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折3萬 超值入主正是時候! 贊助
2021-03-11 11:30:12來自星星的喵

厭世國文教室:古文青生涯檔案


厭世國文教室:古文青生涯檔案
作者:厭世國文老師/j. ho(胖古人)(繪) 出版社:究竟 出版日期:2020-11-01 00:00:00

☆隨書附贈雙面書衣「我就廢之人生倒退嚕」桌遊,將古文青們的生命經典片段加入遊戲中。人生未必總是要進取,倒退嚕也是一種大智慧!

☆作者繼《厭世廢文觀止》後全新力作!當高冷文學家秒變同學你哪位,古文青的真心話,怎麼好像跟課本不太一樣?

☆帶入班級經營概念,設計對白+群組對話+有所本的「輔導紀錄」,立體展現人物性格,讀文更讀心!

☆凌性傑(作家)、祁立峰(國立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讀古文撞到鄉民》作者)、吳一晉(花蓮女中歷史科教師)、李純瑀(魚小姐,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助理教授)、敏鎬的黑特事務所(《人生自古誰不廢》作者)、劉滄龍(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教授)、簡齊儒(國立臺東大學華語文學系副教授)、東燁(穹風,《這個國文老師不識字》作者)、李佩蓉(景美女中教師、政大師培中心兼任助理教授)、白白老師(白白國文YouTuber) 一起上課不厭世

上窮碧落下黃泉,古文青來到我班級?!

當高冷文學家秒變同學你哪位,

古人們的真心話,跟課本好像不太一樣──

‧司馬光:極簡生活過起來超讚的,你要不要也試試看?

‧劉鶚:不要再跟我說「你真的很會描寫聲音」了,重點真的不是那裡!

‧文天祥:老子超帥超有錢,但技能樹完全沒點到軍事這方面(尷尬)。

‧龔自珍: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假文青!

‧張岱:做人不要太中二,人生沒有後悔藥吃的(茶)~

‧袁枚:我愛錢、愛吃、愛DIY,更愛妹妹(無誤)!

設計對白+群組對話+有所本的「輔導紀錄」,

厭世國文老師帶你了解那些課本沒寫、老師來不及教,

但絕對讓人超有感的古人真心話和小劇場。

讓古文不廢,人生不厭,還能讀出真滋味!

儘管國文課本裡的文章都是一時之選,但大家多半把重點放在修辭技巧、文章結構、筆法運用,卻未必有時間了解作者的想法,更別談什麼跟古人取暖、反思自己的人生。

然而在刻板印象和有限的課文篇幅之外,這些古文青們其實都曾在自己的時代努力活過,各有邊緣、媽寶、吃貨、一言不合就開扁等不同屬性,也有他人難以理解的心痛、追悔、堅持,甚至是尖銳的無聲吶喊。

如果只認識課本裡的他們,未免太可惜了!

這次,始終在課本裡「照顧」大家的21位古人,全都集合在一個班級裡啦!不論是覺青文青,還是學霸女神,透過厭世國文老師的「輔導紀錄」,解密古文青們的生涯檔案,了解他們三分耿直、三分堅持、三分傲嬌,再加一分白目的內心世界,也看見無法寫進課本裡的另一面。

孟子:「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是人生一大樂事。」

厭世國文老師:「(看班級名單)我可以不要接這一班嗎?(苦笑)」

★名人推薦:

凌性傑(作家)

祁立峰(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讀古文撞到鄉民》作者)

吳一晉(花蓮女中歷史科教師)

李純瑀(魚小姐,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助理教授)

敏鎬的黑特事務所(《人生自古誰不廢》作者)

劉滄龍(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教授)

簡齊儒(臺東大學華語文學系副教授)

東燁(穹風,《這個國文老師不識字》作者)

李佩蓉(景美女中教師、政大師培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白白老師(白白國文YouTuber)

