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1 10:54:03瞳仁

那可怎么辦

  柳城我倒也認識,長得一表人才,參軍退伍后便來到動物園里當保安,但我還真沒想到他竟與李玉在談戀愛。

  李玉繼續說道:“我馬上打電話,把柳城叫到河馬池約會,你趁機潛入保安室,打開冰柜偷老虎肉。”

  “可是……”我還有點疑慮,“老虎肉送進冰柜封存前,曾經過磅稱重,要是以后抽查時發現肉少了,那可怎么辦?”

  “笨!”李玉啐道,“老虎肉里含有鮮血與體液等水分,冷凍結冰后本來就會增加重量。一百五十公斤新鮮老虎肉,冷凍后起碼會增加三十公斤重量,就算剜去十公斤,也絕對不會有人起疑心。”她不等我再多說,便已經掏出手機,撥通了柳城的電話,用甜得嗲人的聲音通知柳城去河馬池約會。

  我收了何永強的定金,李玉又為我鋪好了路,此刻我已別無選擇沒有任何退路了。

  我取出獸醫用的大號手術刀,向保安室走去。我拿著這把大號手術刀,一周前才解剖了小麥的胃,沒想到現在又要用來切割小麥的肉。

  接下來的事,就沒什么必要再進行詳盡的記錄了,總之我花了十來分鐘,才在驚慌與忐忑之中在冰柜里割下了一大塊硬邦邦的冰凍老虎肉。

  拎著小麥的肉,我回到辦公室里,聽著外面老虎籠里隱隱傳來阿泰因為饑餓而發出的怒吼聲,我不免有些膽戰心驚,連忙點上一根煙,使勁吮吸著。

向您推薦:狗黴菌   台中IPHONE維修    台中手作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