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很寶貴,了解保存法現在很重要! 贊助
2014-06-23 23:02:17藍曦燕

【戰勇】おとぎ話ch.01(羅斯阿魯)

*架空,西昂X人魚阿魯巴

  「很久很久以前,在海底城堡裡住著許多人魚,而最漂亮的是最小的公主,她常常聽著姊姊們說著海面上的事而嚮往不已,但是還未成年的公主是不能上水面的,但她還是想親自目睹海面上的一切。」

  「不能上海面就跟西昂還太小而不能騎馬是一樣的嗎?」

  「對的唷,因為小西昂還不能夠讓馬匹聽話呢。後來呢,公主在15歲的時候悄悄遊到海面上,正巧有位王子從船上跌入海中,公主將王子救回海面上,但因為有人正接近這裡,公主只好逃回海中。」

  「為什麼要逃回海中呢?」

  「嗯……也許是因為人魚是不常見到的生物吧。王子醒來後看到的是另外一名少女,王子便誤以為是少女救助了他。時光飛梭,長大後的公主忘不了王子,最後跑去跟海底女巫進行交易來達成心願。」

  「女巫這麼說著:將妳那美麗的聲音給我吧,這樣我就會有動人的聲音了。當妳登上陸地的時候,雙腳會產生刀割的疼痛,讓妳記得自己是人魚的事。如果妳心愛的王子跟別人結婚,妳便會化為泡沫消失。」

  「但是公主還是答應了,她只想見王子一面,但是王子卻不記得她,甚至跟那位少女結婚。傷心欲絕的公主回到海底,但是她終究得面對化為泡沫的命運,她的姊姊們不忍心漂亮的妹妹就這麼死去,於是去向女巫求情。」

  「女巫給了姊姊們一把匕首,並跟她們說只要公主用匕首刺進王子的心臟,那麼公主便不會死去。但公主卻下不了手,她寧可自己死去也不願殺死王子,就這麼化為泡沫的回入海的懷抱。」

  「這公主真笨!那個王子明明不記得她還娶了別人,只要王子死掉她就能活下去了,還放棄這個大好的機會!」西昂臉頰氣鼓鼓的說著,抱著他的女人輕輕摸著他的頭「是啊,或許是這樣,但是現在的小西昂還不懂吧,不過總有一天,會讓小西昂像公主一樣對待的人一定會出現的。」

  「嗯……媽媽的話我就會了啊!我絕對不會殺掉媽媽的!」

  「是嘛,小西昂這麼說媽媽很開心呢,但是媽媽所說不是像跟爸爸和哥哥一樣的感情,而是更加強烈的、更加想獨占的感情唷。」

  「嗯……我不太懂……更加強烈的?」

  「沒關係的,長大了就會懂的,這麼說來,公主的故事其實還沒說完唷,公主啊並沒有即時死亡,而是……
-

  躺在床上的少年猛地睜開眼,一個麻利的坐起身,他伸手拉開床旁的窗簾。海風闖進了悶熱的房間裡,在十點鐘方向的太陽毒辣的照射著,他舉起手遮著自己火紅的雙眼,粼粼的餘光讓他感到有些刺眼。

  即使是在內陸,但靠海的地區還是能感受到陣陣的海風味,海鷗在空中飛舞著,M型的羽翼拍打著,漫遊在陽光與大海的懷抱中。

  「西碳──西碳──起床了唷──!」木製的門被敲的嘎嘎作響,西昂不滿的瞪向快被敲壞的門,從門扉那頭傳來了情同手足的竹馬的聲音過分陽光的令他覺得都能跟外頭的太陽比了。

  「克萊爾撲殺還刺殺?」西昂開門的同時也瞬間將順手拿起的獵槍槍口對向克萊爾,後者驚的靠本能與多年的反應往旁跳一步「沒這個選項吧!」

  「反正你也沒差不是嘛。」西昂放下獵槍涼涼的說,倒是克萊爾早以忘了前一秒的事抓起他的手興奮的晃著「西碳西碳,我們去海邊吧!這個夏天好熱啊!明明才剛入夏而已。」

  「不要。」

  「欸──為什麼──?」克萊爾一臉不願的喊著,西昂蹙起了好看的眉「才剛起床就被一個笨蛋敲門,連衣服也沒換、早餐也沒吃就去給太陽曬?啊克萊爾,原來你是這麼狠心的人,看來我得為了世人而讓你重回母親的懷抱了。」

