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度計、糖度、溫度量測 贊助
2021-03-21 09:14:01來自星星的喵

喬瑟與虎與魚群


喬瑟與虎與魚群
作者:田邊聖子 出版社:青空文化 出版日期:2019-07-26 00:00:00

經典再起,2020年韓國真人電影&日本動畫電影同期上映
文藝愛情V.S.青春戀愛重新詮釋原作章節
跨越昭和、平成、令和,她們的戀愛情事,至今仍與你我深深共鳴。

☆ 【喬瑟與老虎、魚 】韓國電影 相隔17年再次真人改編
☆ 青龍獎影后韓志旼 X 國民南朋友南柱赫 耀眼CP共譜殘缺愛戀
☆ 【喬瑟與虎與魚群動畫版】 BONES骨頭社 虐心打造
☆ 新生代影星中川大志、清原果耶 擔綱配音
☆ 超人氣神祕系歌手Eve 溫暖獻唱主題曲及插曲
☆ 感動全世界!強勢入選釜山影展閉幕片、東京影展特別招待作品

當喬瑟思考幸福時,那似乎與死亡是同義詞。
完美無瑕的幸福,就是死亡本身。

田邊聖子一語道盡戀愛本質──
當你渴求完美無瑕的幸福時,愛情便開始悄然而逝。

恒夫不知何時會離開喬瑟,但只要他還在身邊一天,那就是幸福。

九則如珠玉般圓潤感性的戀愛故事,

在心中迴旋,久久不已……

一旦有了心上人,就要和他一起去看老虎的女人。
一邊對男人滿心愛憐,一邊打算將戀情埋葬在山中洞穴的女人。
丈夫的甜美與苦痛時光,都想要全面占有的女人。
為即將被俘虜的前夫做離別便當,將他的無味依戀嚼吞入肚的女人。
遺忘了月經卻能感受到子宮的存在,只因身體發出了滿足嘆息聲的女人……

這些誠實又可愛的女人啊,
如黏稠的蜂蜜、又如溫暖的毛毯,
層層包裹並滋養你我的心。

◎日本一線作家林真理子、小池真理子、山田詠美、江國香織、川上弘美、小川洋子、島本理生、綿矢莉紗一致推崇。
◎〈喬瑟與虎與魚群〉2003年改編為電影,由妻夫木聰與池脇千鶴主演,奪得日本國內外各大電影賞肯定。

★本書特色:

1.日本一線作家林真理子、小池真理子、山田詠美、江國香織、川上弘美、小川洋子、島本理生、綿矢莉紗一致推崇。
2.〈喬瑟與虎與魚群〉2003年改編為電影,由妻夫木聰與池脇千鶴主演,奪得日本國內外各大電影賞肯定。
3.經典不滅!相隔17年韓國&日本接連翻拍!韓國 〈喬瑟與老虎、魚〉真人電影版與日本〈喬瑟與虎與魚群動畫版〉電影相繼於2020年冬季上映。
4.收錄如珠玉般圓潤感性的九篇短篇小說,出版超過三十年至今仍暢銷不墜。

★內文試閱:

