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最低點!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2022-05-03 17:18:33

旻城 another day

丨看完二孩房還有昨天旻城約會哀居+李旻浩泡泡的產物丨

丨是一堆朋友逼我(我自己也想啦)寫的😫,我好像很久沒有寫現實向

🚘

丨然後最重要的,那個咖啡廳是一個一個的空間,圖片我放第二頁丨

 

00

 

這三天在綠色的LED氛圍裡談戀愛幾乎都被stay調侃了好幾百遍。

其實也不是李旻浩故意,他就是忍不住。

尤其是當韓知城就在他的視線範圍內,他就想上手。

 

李旻浩都沒有想過,是因為他的視線範圍一直像直拍攝影機跟著韓知城跑。

 

韓知城一個軟軟糯糯的撒嬌就能讓自己嘴角莫名上揚,果然又忍不住捏了把有肉的臀部,心中竊喜。

一旁的梁精寅早就受不了了,但韓知城那哥又喜歡貼著自己,被迫接受小情侶小動作帶來的嬉鬧聲和小顫動。

 

「你們能克制一點嗎?你們結束再去約會很難嗎?」

 

梁精寅發誓,他後悔死講出這句話。

 

01

 

本來就有打算在休假期間和韓知城那個小宅男來場只屬於他們倆的約會。

根據上次兩個小可愛二孩房錄製的時候不小心透露自己都不在宿舍和忙內們玩耍的小事實,李旻浩打算進行更徹底的實施。

「韓啊,不然我們現在就走」

正在更衣的韓知城不明所以,衣服才脫到一半,有些疑惑地回頭。

 

那哥,肯定又在想奇怪的事。

 

「哥、現在已經十點多了,我們能去哪裡?」

「就直接在那裡找間旅館睡了唄」

李旻浩很從容地講出計畫的表面,耳根的酣熱卻不小心說出那個人另打算盤的狡猾。

 

韓知城就是隻笨闊卡,理所當然地沒有看出來,只會傻笑著點頭。

和哥抱抱睡覺有什麼不好?一定很溫暖很舒服的。

反正演唱會都那麼累了,那哥體力再怎麼好,也不可能做出出格的事吧?

 

邊哼著腦袋裡還繼續循環的安可歌曲,套上了之前talker被李旻浩摸肚子時穿的那件厚帽T,肉感的臉頰有些滾燙。

 

隨便,那哥才不會發現這種小心思,沒什麼好怕的。

 

李旻浩只是在旁邊確認了那間咖啡廳附近有沒有隱蔽的旅館,他還不想踹櫃門,幸好那間咖啡廳本身就隱密,附近是沒有什麼人煙。

 

確認好一切,把連結輸進備忘錄,按下休眠鍵後又把視線放到韓知城身上。

此時的韓知城背對著李旻浩,依舊是什麼都沒發現,嘴裡哼的歌已經開始不成調,變得有些零散。

 

畢竟正在彎腰換褲子,擠壓到丹田很正常的吧。

 

喉結上下滾動,上腹部的熾熱慢慢下移。

視線緩慢向下,訓練有成的倒三角身材,李旻浩沒有發現,後面的徐彰彬正偷偷觀察著自己的表情,乾笑幾聲後離開。

 

果然,嗑到真的真開心。

 

幾乎是看到那纖細的腰後視線立馬釘住,再也移不開。

剛剛在台上,已經因為小孩兒彎腰綁鞋帶時一覽無遺。

現在又看到真的是一股氣血湧上。

 

「韓知城,快一點。」

聲線有點沙啞,他可以推託是因為三場演唱會下來的摧殘。

但是那語氣裡赤裸裸的情慾他不知道又要找什麼藉口掩蔽。

 

但理所當然,韓知城是小笨蛋,他還是沒聽出來。

只當年上者是不耐煩了,加快了更衣的速度。

 

「這哥怎麼就突然生氣了?」

嘴裡嘟囔著,臉頰微微的鼓起,從後面看特別可愛,李旻浩又咽了口口水。

 

快點結束吧,李旻浩快要因為貧血而死了。

 

02

 

到了旅館,李旻浩和櫃檯辦了手續之後就拉著韓知城進到房間去。

礙於兩個人身上都不怎麼乾淨,決定再出門在不遠處的平價服飾店買一套簡便的衣服,用來更換。

「可是,我這套剛換呢」

韓知城又是不明所以,李旻浩嘆了口氣。

 