──上課不厭世推薦

從未仗著古人的權威說教的厭世國文老師,這回化身古人的心靈導師,把古人(書中有些作者作古不久)的生平與文章轉寫成生動有趣的輔導週記,在詼諧又精闢的點評中翻新我們對古人的想像與古文超連結。如此創新的體裁,突破傳統課文呈現方式的呆板、割裂,還給古人/古文生機淋漓的樣貌。我相信這本靈思妙語不斷的奇書,不僅能讓青年讀者抱著看故事(笑話)的愉悅心情領悟人生智慧,以古文(國文)為專業的教師、甚至本來視古文為畏途的讀者,都將會發現古文/古人原來跟你想的不一樣,還能對自己的生活帶來驚喜與啟發。

──劉滄龍(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教授)

「說我狂,太沉重。」

若每位國文老師都是現代派的引言人,那麼厭世國文老師就是箇中佼佼的馴獸師,他規訓艱難的古文,馴化古人,讓他們乖乖關進生涯檔案,被詠讚、被痛罵、被同理、也被撫慰。這些課本內外耳熟能詳的古代男文青、嬌女神們,都可能是人人身上活著的真實靈魂,遊走在各種生命情境,一樣生老病死愛恨貪嗔。

「別怕,鬼是我們愛過的人。」

厭世國文老師更是呼風喚雨的巫師,他引幡覓靈,魂歸來兮,化簡為繁、點石成金、起死回生,有時為古文青添點詩意,有時胡鬧譏笑,常常耍些浪漫,安排演出:演繹這些本來躺著,卻能站起來、聞得到、虧得起的立體人物,這些我們愛過的鬼,召喚性格,點燃名家典型,一一請入生涯簿,好說歹說。有時明明錯的是人,其實罵的是那場不安不義的環境。

「文學是悲傷的病癥,也是療傷的解藥。」

《厭世國文教室:古文青生涯檔案》糾集歷歷在目的古人們,進校園、串門子、跑社會,警醒我們朝生活、朝省覺、往對的方向走。厭世從來只是遮掩熱情的幌子,其實正是感覺敏銳、凡事咎責的態度。不論古人、今者,厭世來自於過度堅持、自有主張、愛恨分明,因而自感疲憊。能帶著成見過活的人,人生方能看穿大小毛病、別有個性,為快樂而叛逆。收放多可調配,人生多有意思。

厭世國文老師跟古人借火說情,有光,讀來,即能生意盎然,藥到病除啊。

──簡齊儒(國立臺東大學華語文學系副教授)

一個標準的國文老師,能幫你考試順利,卻未必能教你通情達理、知古鑑今;一個厭世的國文老師,除了上課,則更能告訴你:其實古人也是人,有些甚至比你還屁,而他們北爛的人生裡,多少都有你的影子──無論你是嘴砲老劉、屁孩小陳,還是美到炸開的杜妹妹。

國文老師不見得只能教國文,還能教你笑著一邊厭世,一邊品味人生。

──東燁(穹風,《這個國文老師不識字》作者)

魯迅傳迅搶讀劉鶚連載,畫荷王冕差點沒被看太陽不用戴墨鏡的沈復閃瞎!杜麗娘、林黛玉收到老師傳送的「服儀規定.pdf」……作者善用「國文老師」身分,靈活調度文獻素材,將虛實人物依成長履歷與個性,重新歸類分群,在跳脫制約的天馬行空之間出入文本,還原文學本然不拘格套的靈動想像。全書不逃離古文與國文課,而把古人與國文課同時變可愛了。

──李佩蓉(景美女中教師、政大師培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做為一個待過體制內,又叛逃到體制外的教育相關人員,《厭世國文教室》讓我想起教過的許多學生,他們有些浪漫無懼,像極了書中的正義魔人;也有些是懷抱理想的資優學生,如書中的醫科學霸。

當我在閱讀這些古人故事時,忍不住想到身邊的每個孩子,也想起了求學時代的自己,因此,本書所寫的絕對不單是古人的故事,也是曾經勇敢無懼、年少單純的每個你我。

──白白老師(白白國文youtuber )

★內文試閱:

【跋 這問題很重要,但一定不會考】

「老師,為什麼要背唐宋古文八大家?」

高中學生接觸的第一篇古文,通常都是韓愈的〈師說〉。除了課文內容外,老師必定會提到作者的生平經歷與文學主張,「古文運動」的相關資料也一樣會出現在課程與考試裡。

於是學生時常出現這樣的疑問:背誦這些人名到底有什麼意義?