喬瑟與虎與魚群
「哇!是橋!」
「哇!是海!」
喬瑟開心地喘不過氣,同時還不停叫嚷。(喬瑟動不動就會喘不過氣。如果笑得太厲害或不慎吹到風,很容易呼吸困難。彷彿呼吸的空氣被奪走。那似乎與她的下肢麻痺不無關係,但並不確定。小時候就被醫師診斷患有「腦性麻痺」,不過也有醫師說「根本不是。看不出腦性麻痺特有的症狀」,結果始終病因不明就這麼被論斷為「腦性麻痺」,如今已經二十五歲了。)
喬瑟正好面對吹來的風因此喘不過氣。她自以為說話很大聲,其實聲音沒出來便被海風吞沒。
「喬瑟,還不把窗戶關上!明知道這樣又會不舒服。」
恒夫說。喬瑟這才慌忙按下座椅旁的按鍵關上車窗。以前借的車子要開關車窗時必須搖動把手。如果姿勢不良,那個動作會給喬瑟增加負擔,因此這次租來的車子只要按一下按鍵便可開關車窗讓她很開心。喬瑟按了一次後覺得有趣,忍不住又接二連三一直按。
「別玩了。傻瓜。」
恒夫語帶輕鬆說。
「噢。這是第一次嘛……」
喬瑟滿足地嘟囔,恒夫說:
「還有更方便的車子喔。」
「不是,偶是說旅行。這麼美麗的景色,第一次看到。」
「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裡。」
「你的第一次,和偶的第一次在質的方面大不相同。偶的第一次內容濃密。這才是偶第二次看海呢。」
「神氣什麼。咱倆不都是第一次蜜月旅行。」
「呵呵。」
「喬瑟,你曾經和誰旅行過嗎?」
「你猜。偶可是桃花很旺的,跟管理員不同。」
「可惡。」
喬瑟只有在心情特佳的時候,才會喊恒夫「管理員」。某次臨出門前,恒夫說:
「等我一下。」
然後就鑽進廁所。喬瑟等得不耐煩,在門外大喊:
「不行。不准你尿尿!臭小子!快出來!」
恒夫一邊紓解生理需求,一邊回嘴:
「你說什麼傻話,居然敢對丈夫大呼小叫。」
「你才不是丈夫!」
「不然我是誰?」
「你是管理員!」
喬瑟本是隨口說出管理員,從此卻很中意這個代號,動不動就喊恒夫「喂,管理員」。恒夫有時也會戲言「站在管理員的立場,我認為──」。恒夫是個事事都很容易融入,適應性很強的男人,喬瑟的名字也在不知不覺中按照喬瑟的堅持如此稱呼。
有一次,喬瑟突然說:
「偶啊,決定今後替自己取名為喬瑟。」
「為什麼取名為喬瑟?」
恒夫看起來一頭霧水。
「沒有為什麼,只是覺得叫做喬瑟更貼切。久美這個名字,偶要放棄。」
「名字可以這麼輕易就改掉?還得經過市公所同意吧。」
「市公所的意見不重要,只要偶自己想這麼做就行。以後,你如果不喊喬瑟,偶可不會理你喔。」
之後,恒夫慢慢細問之下,才知喬瑟熱愛小說,經常借閱市公所巡迴婦女文庫的小說(身心障礙者可以免費借閱),因此而看到莎岡的小說。起初她誤以為那是推理小說才會借回來,但看了之後覺得有趣,又借了好幾本。
因此得知那位法國女作家經常替自己小說的女主角命名為喬瑟。喬瑟頓時拜倒在其魅力之下。比起山村久美子這個名字,山村喬瑟,聽起來更遠遠出色。好像會帶來什麼好事,不,或許就是因為發生了好事,才會在冥冥之中引導自己發現喬瑟這個名字。
所謂的好事,自然是指恒夫的出現。
恒夫說「喬瑟是個怪名字」(他很少看小說,而且這個名字就算在嘴裡念叨半晌也無法激發任何聯想),卻在不知不覺中被感化,開始自然而然地喊她「哪,喬瑟」。
喬瑟有時會因為看電視,被歌手的身段或動作影響。但是連名字都受到影響這還是頭一遭。她從小就習慣自稱「偶」。父親再婚對象帶來的拖油瓶年僅三歲時,牙牙學語不會說「我」,聽起來像是「偶」。喬瑟覺得就是因為那孩子說「偶」,才會得到父親與那個女人的寵愛。於是十四歲的喬瑟也漸漸跟著自稱「偶」。
必須坐輪 椅的她開始有月經後,「麻煩的」喬瑟讓女人不堪其擾,索性把她送進身障療養院。父親起初還會來看她,後來就再也不見蹤影。唯獨自稱「偶」的這個習慣,被喬瑟保留了下來。
母親在喬瑟襁褓時便已離開,因此她對母親毫無印象。十七歲那年,她被祖母接回去,在郊外的房子與祖母相依為命。祖母對喬瑟很慈愛,卻不願讓別人看到坐輪 椅的她,只有夜晚才肯讓她出來。
她們總是打開後院的小門悄悄出去,但年老體衰的祖母無法順利推動輪 椅。
