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7 21:55:57獨行的幻影

碎心之年(四)

在上一篇文章談到她時我還特別提及了她的健康狀況當然不是沒有原因的是阿事情的發展就是三流肥皂劇的情節她之所以會主動聯絡我就是因為她的身體出現了嚴重的惡化我只要用兩個數字就能讓人想像她的身體是什麼狀況---一個身高接近160公分的女生體重卻不到30公斤

在我和她大吵一架斷絕聯絡之前她的身體狀況絕對不是這個樣子那天下午我到她家找她看到骨瘦如柴的她顫顫巍巍的來幫我開門時我真的是傻住了顫顫巍巍並不是誇張的形容因為她已經瘦到連站穩的力氣都沒有了我那時候的感受就是她的氣色怎麼會比我爸還糟糕她罹患了什麼疾病,並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而且也涉及到他人的健康隱私,所以我就不多提了,簡單說來,就是因為很多種病痛導致她的臟器功能嚴重衰竭,無論是營養或是藥物的吸收效率都變得極差,但病痛對身體造成的傷害卻是持續的,以她的身體狀況來看,其實很有可能猝死,事實上後來她也告訴我,在和我斷絕聯絡的一年多裡,她就進過加護病房。

她會主動聯絡我,首先是她覺得自己的身體隨時可能會撐不下去,有點想在死前見我最後一面的味道;再來就是她對接下來的治療跟處境已沒有信心,需要陪伴與依賴,所以想到了我,當然不管是前者與後者,她都不曾直言,純粹是以我對她的了解得到的結論,只是……為什麼要是現在呢?換作是任何一個時間點,我絕對會把她放在第一優先的順位去守護她,但現在卻是我必須要照顧我爸的時刻,我真的沒辦法把我爸丟著然後陪在她身邊,但是捨棄她選擇照顧我爸,難道我的心就能放得下?

她那時接下來也是要進行一連串的治療跟一些手術,而因為我無法陪在她身邊的關係,她另外一個追求者就趁著這時候取代了我的位子包含在她心中的地位,說實話,在那個時候對這種狀況我雖然痛苦,但也只能認了,事實上在我照顧我爸的那半年多裡,我最常祈禱的事情是她千萬別死,至少不要在我照顧我爸無力分身時死去,因為不管我如何去推演,我都很理智的得到一個結論,就是如果事情真的發展到這一步,等到我爸也走了之後,我一定會去死。那個時候我只對寥寥幾個朋友提過這件事,不過會提及不是因為想對他們訴苦或發洩,僅僅是希望事情在最壞的發展下,會有人知道我為何尋死而已。

在那半年裡,壓力、悲傷、痛苦、怨恨自己的無力、詛咒命運的惡意,在這種種負面情緒夾擊下,我原本以為淡看煙雨、無所動搖的心境就這麼被徹底碾碎,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心境是什麼時候破碎的,也許是半夜一個人在家裡躺在床上卻會突然掉淚甚至歇斯底里亂吼的時候,那意味著我的情緒已然失控;也許是我在醫院照顧我爸,每晚要到樓下吃晚餐時總是不坐電梯,而要堅持走安全樓梯的時候,上下是一片黑暗,只有小小安全燈的照明,我孤身一人在台階上走著,卻能因此感到放鬆,好像只有在這樣環境中,所有的煩惱痛苦才與我無干,那意味著我想逃離。

基本上在那半年裡我並沒有察覺到自己心境的破碎,因為在種種事情的夾擊之下,不正常的表現才是正常,太正常的表現反而不正常了,但在那之後又過了很久我才感覺到自己心靈狀態的不對勁,情緒波動大不說,還會做出一些以往不可能去做的事情,在那年我心境破碎起算,足足過了四年多快五年,我的心境才得以痊癒,我事後都會戲稱這是我活得最不像我,但最像人的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