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用品日本直送不限金額3%優惠 贊助
2022-05-23 08:50:42老衲

島上那些鳥事

背景知識:

阿基米德說:「給我一個支點,給一根足夠長的槓桿,我就能撬動地球。」

關關難過關關過。註一

國產是這麼搞的。註二

股東是這種人。註三

而股東還領頭賣這個。註四

72:2300200:1650註五


既然被點名討論有趣的醫療產品問題,那當然必須就要談。所以這次我們特別請來了一個名嘴,跟大家聊聊島上那些鳥事。

「首先讓我們歡迎島上最不負責任的專家!」

朱六辛:「親愛的觀眾朋友大家好。我是講話比放屁還響的鳥專。」

「你這鳥專的頭銜挺有趣的呀。能不能先跟大家說說什麼是鳥專啊?」

朱六辛:「理財專家叫理專,鳥事專家當然就叫鳥專了啊。」

「喔,我還以為是專門研究鳥的,原來是研究鳥事的啊。」

朱六辛:「都研究,都研究。鳥事離不開鳥的嘛。」

「那這次給我們帶來怎樣的鳥事呢?」

朱六辛:「都有觀眾點名想知道醫療產品問題了,就先跟那大家談談醫鳥吧。」

「這,我們不少觀眾未成年,這時間談醫鳥這麼曖昧的問題,不合適吧。」

朱六辛:「我是說醫療那些鳥事,簡稱醫鳥。」

「這,我們不少觀眾未成年,這時間談醫鳥這麼晦暗的話題,也不合適啊。」

朱六辛:「別擔心,我們先講醫鳥怎麼來的就沒問題了。」

「怎麼會沒問題。」

「因為孩子聽了就回房睡了啊。」

「挺有道理。所以這醫鳥是怎麼來的呢?」

朱六辛:「醫鳥就跟送子鴿一樣,是遠渡重洋,跋山涉水,送孩子而來。」

「送什麼孩子啊?」

「別擔心,肯定不是你生的。」

「廢話,送子鴿的孩子能是我的嗎?」

「這不好說。但他送來的醫鳥肯定是我們的。」

「都送來了,當然是我們的嘛。不過過了哪些山水海洋呢?」

朱六辛:「醫鳥有一隻來自美國,一隻來自日本,最後一隻比較奇特,德美混血輾轉中國然後才跨海而來啊。」

「混血兒這麼能飛啊!都跨了半個地球,挺苦啊。」

朱六辛:「可醫鳥辛苦的不是距離。」

「半個地球的距離還不辛苦,那辛苦在哪呢?」

朱六辛:「在過關。」

「動植物檢疫法的那個關嗎?」

朱六辛:「不~對。醫鳥他不是真的鳥啊,不用過動植物檢疫法的。」

「那是過藥事法那一關囉?」

朱六辛:「不~對。醫鳥都過了歐美兩國認定,藥事法難不了他。」

「那究竟是什麼關這麼難過呢?」(註一)

