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4 16:06:45魔彈射手

白建宇.三十二首貝多芬鋼琴奏鳴曲

2020年十二月,台中國家歌劇院迎來韓國的鋼琴大師白建宇,他要演出貝多芬全部的鋼琴鳴曲。沒有任何的捷徑或泡泡,白建宇來台之後,經過居家隔離,期滿才來到台中,然後展開這次的驚奇之旅。

(上圖摘自台中國家歌劇院官方FB)

演出從十二月十六號展開,第一場的曲目有五首,上半場分別是第十九號、第一號、第二十號;下半場則為第五號、第三號。

這場演出中每一曲之間演出者都沒有起身謝幕休息,感覺每一首的樂思還有演奏都有將曲目結合為一的企圖。如果再結合下半場一起聽的話,那整場音樂會就像是一整部劇,開頭引領觀眾進入,然後沉浸當中,到了最後再給大家一個Big Show,做一個完美的結束。

首場音樂會的日子,也正是貝多芬的生日,主辦單位沒辦法辦酒會或是餐會,但仍然準備了小點心讓觀眾們帶走,十分用心。

(上圖摘自台中國家歌劇院官方FB)

第二場演出,上半場的曲目是第十號、第二號;下半場的曲目為第十五號「田園」、第八號「悲愴」。與第一場的情況不同,這天每一首都有不同的亮點,鋼琴家展現了各式的技巧,像是火力展示一般,讓觀眾有大開眼界的感覺。最後一首的「悲愴」精彩萬分,不少人都說聽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覺,而以前聽過白建宇演出「悲愴」的人,更說台中這次的演出與以前都不同,鋼琴家像是進化了一般。

第三場演出,上半場為第六號、第七號;下半場則為第十三號、第二十六號「告別」。上半場珠圓玉潤,下半場更是行雲流水,感覺得出來演奏家一天彈得比一天好,聽覺上一天比一天舒服。

(上圖摘自台中國家歌劇院官方FB)

第四場演出,由於是星期六,因此主辦單位安排在下午,演出的曲目分別是第十六號、第十七號「暴風雨」、第二十二號、第二十三號「熱情」。上半場的兩首曲子白建宇彈得超美,倘佯在那樂音中讓人覺得十分舒服;中場的時候白建宇回到現場,請工作人員把鋼琴往後移動到遠離觀眾的位置,果然下午場是驚人的演出,演奏家火力全開、風馳電掣的琴音讓我想起以前聽他彈協奏曲的時候;最後的二十三號「熱情」,一直到樂曲結束之前,豐沛的能量源源不絕的從琴弦中散發出來,我實在無法向沒在現場的人解釋那種感覺,總之是讓人驚訝到無法動彈的好。一位朋友這天坐在和我同一排的位置,演出結束後我們起身對望,兩個人都說不出話來,只能說「無話可說」吧。或許有些誇張,但這場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魔力,直到當天晚上和另外的朋友再描述起這場演出時,還是是感覺相激動。

原本這次演出的票房算是平平,只有週未的場次完售,雖然從第一場演出開始後稍微有點增溫,但依然平靜。不過星期六的這場具有「魔性」的音樂會一結束,口碑傳開後票房瞬間暴發,甚至到了後面有一票難求的情況。

(上圖摘自台中國家歌劇院官方FB)

第五場演出是星期日,同樣也在下午進行。這天的演曲曲目順序有些變動,原本是第十一號、第十八號「狩獵」、第十二號「葬禮進行曲」、第十四號「月光」,臨時改動為第十一號、第十二號(上半場)、第十八號、第十四號(下半場)。

與前一場的演出相比,這天的曲目較為輕盈,演奏家呈現的氛圍也是較為輕鬆、柔靜的,最後的重頭戲「月光」,白建宇用了較快的速度,呈現更為恢宏的感覺。直至這天為止,就整體節目的設計來說感覺是一天輕一天重,一來演奏者可以調適,二來聽者一樣可以調整心情,雖是隔了一天,但也能說讓大家的耳朵休息一下,不至於連續受到「重擊」。

演出持續進行,回到週間的第六場演出,時間也就變回到晚上。這天的演出曲目是第二十四號「給泰瑞莎」、第四號「大奏鳴曲」(上半場)、第九號、第二十五號、第二十一號「華德斯坦」(下半場)。相較於之前幾場的演出,這場一開始的狀況並不算好,到了「大奏鳴曲」的時候狀況逐暫回溫,可是中間出現一個蠻嚴重的失誤,琴音幾乎要斷掉,讓人捏了把冷汗。下半場的三首算是中規中矩,華德斯坦有相當的氣勢和優異的演奏,但真要和前天的「熱情」相比,那還是有程度上的差異。

(上圖摘自台中國家歌劇院官方FB)

倒數第二場演出,三首曲目分別是第二十七號、第二十八號與第二十九號的「漢瑪克拉維」,最後的兩場演出,六首曲子就按編號來進行,鋼琴家沒有再做特別的順序安排。

這場演出也是這一系列唯一在演出前有導聆的場次。

相較於前一天,白建宇演奏的狀態要好很多,從第一首的前幾個小節就能感受到有所不同,優雅的樂音讓人忘卻其它,上半場時間飛逝,怎麼又那麼快就結束了一個半場呢?

下半場是貝多芬著名的難曲,也是所有鋼琴家的大考驗。全場觀眾隨著白建宇的指尖,像是跟著他去爬山一般,慢慢的,一步步前進,渡過困難的隘口後,終於上到陵線,看到壯麗的景色,遠眺我們將要進入的,貝多芬最後的傑作。

(上圖摘自台中國家歌劇院官方FB)

十二月二十三日,最後一場的演出,曲目是貝多芬最後的三首奏鳴曲,依三十、三十一、三十二的順序演出,中場沒有休息。

這天鋼琴家的狀況極好,三十號開頭的幾個樂段,美妙的樂音讓人回想起前面七天的演出,一下子掠過好多回憶。接著注意力再回到現場的演奏,同樣讓人忘了時間,讓人忘了樂章與曲子的間隔,到了第八天,鋼琴家的技巧和音色都已讓人「習慣」,一切好像理所當然般的進行,不知不覺的,來到最後一曲、最後一個樂章、最後一個小節。曲罷,餘音緩慢結束,氣氛凝結,沒有人發出一點聲響。靜默數秒後鋼琴家才放下手,放鬆了身心,觀眾的掌聲才出現,真是完美的一刻。

(上圖摘自台中國家歌劇院官方FB)

連續八天的音樂像一段美好旅程,期待它到來,欣喜它開始。旅程中會有些意外、不順遂,甚至討人厭的事。但更重要的,是途中美麗的風景、有趣的事物,新的體悟,甚至是前所未有的震撼。旅程裡有人一路同行,有人中間相遇,還有新的朋友會認識。終究旅行會結束,剛開始還會有很多激動,慢慢的情緒會過去,一切回復正常,但永遠難忘。

(上圖摘自台中國家歌劇院官方FB)

多年前鄧泰山讓我重新認識蕭邦,去年的白建宇則讓我重新思考貝多芬。優秀的演奏家總是不寂寞的,鄧泰山後來成為台灣樂壇競邀的對象,我想白建宇一定也會。

(上圖摘自台中國家歌劇院官方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