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5 21:15:48獨行的幻影

一連串的坑

(一)帶隊比賽篇

在今年七月帶學校撞球隊前往桃園比賽後我就跟主任說下次別再找我了畢竟這不是衛生組的業務言猶在耳十一月份撞球隊又得到桃園比賽一樣是四天三夜先是主任告訴我說可能又要再麻煩我我當下並沒有同意但隔天就是校長直接來找我要我幫忙帶隊理由是撞球隊的學生不想我帶他們去表示我管得比較嚴話都是說得很好聽其實說穿了就是體育組不想去或不能去因為人家有家庭有小孩要顧所以才會連續兩次都是我掉進這個坑

現在在學校不只是懲罰行政還懲罰單身

(二)管樂比賽篇

十一月十九號是屏東縣的音樂比賽,音樂比賽是訓育組的業務,以往會視情形需要進行協助帶隊,這時候可以請公假跟課務派代,但今年因為隔天就是學校校慶,業務繁多,所以主任原本說好這次我不用協助帶隊,可比賽當天早上總務處聯繫聘僱的遊覽車居然延誤出車,導致訓育組長緊急找了好幾位老師幫忙用自己的車載學生到比賽會場,我也在其中之一,而當天早上其實我也有課,只好先請教學組長緊急幫我調課,載學生到比賽會場後,包含我們主任在內都是讓學生下車後就離開回校,可訓育組請我協助看學生搬運樂器下貨車,我原本想說頂多再耽誤十分鐘吧!也就同意了,可進了休息區迎面就碰上校長,校長詢問我為何會到會場,在我告知遊覽車延誤且讓學校的約聘人員還不能前來協助比賽後,校長直接請我協助留到中午再回去。

對校長這樣的指示我也只能點頭同意,所謂的協助其實就是打雜跟看著學生不能亂跑,但當天也有好幾位學生家長陪同前往幫忙,我留在那邊真的還蠻沒意義的,唯一不能替代的就是跟主辦單位登記陪同人員名單(就是防疫實名制的規定),另外就是幫忙發放便當,這就是那天最讓人傻眼的事,按照總務處給我的訊息,當天師生與家長會發放80份便當,結果實際送到會場只有74份,我也不知聯繫到底哪裡出了問題,但因為我是臨時去幫忙的,所以我很擔心沒準備我的份就不敢吃,本來想中午回到學校吃就好,偏偏早上的賽程又延遲時間,等到早上比賽結束我開車回到學校後,營養午餐已經收了,我也已經無言到不想吃東西。

(三)校慶篇

校慶其實算是體育組與訓育組的業務,衛生組主要是負責環境整理與賽事的支援,每年的校慶對我來說最大的考驗就是操場的整理,因為學校的操場是四百公尺跑道的大操場,中間還都是天然草皮,除草後的枯草清運真的是件很累很費時間的事(除草是總務處負責),除了固定的打掃時間外,我通常還得花一到兩個禮拜的午休時間帶學生清運雜草,這次校慶前三個禮拜除了一次草,校慶前一個禮拜已經把草都整理乾淨了,但不知道總務處是哪根筋不對,在校慶前兩天又除了一次草,讓我超傻眼,因為草根本就不長,而兩天後就是校慶,根本就沒有留給我整理的時間,最後只能出動所有的運動校隊,利用他們的練習時間清理,總算趕在校慶前把雜草清乾淨。

 

結論:今年十一月根本是我的掉坑月,不斷有人或有意或無意地挖坑逼我跳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