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立冷氣大贈送 贊助
2021-04-04 19:52:34獨行的真實

太魯閣號出軌事件的改革

這幾天相信只要是正常的台灣人心情都會有幾絲沉重,因為清明連假第一天死傷慘重的太魯閣號出軌事件,而在得知出軌原因後想必又有幾分的傻眼與不值,五十條人命居然就因為那樣的原因或者說是疏失而消逝,太不值得了。台鐵雖說調查報告需要費時兩個月,但這次的事件與之前的普悠瑪號煞車失靈導致出軌的意外大不相同,意外的原因很明顯也很簡單,就是工地老闆李義祥貪圖方便將工程車停在不該停放的斜坡上,導致工程車滑下至鐵軌,火車反應不及撞上造成了這次的意外,現在還說要調查,大概也只能調查招標案是否有所疏失而已,說實在話,個人覺得就連有沒有拉手煞車或架輪檔也不是重點了,光是停在不該停放的地方就足夠了。

交通部長林佳龍這次絕對要下台,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只是要釐清的是,如果他之前在普悠瑪號事件就下台的話,那次除了政治責任外還有身為部長卻督導不周的問題,但這次他的下台是因為政治責任,是因為整體台灣人的民族性與共業而下台。

在上次的普悠瑪號事件,大家都在責問台鐵必須要改革,確實,那次我也認為台鐵必須要改革,雖然到現在台鐵也沒改過什麼,但這次的事件也一堆人嚷著台鐵要改革,罵台鐵督導不周,我就有點想翻白眼了,這次的事件嚴格來說台鐵也算是受害者,除非是工程招標有問題,而如果真要說改革的話,是全部的台灣人都需要改革吧!改革那貪圖方便而忽視安全的民族性,改革那「一下子而已,不會怎樣」的僥倖觀念才對。

關於那工地的鳥瞰圖在新聞已出現多次了,李義祥的工地其實另有規劃停車的地方,而且在停車的邊緣處也有架設護欄,如果李義祥把工程車停在規定的地方而非斜坡上,工程車會滑落嗎?而李義祥為何不停在規定的地方?因為他貪圖方便,想說去辦公室拿個東西就出來才停在斜坡上,「一下子而已,不會怎樣嘛!」,然後就這樣了。部分民進黨的側翼為了模糊焦點還硬要扯陰謀論恐攻,真的不要秀下限,也有部分網民扯台鐵督導不周,工程車不能停在斜坡上需要台鐵督導嗎?如果台鐵督導時,李義祥會把工程車停在那邊嗎?還有網民指責斜坡為何不加裝護欄,對這工地規定我倒真的不太清楚啦,可是那斜坡根本就不是道路阿,且按照這次工程車滑落的路線來看,除非是超重的鋼鐵護欄,否則我看也是擋不住工程車。

台灣的違規停車嚴不嚴重?極其嚴重啊!怎樣是違規停車呢?如果是畫紅線,就是完全不可以停車,包括臨停也是禁止的;黃線則可以臨時停車,但法律規定臨時停車最高只限三分鐘。但台灣人是只要覺得自己只是停幾分鐘,也許是買餐點飲料、也許是接送人等等,甚至還有裝卸貨物的,都會覺得停一下沒關係阿,不會去管地上畫的是什麼線,我也可以承認,這類的事我也做過,頂多就是如果我知道自己有可能必須這樣停的話,我會盡量選擇騎車不會開車,如果有人在台灣卻說自己沒做過這樣違停的事,就只有三種可能:沒有車、亂唬爛以及聖人。

違規停車有沒有可能造成意外?我們都知道可能造成意外,但是台灣人卻還是一直做,因為大家都覺得不會那麼倒楣,而每當有類似的意外出現,就會有一群人跳出來罵說政府為何不嚴格取締違停,這時我就會想到上一段最後提到的三種情況,如果他們講的都是真話,原來台灣有那麼多聖人啊!

我並不是說政府不該嚴格取締違停,但現實環境中有可行性嗎?大家總是說台北市交通違規取締最嚴格,所以交通情形是全台灣最好的,但那何嘗不是因為台北市人力最多資源最多的關係呢?之前新聞曾經報導其他縣市檢舉違規停車的檢舉達人,因為檢舉案件過多,導致警察業務負擔不來,不得不頒布法令限制對違停的檢舉。坦白說,如果警察只需要處理交通違規的話,他們應該會很高興,但警察的業務真的很多,他們不可能整天都處理違規停車,而民眾向警察檢舉,也是有必須跑完的流程,大部分縣市的警察人力都是不足的,除非政府願意獨立出一個部門,且這部門是聘人手處理交通違規的部分才可以,但需要經費。另一個辦法則是利用台灣密度極高的路口監視器配合編寫程式,讓一切都交由電腦處理,罰單則以簡訊寄發或是繳牌照稅時順便繳納,只是這個方法又會有人權及隱私的疑慮,只是無論是哪一種方法,重點是如果執政黨這樣搞的話,他們還想要選舉嗎?

最後讓我舉個生活中的例子會比較容易想像我說的情形,我服務的學校算是偏鄉,就讀的學生不比市區,通學的距離會很長,坐公車來上學的人很多,學校為了學生的安全與方便,特別「商請」了兩路公車在放學時能在校門口等候,學校所在地並不是在大馬路上,門前馬路屬於縣道,來往方向只有各一個車道而已,公車原本是不會開進這小馬路的,所以我才會說是「商請」,而公車每次停靠的地方就是在學校的圍牆邊(學校的設計不方便讓車子開進校內載學生),是不是違規停車?是,每當公車停在那等候學生時,後面的汽車為了閃過公車前進,往往要將部分車身開到對向車道,危險嗎?很危險,所以當地人包括老師在放學時間都要很小心,而如果學校或是警察因為這次的事件不讓公車載到校門口載學生後會發生的情況,就是政府嚴格取締違規停車意圖導正人民觀念會發生的情況了。

我並不是說李義祥不能罵,只是平心而論,今天如果不是發生了那麼嚴重的意外,李義祥還是會繼續隨便的停車,或者這次沒有發生,下次也會有個陳義祥、王義祥做出這樣的事導致意外,再發生這次意外之後,能夠有明顯改善的,大概就是工地特別是山坡工地的停車會更加注意,只是這畢竟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這次的事件罵台鐵督導不周,或是罵政府不嚴格取締違停,真的是太幹話了,該改革的是包含我在內的台灣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