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客限定!日本雙效益生菌折100 贊助
2021-09-11 09:00:00沈默

【武俠瘋】:〈為愛成魔──閱讀《尚氣與十環傳奇》〉

(圖片轉載自Yahoo電影)

         沈默/寫

▉愛得喪心病狂

Marvel電影宇宙繼《黑寡婦》(Black Widow)後,緊接著來到的是號稱亞裔超級英雄的《尚氣與十環傳奇》(Shang-Chi and the Legend of the Ten Rings――非裔超級英雄《黑豹》(Black Panther)的大獲成功,無疑為非白人膚色的英雄們增加了許多可能性。而以李小龍為原型的功夫大師尚氣,也就合情合理成為Marvel多元擴展電影世界的主要漫畫人物了。

《尚氣與十環傳奇》的導演為德斯汀‧丹尼爾‧克雷頓(Destin Daniel Cretton),動作指導是在港片大放異彩過的布拉德利‧艾倫(Bradley Allan),即是那位在《玻璃樽》裡把成龍打著玩的艾倫。而這部電影視覺最引人注目的當然就是優美而華麗的功夫格鬥了,在大部分要嘛肌肉暴力蠻幹、要嘛就是疾速俐落的好萊塢動作片裡,除去吳宇森導演的《變臉》(Face/Off)、《不可能任務2》(Mission: Impossible II),以及袁和平擔任武術指導的《追殺比爾》(Kill Bill)、《駭客任務》(The Matrix)和《霹靂嬌娃》(Charlie's Angels)等系列,很難見到武打風貌如許完滿的功夫片,光是這一點就相當值得推許。

開頭的竹林,還有尚氣與十環幫大打出手的竹棚,就有對武俠及功夫電影的致敬之意,前者很難不想到李安《臥虎藏龍》、胡金銓《俠女》,後者則是有太多香港電影出現過了,如徐克《黃飛鴻》系列與及成龍的《警察故事》系列,大多可以見得。而《尚氣與十環傳奇》對兩種武打風格的呈現與融合,非常有意思,竹林、文武和映麗之戰,帶著徐緩優雅感的影像表現,竹棚格鬥則講究速度與力量,同時不也是雜耍特技――兩者都在電影中有淋漓盡致的演繹。

至於文武與映麗(陳法拉飾演)的打戲,好像也不可能不秒瞬反射到王家衛《一代宗師》葉問與宮二在樓梯間眉來眼去的武鬥。對了,還有十環呢,那不就是周星馳電影《功夫》洪家鐵線拳、《西遊‧降魔篇》裡驅魔人段小姐的無定飛環嗎?

最教我著迷的,無非是飾演徐文武的梁朝偉,實在出色到不行。一個反派,一個將殺戮視為稀鬆平常的千年魔王,被他詮釋得絲絲入扣,有血有肉,他的表情、眼神都是文武的痛苦,一個失去所愛之人的全部瘋狂。

為愛成魔――

舉手投足都是情感,梁朝偉成功地詮釋出文質彬彬的殺人狂魔,如何因為深陷情愛而甘願捨去絕對武器十環,但同樣的,一旦妻子遇難身故,憤怒使他義無反顧地走回殺戮之道,而且連妻子留下來的珍寶,他的兒女們,也能夠斷然背棄。

文武愛得喪心病狂,映射在他無視徐夏靈(張夢兒飾演),因為見女兒就像看見妻子,而他訓練七歲的兒子徐尚氣(劉思慕飾演)成為殺手,用盡種種嚴酷的手法,甚至派十四歲的尚氣去殺仇家,這些作為背後的心理因素,都在電影最後爆發開來――他詈罵兒子一輩子只會逃避,包含妻亡故之際明明尚氣也在場,卻毫無作為云云。換言之,他心底是怪罪尚氣的,應該說,他恨透了讓妻子離開的世界。這是一個使人信服的反派,一個充滿心靈史活動的角色,在一部商業大片看到這樣長著靈魂細節的人物,很難不備感驚喜。

愛的瘋魔,真的是我個人萬分偏愛的主題,我自己的小說《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裡面也有個舉世入魔者鋒驚形,心底純情無比,但整部小說裡殺得屍橫遍野毫無所忌,彷彿生命定義即是就在殺戮的狂飆,所有愛他的人都可以背叛。

這本小說裡也有個補天環(紅、藍、綠、金、白五色環),恰恰與十環的隱喻可以拉在一塊兒講。環,以圓圈為武器,本身是圓滿象徵,但同時也是束縛,愛的束縛,家族與親情的束縛等等。至於十環幫的幫徽,那是十個環扣一起,組成一個大的環之圓,猶如宇宙或說是時間,乃至於人類的傳承、延伸與相屬的關係,這是相當漂亮的隱喻,也是相當華人文化的符碼。

我也要想起佐野洋子的繪本故事《活了一百萬次的貓》,那是一隻死了一百萬次,又能復活一百萬次的貓,而每一次的死亡都有人為他痛哭悲傷得難以自己,唯貓毫不在乎,直到遇見一隻白貓,他就再也不覺得自己有何偉大特異之處,而白貓死去後,他徹頭徹尾的傷心,真正懂得什麼是活著、什麼是死亡,於是他也就無法再多活一次,無法變成活了一百零一萬次的貓。

