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藏私!七大老闆最在意的職場KPI 贊助
2021-11-05 21:09:00獨行的真實

見鬼的傷病年

今年從五月疫情停課開始身體就陷入了小傷小病不斷侵襲的輪迴先是左手手腕在自我訓練時出現無法出力的情況,接著就是牙齦發炎不得不拔智齒,拔線才兩個禮拜又因為開學的忙碌與搬重物傷到腰,好不容易腰傷好得差不多了,上禮拜右上臂又肌肉拉傷,其中又以最近的肌肉拉傷最嚴重且莫名其妙。

隨著疫情的不斷降低,戶外運動也逐漸解封,戶外運動雖然早已開放好幾個禮拜,但起初還必須戴著口罩,個人覺得除非想訓練自己的心肺功能,否則戴口罩運動真的是在折磨自己,所以我一直等到政府宣布戶外運動時口罩可以解禁,且打完第二劑疫苗滿兩周後,才又復出球場,也就是上星期六,在睽違了將近半年後我終於又打到籃球,可是明明打不到兩小時,也沒有很激烈的碰撞,但打完球的隔天,也就是星期天我卻覺得右上臂有些痠痛。

當下我只想到應該是太久沒有打球,身體還沒適應這樣的運動方式,也不太放在心上,禮拜天還去慢跑快四公里,到了禮拜一發現手臂的痠痛不減反增,而且舉手時已經出現明顯的疼痛,我才想到這不是疲累而是肌肉拉傷了,回憶一下應該是和一個國中生爭搶球時用力過猛造成的,當天下午就請假去看醫生,但這個時候我也還沒有很在乎,在診所打完針後,醫生開的兩種消炎藥與一種降肌肉痙攣的藥,我也只吃了其中一種消炎藥而已(因為這診所的藥副作用很強)

事情的轉折出現在禮拜二,因為前一天打針的關係,手臂的痛楚也減輕了,所以我毫無警覺,那一天我有五節課,我就這麼將右手舉高寫了五節課的黑板,當晚入睡時就覺得右臂的肌肉變得很僵硬,禮拜三早上起床時,想用右手撐起身體,頓時劇痛襲來,整個人的意識都清醒了,然後就發現自己的右手已經舉不起來了,或者正確的說法是,單純右前臂的彎曲沒有問題,但想要動用到右上臂就會伴隨著強烈的痛楚,而想把手舉高勢必得動到上臂的部分。

星期三開始,情況嚴重到什麼程度呢,我就連想要將右手舉高放到汽車的方向盤都沒有辦法---必須要用左手抬著右手才能做到這個動作,所以我這幾天開車都是靠左手掌控方向盤,但最悽慘的是有些急遽的方向盤的轉動無法只靠單手,比如說路邊停車與倒車入庫,那真的是考驗個人意志力的時刻,那種痛楚就像是你身上的已經有個破開的傷口還被人擰了一把(擰,手指夾住物體並用力扭轉),再直白點說,就是我右上臂已經拉傷的肌肉像被擰毛巾一樣狠狠擰了一記,這痛感等級已經可以列入我生涯前三了,甚至已經痛到影響了我神經的訊號傳導,伴隨著手臂的劇痛,我的腸胃居然也出現了痙攣的現象。

事實上如果是我能夠提早預感到會承受這樣的痛楚的話,我還可以勉強忍耐,頂多就是表情會痛到極度扭曲,但這種受傷的情況,會有很多平常不以為意的動作都會牽扯到傷勢,而且你很容易忽略到這些動作,這幾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當我禮拜三下班開車回高雄的路上,因為冷氣太強所以我下意識地伸出右手想去調整開關,當前臂帶動上臂的伸展時,我原本的思路瞬間中斷,然後就是大罵了一聲「幹」,我甚至都覺得在那瞬間我連下半身都要失去控制了。

強烈的痛楚對人的思考與注意力本來就會有很大的影響,現在我真的親身體會到這種影響會到什麼程度,除了情緒之外,生活中也會出些平常不會出的紕漏,像今天我下班時不小心將手機遺落在車上,掉在車上也就算了,我居然還以為是放在學校忘記帶走,總之又是白忙一場。如果真要說還有什麼收穫,那就是從禮拜三開始我上課都是用左手寫黑板,促進了我左右的均衡,還有就是肌肉拉傷在72小時後就要配合熱敷與按摩,這樣會好得比較快。這一年到底還想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