了10公斤重的腫瘤。
除了接受外在的手術,藉由寫詩,我開始了內在的清理……
《一點一點流光》作者/洪丹、諮商心理師/葉北辰──感動推薦

★目錄:

|導讀| 為她們的生命旅程致以最敬禮 陳志成
|導讀| 面對最真實的自己,心之所向 郭素珍
|專訪| 癌症,讓她看見自己 陳心怡
【繁體版】
竟然把肚子搞大了
屬於我的愛情呢
渴望依靠的肩膀
恨得長.愛得深
跟自己一起走路
透過偏光鏡看世界
投入大自然的懷抱
情感.超越時空
最深的獨白
柳暗花明又一村
【簡体版】
竟然把肚子搞大了
屬於我的愛情呢
渴望依靠的肩膀
恨得長.愛得深
跟自己一起走路
透過偏光鏡看世界
投入大自然的懷抱
情感.超越時空
最深的獨白
柳暗花明又一村
|謝誌|
|採訪後記| 從心開始

<作者簡介>

朱佩慧
1972年,新加坡出生。
2012年,首度確診腹膜後脂肪肉瘤,歷經四度復發及多個器官切除後,開始走入身心靈學習,展開重新向內探索自己的奇幻歷程。

相關資訊:
蘇馬利體投資開發股份有限公司暨蘇馬利體國際事業集團
地址:334桃園市八德區廣興三路125號
電話:03-3689478
E-mail:sumarisind@gmail.com
FB:蘇馬利體投資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Sage Tree PTE. LTD.(新加坡)
FB:Sumari Sage Tree

視界新聞網覺知冥想
提供不同主題靜心冥想引導,藉由老師的帶領進入內在世界探索旅程。
請搜尋:視界新聞網

風潮線上課程──身心深度呼吸法專輯1&2
身心深度呼吸法是一套簡單且隨時可運用的練習法,透由呼吸調和,任何人都可以輕鬆找回健康感。請收聽風潮線上課程引導。
請搜尋:風潮線上課程 身心深度呼吸法、風潮線上課程 身心深度呼吸法(二)春夏秋冬

★內文試閱:

導讀 為她們的生命旅程致以最敬禮
陳志成
癌症!聞癌色變!曾記得個人自軍中退伍後,2007年第一次接觸陪伴癌友時心中有好多的觸動感受,到底自己依著怎樣的內在心思,或是生命對我的引導來此究竟要我做什麼呢?「助人的事業」竟是如此莫名的悄然進入到自己與未來可能性裡,這樣簡單的念頭更是從台灣延伸至新加坡國度開花又結果。
佩慧已罹患「腹膜後脂肪肉瘤」長達八年之久了,到底她的心裡怎麼了,沒有結婚與家庭,自己卻把肚子搞大,這麼多年來除了一直陷入這樣無比的恐懼、害怕、擔心困擾之外,死亡更是不斷在午夜夢迴之際呼嘯而來。
此詩集從萬般思緒到開始著筆,即是藉由這樣的緣分而來。緣分是一種心電感應,那是一種很深「求生」的內心渴望,佩慧是位永不妥協逆境的人,愈是掉落於苦與痛之間,她就愈挫愈勇的面對自屬的人生,從不輕易放棄生命那道如同蠟燭微弱欲滅的光啊!
讓自己試著慢慢品味作者從首篇如實面對自己,到第二篇遇見遠方國度的男友摯情的遐思。依篇序第三篇對已故父親這份未曾被表達濃厚的深愛,好令人心疼與感動;第四篇為作者最難下筆的是與兄長(哥哥)的依附關係(依賴與獨立;權利與責任)無法分割的親情糾纏;第五篇因著開始學習走路,竟給自己打開了自屬生命另一種偉大可能性發展;第六篇更是作者在走路時巧遇莫名的墨鏡人生新境界;第七篇是讓作者深切領略到我們都是大地及宇宙之子,自己從未是孤單與寂寞的一個人活著;第八篇作者與亡故父親有著更深意識的連結交會,無論是自我救贖或和解,即從過去與現在到未來,那都是一種生命無限的圓滿禮讚;第九篇作者係此生此世與媽媽最為情感纏繞的功課,已是無法言喻悲喜、怨懟、憤怒及愛恨交加的情緒翻覆;最後篇章作者重新遇見自己的美麗新人生記述感言,更為重要的是在過去「我把自己的肚子搞大了」,在未來「我也讓自己身心全然療癒了」。
末了,佩慧與自己的肚子拚搏這麼多年,當然她真的好棒、好棒呀!另就醫學對各種疾病治療貢獻肯定立場而言是不可或免的,尤以新加坡仁德兼具醫生及護士們的悉心細膩的照顧是那麼無微不至的精神及態度實是令人感佩。惟現在藉以身心靈學習整合為一進而輔助療癒之效,此應不失推之功勞的必要陪伴角色。
最後,且讓我們在此時此刻一起向她們的生命旅程致以最敬禮。
(本文作者為蘇馬利體投資開發股份有限公司暨蘇馬利體國際事業集團總顧問)