「你會有用到的時候,韓知城」

「如果明天很熱怎麼辦?你要穿著這件出門嗎?中暑我會把你丟著喔?」

 

李旻浩感謝他的母親,給他生了一個很會想藉口的腦袋。

 

「喔~也對~」

 

還有感謝老天,給他配了一個傻到不行的男朋友。

 

李旻浩隨便買了一件純黑的T恤,給韓知城買了純白的,再加一頂棒球帽,畢竟那孩子頭上是毛線帽。

 

回到房間,李旻浩先出聲把韓知城感到浴室洗澡。

然後開始精心做準備。

床也鋪好了、用具也拿好了,等自己洗完澡出來就可以開始享樂。

 

原本是這麼計畫的。

 

結果自己洗完澡出來,只看到一隻裹著棉被睡得香甜的闊卡。

握的很緊的拳頭擠出一層泛白,想立刻把糰子裡的栗色內餡挖出來一口吃掉,但看著那祥和的睡顏,好像又不忍心這麼做。

 

「行吧,明天還有一整天,沒什麼」

 

褪下脫鞋撲上床,輕輕的把裹成一團的棉被掀開,把手臂伸到年下者頸窩讓他枕著之後再把棉被蓋上。

感覺到懷裡那小孩在夢裡翻個身,嘴裡呢喃著什麼他也聽不清楚,只能苦笑,其實心裡是柔軟的一塌糊塗。

 

「我們韓尼辛苦了」

淡淡的一個吻落在飽滿的額頭上,相擁入眠。

 

03

 

李旻浩每次都得提醒自己,制定約會計畫基本上就是刪去法,永遠不會選到原本預想的正確解答。

本來是想著要早起先去點別的地方,下午再去那間咖啡廳,

結果一覺睡到中午,這是該怎麼辦?

 

好不容易把小懶蟲挖起床,那個人有了起床氣,只是嘴裡念叨著不甘願地進浴室洗漱,一時半會才出來,原本預定的行程也是去不了了。

 

不過一到咖啡廳,李旻浩又燃起了希望。

「哇,一個人一區的那種呀?」

韓知城有些興奮地到處跑來跑去,因為是平日,也沒有其他人。

「這區吧,坐這裡」

 

李旻浩指著最隱密的角落,韓知城也沒想那麼多,只當離玻璃圍欄最遠,那哥大概懼高。

點了咖啡就進了棚子享用,韓知城還點了最喜歡的起司蛋糕。

為了演唱會的身材管理,韓知城已經很久沒有吃到起司蛋糕了。

久違的約會,旻浩哥說可以放縱。

 

銀色的小叉子有規矩的在蛋糕體的尖端切下一個小角,一口含下,鹹甜的滋味在味蕾綻放,幸福感立刻上升,讓韓知城忍不住瞇著眼讚嘆。

 

「很好吃?」「嗯!」

又動叉挖了一小口,這次是放到李旻浩面前。

「啊~」

李旻浩不喜歡吃甜食,眾所皆知。

隊內其他人只知道這個哥嗜辣不食甜,不會去踩雷,除非不想活。

結果從梁精寅嘴裡聽到這事時,韓知城驚訝的眨著圓眼。

 

「那哥和我出去都不吃辣,也會陪我去排隊各種甜食名店啊

 

你別說了,韓尼哥。

 

李旻浩沒有丁點猶豫,張口含住了蛋糕,輕輕地道了句好吃,換來小孩開心的「是吧是吧」。

 

理由不明顯嗎?因為我想跟著你的喜好。

 

吃飽喝足,吹著涼風,韓知城很快的開啟了話匣子。

「哥,我真的很喜歡你」「嗯」

「哥,我們拍照嗎?」「嗯」

「哥,我想抱抱」「嗯」

 

韓知城露出了得逞般的笑容,一屁股坐到李旻浩腿上。

感覺風變得很燙,幸好哥哥有買透氣的短袖給自己。

把臉蛋埋進那人的肩膀,只是擠出一句黏糊糊的告白。

 

「哥,我還想和你約會好幾千、好幾萬遍」

就是這樣,不精心安排的行程。

我們說走就走,說改就改。

稀鬆平常,和呼吸一樣簡單。

因為這就是我們的生活,我的生活有你,你的生活有我。

 

