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仿犯 贊助
2022-07-04 20:18:11柳藏經

疑惑

文/蘭若精舍.柳藏經

酒,很好喝,也很難喝;

情,很動人,也很傷人。

我不知道你的離去,

會是如此難以言喻,

從今以後想要忘記,

下雨時候卻又想起。

這滋味淡然,

像冷掉煲湯,

以為有營養,

卻已經發酸。

愛,才有未來,

恨,沒有明天。

你含淚無語的結束,

我依舊心碎的祝福。

酒醒了,才知情傷人,

情深了,才懂酒醉人。

你一步一步遠去,

我一路一路遲疑,

這傷痛,

早已不是三言兩語,

能說清的傷口。

(柳藏經于蘭若精舍2017/3/28)

上一篇:夜行

下一篇:結束