導讀 面對最真實的自己,心之所向
郭素珍
此詩集裡所稱述的情感關係經歷,的確和我的也有一些相似。我相信或許也和許多人的情感關係相似──說不出口的渴望、說不出口的愛。人生時常出現令人膛目結舌又情緒化的故事情節,卻也因為這些「說不出口」而遺憾……
作者朱佩慧的詩集讓我發現了情感關係更深層的一面,那就是面對最真實的自己。我深深記得她曾對我說過的那句「被恐懼綁架了」,不僅僅是對於害怕康復,反而讓我更深層地看見她在這段深度探索之旅的勇氣、毅力所具備的特質。她面對恐懼,將自己和周遭重新連接,再度擁抱自己的能量,幫助了我看見也懂得所有事件背後的本質,加深了我對所有一切無限的可能性看法和一種對於欣賞人生活著的美好心態。
此詩集裡展現了所有無法被表達的主觀感受,內容顯現出了我們肉眼看不見的多重意識層面,而且每一個人的心理和心靈視角都不一樣,所以詩集裡見證了同樣的實相,但涵蓋了不同的真實。
主觀感受表達是一種藝術,也是一種不要害怕衝突的表達、不要遺憾的表達、可貴的表達以及一種愛的表達。
透過不斷的覺察與觀照、轉化和整合,作者朱佩慧的自我療癒旅程定能幫助許多人洞察可能沉睡已久的潛能。她堅持無中斷的諮詢,那心靈厚度可歸功於我們的導師─陳志成的陪伴,超越了傳統心理學,如此究竟!
我很榮幸能參與此過程,它將是我生命的烙印!
現在,你也能開始你的人生深度探索之旅,去發現屬於你自己神奇般的獨特性,勇敢地享受學習和探索當中的樂趣,去喚醒你內在偉大的潛能與智慧!
你在此詩集的過程裡,更能發現你的人生目的與意義!
只要你想,就能!
只要你要,就有!
心之所向。
(本文作者為輔導與心理治療師)
郭素珍 Vanessa Keh
.BABM(Hons)
.Counsellor & Psychotherapist(APACS)
.工商管理學士(榮譽)
.輔導與心理治療師(新加坡心理治療師和輔導員協會)
簡歷:
一位擁有工商管理(榮譽)學位和社會心理學與輔導學文憑的企業家。
目前攻讀輔導與心理治療師的碩士學位。
她支持企業精神、熱愛自然、旅行、娛樂和閱讀。希望透過學習,激發出每個人的潛能與力量,以愛和完成自我價值來創造自己的實相。

專訪 癌症,讓她看見自己
陳心怡
我第一次以視訊的方式與距離台灣3100公里之外的新加坡進行採訪,佩慧是極為罕見且死亡率極高的腹膜後脂肪肉瘤(Retroperitoneal Liposarcoma)患者。從2012年11月首次確診以來,當2020年8月面臨第四次復發時,醫生說她很幸運,因為臨床上,這癌症幾乎活不過五年。
電腦螢幕前,看到佩慧準備了一整捲衛生紙,我們聊了將近三個小時,那捲衛生紙也快沒了。她的淚水幾乎沒停過。
把她這八年來的病史與復發歷程整理出來,一定會讓很多人嘖嘖稱奇。
2012年12月確診開刀,從左腹部拿出的腫瘤重達10公斤,44公分長,等同於一顆西瓜大小、三胞胎重量,同時拿掉一顆被腫瘤包覆的腎臟、腎上腺,並切除部分大小腸與盲腸。
2014年第一次復發,位置是右腹,約6公分大,部分大小腸連同腫瘤一起切除。
2017年第二次復發,回到左邊,除了大小腸,部分的胰臟與整個脾臟在這次復發被犧牲。
2019年12月第三次復發,半顆胰臟成了祭品。
2020年8月第四次復發。雖然腫瘤有6x5公分大,但這次她暫時不想再動刀,除非腫瘤仍持續長大。
第一次確診前,佩慧以為是中年發福,沒想到這個被她戲稱為「搞大自己肚子」的代價是這麼多臟器陸陸續續跟著陪葬,「我很多器官都沒了,還能活著,但看著一個一個被切掉,我很傷心。」

