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維佳 活出自己的精采 贊助
2021-02-27 08:03:50秦島

家的味道 咸菜大腸

家的味道  咸菜大腸/秦島

 

1.

  今早天氣很冷,打電話去給千里之外老家的阿娘問安,囑她要穿够寒衣,留在家裏。她說:衣服穿不完.。你妹昨天剛來探過。

  我說很久沒吃到大腸鹹菜。其實是我又想家。于是我問阿娘,我小時吃的鹹菜炆猪腸和大腸炒鹹菜,要怎麽做?八十有六的娘一一教了我。

  放下電話,我就冒著冷雨,去菜市備料,買了一副猪大腸,不包括腸頭那一節。一包半棵裝鹹菜。路上,羽絨衣當雨衣,心熱不怕冷。回來即去睡了一覺。已經二十小時沒合眼。

  夢裏的我,把老家阿娘腌的一瓮鹹菜,打包裝進了行李箱:明天又要離家到遠方……

  都說孩子是爹娘的心肝,在我心中,爹娘最讓我牽腸挂肚。不論我走到哪里,這鹹菜大腸就是家的味道。

 

2.

  醒來已是晚上,我開始洗大腸。清水沖摣了兩遍,剪除腸壁上的肥油。加生油鹽巴白醋生抽,反復抓捋。用溫水再洗一次,去異味。花了四十分鐘。

  大腸放鍋里的薑鹽水烙約五分鐘,復以冷水沖洗,娘說這樣爆炒後才會爽脆。將兩小節大腸切小段備用,當然比記憶中我爹切得好看許多。

腰開始酸了。現在才懂得,這小小一個家常菜,娘要花多少時間和心機!養大我們兄弟姐妹,爹娘付出了多少艱辛!

  熱炒了鹹菜,放在大碟裏。再刷鍋,香炒大腸數十秒後,加入炒過的鹹菜,撒胡椒粉,加一點水,蒜苗芹菜,滾一會。家裏一時找不到料酒,算了。上碟。

  一切依序而行,以爲大功告成,有些沾沾自喜。

  幾乎想寫一首詩:啊大腸……啊鹹菜!高與得太早。

3.

  倒了一杯十全大補酒,打開電視。準備自賞一下親自下厨的大腸炒鹹菜。哦,這鹹菜味道可以,送著弼;大腸也沒異味……但一咬下去,不行!太韌了,根本咬不動。試了兩塊,都奈它不何。只能放弃。

  想了一下,問題出在哪里呢?

    細細回放鏡頭,應該是大腸烙水時間太長。原本八成熟即可,我煮多了兩分鐘,怕太生,其實已熟透了。家鍋爆炒的火也不及。

  今天本有準備的仗就這樣以失敗收場?我不死心。弄了半天,苦勞也沒有了嗎?

  坐在新買迎春的的沙發上,我不甘泄氣。雖然只是一碟小菜,但我也必須認真以待。像父親教誨我的;「老老實實做人,認認真真做事」。今天我沒做好的,不等於下一次也不行。

  三十多年來,我有一些收穫,也經歷過不少挫折,幾次走在人生低谷的時候,我抬起頭來望著天空,有時見不到月亮,可是我從微弱的星光中看到了前行的路。

  家是起點,也是終點。我一路走來,只記住這一個地址。

 

4.

  娘不是教我另一種做法「鹹菜炆猪腸」嗎!

  鹹菜和大腸,都是平常之物,像我一樣來自平凡。帶著失敗的心情,我重振旗鼓了。生命中有許多偶然,却會閃爍出奪目的光芒。

  我將之前的大腸鹹菜回鍋,因為沒有準備大骨湯,倒進了大半碗水,加了些紅糖,覺得可能不够味,猶豫之間又嘖了好滴生抽,以及老薑片若干。大火轉慢火,炆了半小時。本想放一些笋乾,卻來不及浸泡,只好作罷。

  關了火,不敢上碟試味,怕又不成。喝了幾口酒,聽了幾首歌,已過了子夜。她下晚班回來了。聞到了厨房飄出來的味道,問我煮了甚麽好料?我詳細報告了一番。

  她盛了一點鹹菜,吃了一口,說:味道可以,就是太鹹了,會傷腎哦。

  我趕緊去裝了一點,有菜有腸。剛入口…..大腸倒是軟口,鹹菜也炆得燦爛;再咬下去,唉喲!真的是死鹹了!再也吃不下去。我對她說:是我沒做好,做得不夠。我要檢討。

  也就是說,我又失敗了。

  即時總結:我覺得問題就在于我多放了生抽。說到底,還是經驗不足,徒有心而為是不夠的。真本事並非一日之功可竟。人要有自知之明,否則,甚麼事都越做越糊塗。

  男兒,走在回家的路上,所有的季節都有花開。我一定要煮好鹹菜大腸。爹不在了很多年,娘一直喜歡吃鹹菜煮大腸,知道我們也都愛吃。不然娘為何要在鄉間腌那麼多鹹菜?

5.

  一天沒吃多少東西,我真的很餓。開始想東想西。

  忙得有點累的我,忽然來了靈感。既然鹹菜大腸都還煮得「可以」,只是太鹹。加水不就可以淡嗎?海水都能化爲淡水,這一碗太鹹了的大腸鹹菜應當有得救。

  想起家中有著名的安溪湖頭米粉,清代名人李光第故鄉的特産。我家鄉平和的葵山米粉也很出名,曾在巴黎博覽會上得過金獎。米粉是我兒時最喜愛的食物之一,既當飯,也是出名的小吃,送客家糯米酒,香又爽,又能飽肚。

  于是,我要做出今天的最後奮鬥了,一如閩南人的口頭禪:「輸人不輸陣」,「愛拼才會贏」!

  我又把之前煮得失敗的大腸炒鹹菜或鹹菜炆猪腸回鍋,當然只放了三分之一,加了水滖煮。米粉呢,取了一片,我依照阿娘的做法,以滾水浸泡一會兒,目的是去除米漿發酵時留下的酸味。撈起,倒鹹菜大腸中一起煮透。起鍋。

  吃了幾口,覺得大腸反比之前軟滑,鹹菜和湯不濃不鹹,米粉很入味而彈牙。而且在最後一刻,我放了兩棵白菜,以增加鮮疏味和視覺感,以收色香味之效。

  我心爲之一喜,感覺來了,寫起了這篇文字。快寫完時,看了一眼桌上的鹹菜大腸米粉湯,早已冷冰冰,要再一次回鍋。正如我每一次回家一樣,心情總是火熱。

  但是今夜,我失敗的心終于找回了溫暖。更想在夢裏,和阿娘在寒夜的燈下,再喝一碗娘的米酒。想著過年了……

  酒在碗裏,家在心底!

               2016.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