韓愈、柳宗元、歐陽脩、王安石、曾鞏、蘇洵、蘇軾以及蘇轍等古文作家,在學生眼中只是面貌相同的古人(或死人)而已,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區分他們之間的差別。如果要感受學生的心情,或許可以嘗試背誦漫畫《鬼滅之刃》鬼殺隊中的「九柱」名字,並且試圖記憶這些人的稱號、招式,以及彼此關係,你大概也會說出:「為什麼要背鬼殺隊九柱?」

當然,有時候人們的「為什麼」並不是一個疑問,而是想表示不滿與無奈的情緒,真正想說的是「憑什麼」。理解不是真正的目標,而是想逃離受迫的現狀。

但是,身為高中國文教師,仍然必須回應學生的問題,如果課本裡的古文作家,大多是一群抱怨政府與人生的失敗者,那麼是否還能提供有價值的資訊或知識,甚至成為課程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暫且先不提文學的定義與功能、教學的內容與方法,以及課綱的制定與實施,期待學生理解一位時空距離遙遠的作家,目的是做為自己生命經驗的參考。

這個世界上,有善與惡的存在,卻難以辨識何者是善?何者是惡?只能透過觀察與體驗,逐漸找到屬於自己的立場與原則。現在閱讀過去時空裡的人物事蹟,即是對於未來的模擬體驗。

很多時候,人類的良知與邪念隱藏在很深的地方,甚至終其一生也不會彰顯出來,必須經歷關鍵試煉,才可能被他人發現。但並非每個人都有機會遭遇關鍵試煉,也就未必能注意到那些關於善惡的想法與行動,或是人生其實還有另一個選擇。

劉禹錫、文天祥、劉鶚、賴和,以及其他作家,分別遭遇到不同的關鍵試煉,也用自己的方式對抗或承受磨難,再從創作中得到愛與寶劍,迎向不可知的明天。這裡不是要把他們推向獨特崇高的位置,而是知道人類會因為思考與行動,成為有價值的參考。

需要補充說明的是,書中除了作家之外,還收了兩位歷史人物與三位小說人物,他們都不具備文學創作者的身分,卻也同樣可以開展思辨與討論,甚至隔著一層時間與虛構的薄膜,反倒更能啟動一個相對溫和的對話空間,不會在教室出現劍拔弩張的狀況。

此外,老師除了專業科目的教學,也時常兼任導師工作,必須關心學生的家庭、生活,以及學習狀況。於是,我想以「個人資料表」與「輔導紀錄表」,做為書中人物的基本介紹,字數不多、文句不長,內容經過一些趣味性與生活化的加工,但創意的發想大抵有所依據,雖然未必完整與確實,仍期待能做為人物生平的補充。

再者,書中每篇結尾皆會附上一則「德行評語」,是藉此抒發對於這些人物個性與遭遇的感嘆,並非要評論誰的功過或對錯,那只有上帝做得到。

所以,導師在期末不得不給學生「德行評語」時,常讓我覺得頭痛不已,那是介於誠實與虛偽間的一段文字,不僅擔心措辭過於直白與嚴厲,也害怕傳遞出失真的錯誤訊息。

同樣的,在寫作這本書的過程裡,偶爾懷疑自己是否能朝著有價值的目標前進,稍稍解開某些長久依附在國文課本上的詛咒,而不是耗費所有力氣,好不容易突破一個牢籠,卻發現仍深陷在另外一個牢籠裡。

直到現在,我依舊無法判斷那些被認為限制的東西,是否變成另外一種形式的存在?假使放棄記住某些歷史人物的名字與故事,之後儲存學生腦海裡的重要事物又將是什麼模樣?但正如同一開始的問題,我的回覆會是:

「你自己可以決定意義與價值。」

上一篇:我家住在張日興隔壁

下一篇:人質卡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