灑脫背後的真實
佩慧原來不是一個這麼悲傷的女人。至少在念中學時,她仍清晰地記得那個倚著自然環境的校園中的自己,無憂無慮。
只不過,仍有些缺憾。
打從她出生有記憶以來,父親為了養家,長年在外跑船,而身為家庭主婦的母親或許是為了排遣寂寞,經常出門打麻將,泡在自己的社交圈裡。佩慧與哥哥兩人面對空蕩蕩的屋子,都有種被爸媽遺棄的孤獨感。「孩子必須懂事」,因此佩慧一直以來既獨立又堅強,即使父親五十歲那年罹患鼻咽癌後退休回家,兩年後病逝,佩慧仍默默承受命運的安排,邊讀書邊打工,努力養活自己;大學畢業後,除了自己的就學貸款債要還,還得養母親。
「都是妳在承擔,哥哥呢?」我問。
「過去我對他有很深的怨,覺得他都不照顧媽媽跟我。」哥哥隨著父親的腳步踏上航海之路,也複製了父親與家人聚少離多的生活,幾年後他便決定成家而不再漂泊。當哥哥有了自己的家庭,讓佩慧更加認為自己得孤單扛下照顧母親的重任。
母親在2011年被診斷失智,她仍咬牙獨自硬撐,但內心的苦與怨已像鬼魅般逐漸擴大,直到她的癌症確診後,終於崩潰。那個曾經灑脫的俠女,內在是玻璃心。癌症,就是引爆的地雷,讓她的心碎了一地。
佩慧不得不向哥哥求助,但強硬慣了,渴望被愛的求助呈現出來的反而是種怨懟與責難,這讓哥哥更向她難伸出援手。直到第四次復發,與癌症糾纏了八年之久後,佩慧終於決定開始面對自己,好好與哥哥坐下來談。
「原來我哥跟我一樣,都有很深的被遺棄感,不論到哪兒都沒歸屬感,所以他才會去航海。」還原後,佩慧才明白,哥哥不是從沒伸出援手,而是她太主觀、太強勢,哥哥只好退到角落,一切都交給「妹妹大姐」來張羅。

癌症啟動求生意志
強勢高牆終於在佩慧第三次復發動刀後倒下。她整整住院兩個月,身上插滿管線,「生病以來,這次最難捱,是我第一次看到死亡,意識到可能會死,整個人很低落。」
那次,她的腹部與肺都積水,整整住院兩個月,出院後,她成天躲在屋裡哭,不想再跟世界打交道。她也是在這一年認識陳志成老師,並開始學習賽斯思想哲學觀,重新認識自己。「我慢慢看見,真正療癒的關鍵是自己的心、自己的快樂、自己的喜悅,在我還沒罹癌之前,我對人生的喜悅感早已不在,我已經不快樂很久了……」
從父親生病回家那一刻起,很少與父親相處的佩慧突然發現天塌了,但她不能跟著垮,只得繼續獨立堅強,「我很想依賴,也不想負責,可是找不到方法,只好用生病來解決。」
這樣的信念也讓佩慧在情感上始終處於漂泊狀態,對象總是遠距,聚少離多像是兩人分開的主因,但真正核心是她並沒有準備好為自己打造一個家。對她來說,在一個缺乏愛的流動的家庭中長大,她無法確定自己能否給出愛,也怕扛不了責。以為可以負責,卻又害怕負責,佩慧內心充滿了纏繞與矛盾。
透由學習,她終於能夠面對自己內心的恐懼與不安,「吃得好不好、基因好不好、環境好不好,都不是生病的主因,你是不是喜悅快樂的人,這才是病源。」曾與死亡之臉這麼貼近過,她深信,藉由寫詩,把那些對父母親與哥哥被壓抑下來的情感慢慢清晰了起來,才能支持她走過第四次復發。
「癌症不好玩,要生要死,對我來說,這沒有中間模糊地帶,我若想活下去,就要做最大的努力。因此從另一方面看,癌症也給了我動力。」
(本文作者為視界新聞網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