以及加斯汀‧柯羅寧(Justin Cronin)的《末日之旅》(The Passage)三部曲裡,那些面臨心愛之人死去的男人們,如何變為病鬼(吸血鬼)、又如何讓世界陷入萬劫不復:「深痛惡絕的背後必定都有一個愛的故事。」、「因此在算總帳的那天來臨時,我會對上帝直言抱怨:祂這麼殘忍地把愛懸在我們眼前,像懸吊在嬰孩搖籃上的鮮豔玩具那樣。祂從空無之中創造出哀痛的世界,終有一天,這世界也將再次成為一片空無。」

 

▉愛與暴力的新容器

徐文武的命名,我也覺得極之有趣。首先是徐,西周、春秋時代的諸侯國,有個徐國,其國君為嬴姓,據說國祚1469年,共有44代君王。嬴姓,我們當然就會想到秦始皇,也曉得秦國崇尚黑色。文武的古代裝扮再加上十環幫的衣著都是黑色,似乎都可以讓人多所推敲。而徐之一字,是徐風,是徐徐緩慢,在《尚氣與十環傳奇》之中,當映麗與映南(楊紫瓊飾演)打起拳法,就會那麼徐緩的風吹起,彷如天地之力起而相應,那是氣的技術。徐也有威儀、雍容都雅之貌的意思,且古代又通作邪。總而言之呢,徐之一姓放在《尚氣與十環傳奇》確實巧妙。

徐文武的形象呢也是又文又武,具有文攻(情感說服與組織力)與武鬥的雙重本領。從文武的名字去看,我以為《尚氣與十環傳奇》另一個隱密要講的,即是融合的概念,也可以說是合一的可能。

十足西方白人色彩的Marvel,設法將華人特色加入進來,亦即中西合璧。所以,我們看得到不少元素都帶有相關意涵,比如映麗的仙境故鄉,名之為大羅――武俠小說常見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一話,所謂大羅本為三十六天最高一層,稱大羅天,乃最高最廣之天也,其下三十五天總繫於大羅天,顯然意味著無限的無限。大羅裡有華人熟知的靈獸,龍、朱雀(還是鳳凰?)和麒麟(還是龍馬?),以及貔貅(還是窮奇?),更特別的是也有四大凶獸的混沌,即沒有頭沒有臉只有翅膀的莫里斯。這裡面也有靈凶同在的意思,參照整部電影的走向,亦暗合老子之言「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尤其映南對尚氣的勸告,他必須面對、接受自己繼承雙親的特質,不管好壞都是。

《尚氣與十環傳奇》確乎充滿道家思想與道教元素,道家的「上善若水」,道教的符水施咒、噴水驅邪法術,都是水崇拜,而整部電影水意象十分之多,包含通往大羅的門是水組成,神龍與靈魂吸食者對戰時也是用水攻擊,甚至以水組成環中環套中套,困鎖太空怪物。水亦代表太極的柔能克剛,直可往上回溯到老子說的「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而神龍的身體顏色是紅與白的組合,猶如水火同源,我們也就看見尚氣戰袍主色為紅,夏靈的則是白色龍鱗,種種凡此。

這是一部涉入合一性探討的電影。從十環幫與大羅的自然景觀,也可見得,前者是高山嚴峻,後者山水環繞柔媚風光。還有紅與黑結合的龍鱗戰袍,亦諭示了尚氣作為母親與父親的結合,亦即愛與暴力的新容器,他是一名全新的人。

徐文武在電影中也說到了一句關乎名字意義之重大的話,簡單來說那就是命名的藝術。徐尚氣的姓名也就直指對氣(天地玄黃宇宙洪荒之力)的崇敬之意,而片名更是明白點出了氣與無盡循環的概念。

過往好萊塢電影若是講到氣或華人文化與哲學思想,總是會強加解說(大概是怕美國人無從理解),但《尚氣與十環傳奇》顯然沒有多此一舉,而是源源本本的展現出來,於是就有了雙重性,既具象了天地人思維,同時也可以把氣當作某種超能力。而難能可貴的是微微提到華人或亞裔移民在距大熔爐社會裡茫然失措前途無光的心情――

片頭尚氣、凱蒂(Awkwafina飾演)與友人相聚後,兩人心黯情淡,只能嘴硬互相說服彼此泊車也是很需要技術的活兒,結果呢,舊金山公車上的大戰,凱蒂還真憑著開車這件事成為救人的英雄,而後進入大羅也是靠著被視為最低等底層技術的開車。我想,這裡面也就有了不必妄自菲薄的用意。此外,卡拉OK的帶入,也相當有梗,不必搞性愛或毒趴,所有的情緒,悲慘的或者狂歡的,都可以在安全封閉空間裡的歌唱,盡情宣洩殆盡,感覺就是非常亞洲啊。

 

 

發表於《武俠故事》第二一二期:

https://vocus.cc/article/613adb6efd89780001b6d9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