  「對不起!那等西碳換好衣服吃完飯我們在出去吧!」感受到生命危機的克萊爾大喊著,但與其說是早餐不如說是午餐了,待兩人吃飽喝足來到海邊已經是下午的事了。

  「話說不約雷克碳一起來這樣好嗎?」喜歡眾人一起玩耍的克萊爾問著,西昂聳肩「就算想也沒辦法不是嗎?」

  西昂有時覺得兄弟真是個不公平的關係,眾人的重心都放在身為哥哥的雷克身上,即使自己本身的素質也不差但就是不會被多加表揚。但有時他又覺得身為弟弟真是太好了,雖然雙親給的愛很平分,但是他既不用背負家裡的重擔也不用承受偶爾的嚴厲,雖然這麼說很不負責任,但他自私的期望任何麻煩都別降臨他頭上就好了。

  「好了好了,先上船吧!」克萊爾將小舟推入海中,當然划槳這種事總不會輪到西昂做,而是克萊爾這個倒楣鬼的工作。

  「對了!聽說這片海裡有人魚存在這唷。」奮力搖槳的克萊爾不經意的說著,西昂一臉你在說什麼傻話的看著他「你是傻了嗎?童話故事裡虛構的東西你也信?」

  「可是有人說有看到啊!」

  「但我沒看到。」西昂平靜的回應。但他也並非不是不相信世界上充滿著他們所無法踏即的領域,好比那個吃蘋果咽到親一下就會甦醒、天鵝青蛙能變王子什麼的。

  「西碳真是的……唔哇啊──!」誰也沒注意到的海浪使船左右搖擺,克萊爾抓著船槳努力的想穩住小舟,然而正靠在舟沿的西昂就沒那個閒工夫也沒那個好運,先是被浪潮洗了一臉,接著重心不穩的摔進海裡。

  「西碳──!」克萊爾著急的大喊隔著大海就像在外太空一樣遙遠,他很想一臉嘲諷的跟他說你難道忘了我會游泳嗎?這件事,但事與願違的是他們兩個都還沒有做暖身操,結果一個想遊上去的跟一個跳下來救人的都雙雙腳抽筋。

  什麼啊那種蠢臉。危險之際還不忘毒蛇的西昂勉強能看到竹馬掙扎的身影,他忽然覺得童話故事書都不是什麼正常的東西,不管是能夠在水裡睜開眼觀看海底景象、各式奇形怪種的花草樹木生物景觀,全部都像是個只能讓人做一回美夢的東西。

  比起努力想存活但又死掉,西昂決定還是自己乖乖的放掉自己口中的一口氣早死早超生罷了。海水爭先恐後的竄進沒有氧氣的肺部裡,從肺腔開始延燒到口腔的灼熱感令他難受,上升的氣泡被陽光照耀的海水給吞沒,他只希望克萊爾那個蠢蛋能得救就好,傻到跳下來救人果然是個白痴。

  咕嚕咕嚕的,他不知道是從自己嘴裡發出的,還是進水的耳朵產生了幻聽,周圍的水流好像改變了,有什麼東西正靠進自己,已經無法看清東西的雙眼只看到了栗色與橘色的色塊,冰冷又軟軟的東西貼上他的唇,他所賴以維生的氧氣正灌進他的身體裡。

  西昂覺得自己被拖行著,而且還是在海裡快速的被拖行,一瞬間覺得周圍的水像是被分開在兩側,水流的聲音快速的運行著,過沒多久他好像看到了那個一直看不順眼的艷陽,雖然已經能夠呼吸了但還囤積在身體裡的水還是侵蝕著各個器官,他的嘴巴開開闔闔了幾次,喉嚨像卡著什麼東西的發不出聲音,他在昏迷前最後看到的是橘色的尾巴。

  非常漂亮的尾巴。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