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5 19:06:53解讀統計與研究

洪仲丘事件的科學證據?

這件軍官與魔鬼台灣版的事件已經熱烈討論了十幾天

事件一開始軍中長官說了一些訴之以情的話語:

辦不出來 我"對不起"我自己

辦不出來 我"對不起"洪仲丘

也許家屬能夠輕輕放下 但是國軍"絕對"不會輕輕放下

我"絕對"不會湮滅證據

不過 以上這些話(甚或語氣)千萬不能出現在研究報告裡(尤其是量化研究) 因為研究靠科學證據取信於人 而不是訴之以情

美國柯林頓總統曾經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絕對絕對"沒有和李文斯基小姐有過任何的性關係

但是 事後證明這是一件性醜聞無疑

然後 他又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對不起"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