可喬瑟在春夏兩季的夜晚還是很想出門。
有一次,她與祖母一起出門,行經尚未打烊的香 菸舖前。
「等我一下。」
祖母說著放開手,去那店裡買點洗潔精衛生紙之類的東西。距離雖不遠,卻是在有點斜度的坡上。一邊是圍牆無垠延伸的住家,林蔭籠罩顯得黑影幢幢。
喬瑟一瞬間察覺某人的氣息,隨即,輪 椅突然加速。事後回想才知道,「某人的氣息」是「惡意的氣息」。後來恒夫說「八成是喝醉酒的人惡作劇」,但喬瑟不這麼認為。因為住在父親家及療養院的期間,喬瑟已經習慣對「惡意」很敏感。──是路過的男人突然不聲不響用力推喬瑟的輪 椅,往坡下一推便一溜煙逃走。輪 椅筆直向下滑。祖母尖叫著追來,但喬瑟自己當時已經嚇壞了,什麼也不記得。只知道,不知是哪個男人受到凶暴的衝動驅使,突然把輪 椅往下推,她察覺到那種殺意,嚇得驚聲尖叫。
從坡道下方走上來的人影,被祖母的尖叫嚇到,發現喀拉喀拉向下衝的輪 椅後,撲上前攔阻。那一帶正好已到了坡底,變成徐緩的斜度。那個人在驚愕之下仰身翻倒,輪 椅倒是沒翻,就此停住。
「你沒事吧?」男人跳起來說。喬瑟已經嚇呆了,連話都說不出來。情緒激動便會呼吸困難的喬,只能拚命調整呼吸。她面如死灰渾身癱軟,因此男人驚慌失措講的那些話,在喬瑟聽來只覺得很吵。這時祖母跑來,喬瑟聽到祖母的聲音才恢復鎮定,終於喘過一口氣。
「有些人就是這麼惡劣。」
男人用依然驚魂未定的聲調說。
「繼續待在那一帶很危險,我送你回去吧。」
男人說著主動推輪 椅。那人就是恒夫。他住在附近的學生公寓,當時還是大學生。
從此,恒夫有空時就會上門,開始替她推輪 椅。喬的身體發育不全個子矮小,恒夫似乎一直以為她是個小女孩。
「久美有時很無知,有時又顯得知識格外淵博,真奇怪。」
恒夫說,得知她比自己還大兩歲後,恒夫很驚訝。「無知」是真的,因為喬瑟只往返住處與療養院之間,壓根沒見識過外面的社會,也沒有加入身心障礙者運動團體之類的組織,因此也沒開拓交際圈。對於去療養院做志工的青年男女及中年婦女,怕生的喬瑟一直不肯敞開心扉,因此她在那些人心目中似乎沒什麼存在感,事事總是被放到最後,甚至遭到遺忘。
至於「知識淵博」,是因為她透過看書看電視習得不少知識。
偶以前,都是在池塘養了幾十條鯉魚、還有草皮、還有架設鞦韆的院子裡玩喔。以前的家很大──喬瑟會這麼向恆夫炫耀,但那其實是她在書本及電視上看到的世界。她不用就學因此沒進過學校,但父親教過她平假名、片假名與漢字,後來她自己看書從附帶假名拼音的漢字開始記起,也求大人買來英文童話書,學會了ABC。
父親教過她下將棋,因此兩人經常下棋。父親去公司時,她就打開收音機,聆聽同樣是父親教過她規則的棒球比賽。她很想親眼見識一次比賽,曾讓父親揹她去看過。就在甲子園球場,看到當時擔任投手的村山。看到她喜歡的游擊手吉田好像也是在那次。喬把後來看電視轉播或聽收音機轉播的比賽,和她與父親實際去球場觀戰的那次記憶混在一起,紛然陳列在記憶的架上。
「比賽後半段開始下雨了。但爸爸還是背著偶,把他的外套罩在偶身上。」
喬瑟對恒夫如此敘述回憶,其實是在療養院大廳看電視轉播棒球比賽時,突如其來的驟雨令球場看台上的觀眾慌了手腳,紛紛拿報紙遮在頭上或者蒙著外套。那個印象太強烈,令她與多年前偕父親觀賽的記憶混淆不清。
「偶爸爸非常慈祥喔。只要是偶說的話,他統統都會聽。」
喬瑟如此炫耀。
「既然有這麼慈祥的爸爸,久美怎麼會住進療養院呢?」
恒夫開玩笑說。
「要你管。去死!笨蛋!關你什麼事!」
喬瑟氣得呼吸困難,於是恒夫就此閉口,從此絕口不提,順便也醒悟了真相。喬瑟說的話與其稱為謊言,毋寧是她的心願,是夢想,在喬瑟心中儼然存在迥異於現實次元的另一個世界。
祖母與喬瑟靠著社福補助金過日子,不過有時也會請恒夫這個貧窮的大學生吃晚飯。沒地方打工時,恒夫只能天天靠泡麵果腹,因此祖母親手做的飯菜令他讚不絕口。有時是蒟蒻和菠菜涼拌豆腐、味噌湯,有時是魷魚腳燉白蘿蔔這種老年人吃的菜色,但那種菜色恒夫更喜愛。漸漸的,他開始經常出入祖孫倆悄然度日的家。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