「如果每次閒暇時間都一起去約會,我們可能會先被D社爆料」

小孩兒悶悶的笑聲傳到底下那人胸膛深處,心臟不規律地跳動。

 

「我們之後退休了也要天天出來玩」「那幾萬次不夠」

「那就不要設上限。」

 

韓知城悠悠地抬起頭,淺淺的道。

 

「我們就這樣遊山玩水,走遍世界每個角落。」

「我們,就我們」

 

李旻浩輕笑,五指順了順小孩柔軟的髮絲。

「知道了」

 

韓知城興奮地扭著腰,手有一搭沒一搭地在李旻浩背上亂摸。

「哥哥對我最好了」

這次李旻浩沒有回答,只是正在心裡數著秒。

 

再十秒,如果他不停止在我身上亂動,就把他壓到桌上。

 

-

 

「唔

唾沫已經打在稚嫩的嘴角,看的李旻浩那玩意又腫大一圈。

小孩兒眼睫毛輕輕地顫動,這個角度和昨天晚上順道去路邊咖啡棧偷拍的那張角度相似,他很喜歡。

 

手機圖庫裡不知道有幾百張這樣的照片,只是在那人生日的時候放出一張,就讓自己不捨到不行。

就是有一種特別的佔有慾。

 

小孩已經幫自己口過很多遍了,知道什麼樣的頻率、哪一個部位用犬齒輕輕刺碰會讓頭上那人的喉頭溢出富有磁性的低吟。

防止粉絲認出來的口罩已經拉到下巴緣,被沾的都是自己的液體和韓知城的口水,李旻浩索性闔上眼,感受著陣陣刺激從男根竄上來。

 

這種背德感讓韓知城有莫名的興奮感,自己的前端也早已抬頭,在棉褲上鼓漲,後面也興奮的吐著淚液。

「如果被發現怎麼辦,城尼」

只有在做愛的時候才會這麼叫自己,韓知城嗚噎一聲,接受了自己正在公開場合幫李旻浩口交的事實。

 

「不不知道」

韓知城抬起頭看向年上者,圓愣的大眼下緣都是淚液,臉頰紅通通的。

李旻浩呼吸一窒,拉著那人頭髮把已經逼近臨界點的性器湊到紅腫的小嘴邊。

韓知城會意般張口含住,一次含到底部,長度的關係,已經探進喉嚨深處,有些噁心作嘔,但他也沒打算吐出,屬於李旻浩的男性氣味韓知城一向無法抗拒。

 

顴骨已經有些酸澀,用力吸了幾口,感覺自己髮間的手指倏地收緊,接著就是滾燙的液體充斥著整個口腔,被嗆得措手不及。

 

拿了剛剛點餐放桌上的餐巾紙給韓知城,示意那人把液體吐出來,那人卻只是笑笑,調皮地把液體全吞了。

李旻浩此時的笑容沒有半點靈魂,眼底都是影子。他只想把韓知城辦了,但這裡不行。

 

「趕快收拾,回家了」

 

有些液體已經沾到了那人的領口,拿了包包裡的那件帽T套上,韓知城現在才確定李旻浩的惡行都是早有預謀。

 

早知道就在飯店睡到底了。

 

04

 

在計程車上提早在「某個惡魔的追妻群組」通知把韓知城的房間包含整間宿舍空下來,直接宣布他有多惡劣,反正李旻浩不在乎。

黃鉉辰說早已預知,已經在和金昇玟、梁精寅和李龍馥看電影了。

徐彰彬說他跟燦哥原本是想叫韓知城去公司一趟,看來是得取消了,他還不想英年早逝。

方燦只是傳了個無奈的貼圖,叮嚀李旻浩別太過火,要讓韓知城這個假期是舒舒服服的放鬆。

 

愉悅地關上聊天室,看著枕在自己肩上沉沉睡去的小松鼠,又忍不住嘴角失守。

睫毛精,知城尼是睫毛精。

 

用指關節輕撩著覆蓋在下眼瞼的纖長,在睡夢中的韓知城有些感知,忍不住皺起眉頭,眼瞼輕顫。

 

「好好睡吧」

「等等才有力氣陪我運動」

 

至於李旻浩半夜是怎麼把一下車精力充沛的小松鼠折磨到重新關機的,我們不得而知。

而這個富有惡趣味的惡魔,只是在泡泡裡炫耀。

 

「剛剛做了運動,累得快死了」

 

做了運動是兩個人,累得快死的,反正不是李旻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