朱六辛:「想不到吧?」

「想不到。」

朱六辛:「真想不到嗎?」

「真的想不到。」

朱六辛:「是名字那一關。」

「我萬、萬、想不到名字還有關啊!」

朱六辛:「有關。」

「有什麼關?」

朱六辛:「翻譯那一關。」

「關翻譯什麼事,翻出來的名字難道還能影響療效嗎?」

朱六辛:「不是原本的名字療效只有八七%。」

「誰說的啊?」

朱六辛:「不用誰說,是默認的。」

「總得有點證據或猜想吧?」

朱六辛:「假想是當然有啊。」

「有什麼假想?」

朱六辛:「這醫鳥經過了假想敵那才來,肯定是有問題的嘛!」

「是這種假想嗎!那咋不說他還過了民主聖地,會帶來民主氣息呢!」

朱六辛:「民主氣息我們自個就有了還需要他帶來嗎?」

「但醫鳥我們沒有啊,迫切需要他進來啊。」

朱六辛:「誰說我們沒有醫鳥的?哥哥爸爸真偉大,送子鳥到你家,一堆醫鳥呢!」

「但是不夠啊。」

朱六辛:「你是說哥哥爸爸送來的醫鳥民主氣息不夠?」

「我哪敢啊。我是說醫鳥的數量不夠。」

朱六辛:「數量再不夠,也不能用有問題的啊。」

「那倒是。可這醫鳥有什麼問題嗎?」

朱六辛:「有姓名問題。」

「不就是翻譯名稱嗎?改了就是了。」

朱六辛:「不,不是名稱問題。」

「不是說是姓名問題嗎?咋又不是了呢?」

朱六辛:「是姓名問題,但不是剛剛那個翻譯名稱問題。」

「姓名又有什麼問題呢?」

朱六辛:「引進醫鳥的人姓名有問題。」

「引進的人姓名能有什麼問題?」

朱六辛:「姓名筆畫不好,四柱缺綠。」

「有這種柱?」

朱六辛:「當然有。上次候選人也有這個問題,就改名換柱了。」

「然後就選上了?」

朱六辛:「就輸更慘了。」

「怎麼輸的?」

朱六辛:「都抽樑換柱了,當然就塌房輸了啊。」

「那還真是不冤枉。」

朱六辛:「所以名字很重要。」

「就不能補一補嗎?」

朱六辛:「可以補。」

「那趕緊補啊。」

朱六辛:「這事急不得。」

「大夥等著用啊,您給趕趕唄。」

朱六辛:「真急不得。得等天時。」

「天時在哪啊?」

朱六辛:「你看我指哪。」

「不就是上面嗎?」

朱六辛:「對,就是要看上面。」

「喔,是要看那個上面啊。」

朱六辛:「不然怎麼叫做醫鳥呢?」

「這確實是醫鳥啊。可還要等多久呢。」

朱六辛:「放心,用不了多久。」

「怎麼說?」

朱六辛:「上面說了,要大夥加班加點,盡快趕。」

「您趕緊生產吧。」

朱六辛:「不,這事急不得。」

「不是說要加班加點了嗎?怎麼又急不得了。」

朱六辛:「加班加點的是程序啊。三個步驟全湊在一起趕了。」(註二)

「原來連程序都還沒過嗎!那你抓緊點啊!」

朱六辛:「很緊了,都開緊急程序了啊。連有問題的都不全退,只退不合格品了啊。」

「還能這麼退的嗎?」

朱六辛:「怎麼不行,事急從權嘛。你還要不要我加緊了啊?」

「要!不就是事急從『權』嘛,我懂。」

朱六辛:「懂就最好。他過了,你的醫鳥不就來了嘛。」

「我的醫鳥都等到要回去過冬了吧。」

朱六辛:「不這樣怎麼叫醫鳥嘛。醫鳥就是要為金主服務的嘛。」(註三)

「這確實是很醫鳥啊……」

朱六辛:「別抱怨了。我這不就准你的醫鳥進來了嗎?」

「你快點吧,都卡這麼久了。」

朱六辛:「我沒卡啊。」

「你沒卡我的醫鳥是怎麼進不來的?」

朱六辛:「那是公文審批作業流程趕不上病毒嘛。醫鳥就是這樣的啊。」

「對,對,對。太醫鳥了。」

朱六辛:「而且如果你名字筆畫沒問題的話,這醫鳥就不會發生了。」

「要什麼名字才沒問題呢?」

朱六辛:「福氣夠的名字就沒問題。」(註四)

「是怎樣的沒問題法呢?」

朱六辛:「可以在千萬競爭對手中一枝獨秀。」

「戰勝了四十多間公司。」

朱六辛:「可以在千萬申請公文中一馬當先。」

「不用補件不用說明直達終點。」

朱六辛:「醫鳥就是這樣樸實無華而低調。」

「低調地賺了又一桶金。」

朱六辛:「說什麼傻話。」

「賺了不只一桶?」

朱六辛:「要分出去的。」

「懂了,是分不到一桶。」

朱六辛:「但還會有下一桶的。」

「怎樣的下一桶。」

朱六辛:「以小博大的下一桶。」

「醫鳥還能以小博大的嗎?」

朱六辛:「能以小博大才叫做醫鳥啊。」

「怎樣博?」

朱六辛:「用槓桿博。」(註五)

「醫鳥還有槓桿操作的嗎!」

朱六辛:「一本萬利才叫醫鳥啊。」

「醫鳥真的能這樣嗎?」

朱六辛:「當然可以。阿基米德說過,只要你給我一個支點,」

「我就能撬起地球。」

朱六辛:「不~對。醫鳥撬起地球幹嘛呢?」

「那是要?」

朱六辛:「搞出醫鳥啊。」

「搞醫鳥要支點幹嘛啊?」

朱六辛:「那些支持你的要打點啊。」

「是這種『支』『點』嗎!」

朱六辛:「醫鳥嘛。」

「沒聽說過!」


~老衲川味酸辣粉~

歡迎內用,盡情外帶。

客制化不另收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